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二十四章 获救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格,倾斜在一张靠窗的床榻之上。细密的尘埃,沐浴在阳光里,上下翻飞着,好似在婆娑起舞。

    床榻上的小女孩,紧抿着灰白的嘴角,脸上血色全无。那双灿如星辰的眸子,紧紧地闭着,整个人脆弱得像是遭受了之后的娇花,似乎轻轻地一碰,就可将之折断。

    一个年轻的男子,坐在床榻边的凳子上,双手托腮,目光落在那少女脸上,似乎是要在那白净如纸的脸上,定定地看出一朵花来。

    王琳琅从梦中醒来时,刚睁开眼,就看见一张放大的脸杵在她的眼前。那脸杵得如此之近,几乎都要贴到她脸上来了,她甚至都可以看见那脸上细细的绒毛。

    “你干什么?”她被惊得一跳,条件反射般往后一退,却扯得胸前的伤口募地一痛。

    “我在看你啊。瞧,你的眼睛真漂亮乌黑闪亮,晶莹剔透,像是镶嵌着两块宝石。”说罢,那人又往前凑近了一步,鼻息几乎都喷到了王琳琅的脸上。

    此人面容俊朗,却偏偏目光邪魅。梭转之间,虽是流光溢彩,却似乎自带着一股惑人的风情,引得人心头微微发颤。

    “谢谢夸奖。”王琳琅头皮隐隐发麻,她干巴巴地说道。

    “我救了你,作为回报,你把这对眼珠给我,可好?”那男人声音低沉,似乎自带低音炮似,在她耳边蛊惑般轻轻说道。

    “什么?”王琳琅那暂时迷糊的脑袋,募地一惊,顿时清明不少。

    她像是一只竖起全身尖刺的豪猪般,警惕地说道,“你要我的眼珠?你要它们干什么?”

    “它们这么好看,我当然是把它们收藏起来!毕竟,这么美的东西,值得我好好收藏。”那人轻描淡写地说道,似乎谈论的不是一对眼珠,而是一件物事。

    王琳琅有一刹那的语结,她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对于这样的悖论,她竟然无言反驳,“你——你——”

    “难道救命之恩,不值得你拿出一对眼珠作为回报?”那俊秀青年继续说道。

    王琳琅发现自己被他饶得脑袋一阵阵发蒙,“救命之恩,救命之恩,难道不是该以身相许吗?”几乎不假思索,她脱口而出。

    “以身相许?”那男子邪邪地笑了,恶劣地上下打量着她,“你这小丫头片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干瘪得像是豆菜丫似地,浑身上下根本没有几两肉。以身相许?那我不是亏大发呢?”

    王琳琅愤怒地望着那男子,眼珠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我还小,还小,等到我长大了,自然是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

    一嗓子嚎完,她这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像是猴子屁股似地,火烧火烧地。

    那男子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溢了出来。

    多麽有趣的丫头,这脑袋都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竟有如此与众不同的怪异思路?

    瞧着对面的人,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笑得那样畅快而肆意,王琳琅脸上不禁闪过一抹浓浓的窘迫,但随即,她死鸭子嘴硬地喊道,“怎么,不行啊?”

    “行,行,行,”那男子伸手,抹掉眼角的泪,“可是,我怕我等不了那么久?”

    等那么久?

    稍一思索,王琳琅就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一明白他言下之意,她的脸又是一红。她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她瞪着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睛,死命地盯着那人,恨不得在那人身上盯出几个洞来,才解心中的憋屈。

    “我不可能将我的眼珠给你,你也等不了我长大,那你说怎么办?”她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反问道。

    那男子嘴角咧着一抹坏坏的笑意,猛地一低头,凑到王琳琅跟前邪魅地说道,“要不你签个卖身契,做我的丫头得了!”

    “什么?卖身契?”王琳琅不可置信地尖叫道,扯得胸口又是一阵剧痛。

    “对啊!卖身契!”那男人掏掏自己的耳朵,善解人意地解释道,“你瞧啊,我不仅救了你,帮你杀了那个想杀你的人,还解了你身上中的奇毒,我花了如此大的代价,你卖身给我,做我的丫鬟,为我做牛做马,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王琳琅用手指着面前的男子,气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她的目光如刀,刀刀砍向这男子,恨不得将眼前之人剁成一堆肉酱。

    “可别再气,若要气出个好歹出来,还得再请大夫,又要花钱,那你欠我的不是更多了?要是这辈子还不完,那还不得下辈子再还?”那青年笑嘻嘻地摇着手中的折扇,恶意满满地说道。

    说罢,走到窗前的案几旁,放下纸扇,拿起毛笔,刷刷刷地在纸上一挥而就。然后,待到墨迹半干,就一手拿着那张纸,一手拿着笔,走到床榻前。

    “来,签吧,”他将笔塞到女孩手中,“成为公子我的丫鬟,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吃香的喝辣的不说,公子我会罩着你,决不会让人动你一根汗毛。签吧,签吧,只要我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饿着。只要公子我有片瓦遮身,就不会让你无处可归!”

    那男子像是鼓动良家女子的老鸨子,在一旁舌灿莲花地游说着。

    王琳琅怒瞪着眼前这张俊秀的脸庞,实在是想不通这俊逸秀美的面貌下,竟隐着如此一个可恶的灵魂。

    “好,我签!”她一字一顿地恶狠狠地说道。

    刷——刷——,她龙风凤舞地在那纸上签了一个名字。

    “苏舞!”那男子接过纸,轻轻地念道。

    那两个字落到王琳琅耳中,像是一个小石子落到水中,荡起一圈小小的涟漪。

    她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不再去看那个恶劣到极致的男子。

    王家已然是龙潭虎穴,里面不乏魑魅魍魉。师傅已经是麻烦缠身,她还是躲在这里好好养伤。待到伤好了,再去找他。这样一想,她那颗愤怒不已的心,便奇异地安静了下来。

    ------题外话------

    采摘花瓣时,得不到花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