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二十八章 庭院深深
    夜神披着黑色的披风,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款地登上天际的宝座。大地一片黑暗,像是恭敬的仆人一般,匍匐在他的脚下。

    寿安堂里一片静谧,唯有明亮的灯火,像是利刃一般,划破浓稠的黑暗,散发着昏黄的光芒。

    王斌与王涵俩兄弟端坐在外间的一处厅堂内,默然地喝着茶,竟有些相对无言。

    良久,王斌打破了沉默,他语气沉沉地说道,“七哥,将寻找琳琅的暗卫都撤回了吧!”

    “什么?”一直在暗暗观察他脸色的王涵惊呼道,“十一郎,你不打算继续找人吗?万一琳琅落在歹人手中,正巴巴地盼着我们去救呢?不行,不行,我们得加派人手,继续去找。”

    那般鲜活有趣的丫头,他可欢喜得紧,怎能说不找就不找了?

    王斌望着窗外浓郁的夜色,眼神幽暗而深邃,似是一口古井,泛起幽幽的波纹,“若是再找下去,那才是给她带来真正的危险。听我的,撤了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只管听我的。”王斌唰地一下转过身,直直地看了过来。

    那冷冽的仿佛荆棘遍地的眸光,刺得王涵心底一凉,他下意识地接口道,“好,好,我都听你的。”

    恰在此时,有侍女领着前来复诊的太医,从右侧的长廊款步而来。

    “贺院正,我母亲如何了?”王涵迎了上去,急急地问道。他眉宇紧皱,言辞急切,一脸的担忧和忐忑。

    王斌跟在他的身后,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他那焦灼的目光,绷紧的身躯,却泄露了他的内心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此时此刻,王斌直觉自己的心似乎被剖成了两半。一半在担忧着年老病重的母亲,另一半在惦念着生死不明的徒儿。半生岁月已过,若说这世间还有什么让他牵肠挂肚,这俩人,是他的心之珍重所在。

    “老太太恢复得不错。只是她老人家年龄大了,身体各项机能都已经衰退,如今只能仔细将养着。”贺院正正色地回答道。他的目光扫过王斌,眼睛中闪过一抹惊艳,随即是恍然,然后是了然。

    王斌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躬身施了一礼。

    “不敢当,不敢当!”贺院正连声说道,却还是受了这个礼。

    “院正大人,您说的仔细将养,能否详细地————”王涵的话还没有完,门外就传来阵阵噪杂声与喧闹声。

    三人不由同时皱起眉头,朝外望去。

    一行人提着灯笼,正急匆匆地穿过黑沉沉的夜,慌慌张张地前来。

    “院正大人,院正大人,救命啊,救命啊!”为首的那个妇人,人未到近前,凄厉的声音已经远远地传来。

    只见在晕黄的灯火下,她脸色苍白,神色慌张,惊惧失措,根本不复平日的高贵与从容。她的旁边,是一个四人抬着的躺椅,那躺椅上,躺着一个人,正在呼爹喊娘地叫唤着。

    “娘,娘,我好痛,好痛啊!”这声音尖利,凄惨,划破了寂静的夜,听得人心里猛地一慌。

    王英躺在躺椅上,眼泪鼻涕流得一塌糊涂。他的裤管挽得高高地,露出两只脚踝和一大截小腿。那脚踝处红通通地,肿得如同馒头般,在灯火下闪着一种莫名诡异的光。剧烈的痛楚,如尖刀剜肉般,一阵高过一阵地从那红肿处传来,让这个一向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承受不住,不禁哎呦哎呦地叫唤着,哭天抹泪,没有一点儿形象可言。

    “英儿,英儿————”那美妇人紧紧地握着儿子的手,心揪成了一团,恨不得自己去替他去痛,去疼,去受苦。

    “这是————?”贺院正急急地迎了上去。

    “速去芳菲阁,将那里收拾准备好。”王斌侧头对一旁的侍女低声吩咐道。

    那微微皱眉的侍女,一听这命令,嘴角不约咧出一道浅浅的笑意,微微一俯身,快速地退下。

    是啊!这么一大群人,吵吵闹闹,噪噪杂杂,实在是不利于老太太的静养。芳菲阁在寿安堂的东南角,那里虽然位置较偏,但是厅堂宽敞,足够装下这么多人。

    可是这话,她却不能说,否则以下犯上的罪名她可承担不起。不过,好在公子说了!

    王涵有些意外地瞅了王斌一眼,心里不禁暗忖十一郎与老三不对付,但对于王英这个侄儿,还是有那么一点爱护之情的。他哪里能够想到,王斌这么吩咐,完全是怕吵到了老母亲。至于他想的爱护之情,那完全是他的一厢情愿。对于这个仅有数面之缘的的侄儿,实在是仅仅比陌生人熟悉了那么一点点儿。

    在王涵有意的引导下,一行人像一阵风似地,朝芳菲阁刮去。王斌目睹着那群人的远去,想了想,眸中划过一道暗光,脚下步子一转,也跟着踱了过去。

    芳菲阁里烛火辉煌,灯火通明,显得格外地宽敞明亮。人群簇拥着那哇哇喊叫的少年,一窝蜂地涌了进去。

    贺院正先是仔细地打量了那少年一眼,然后就蹲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着那红肿的脚踝处。他看得很仔细,一寸一寸地看着,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印记,甚至连那细微的毛孔之处,都没有放过。

    “他面色正常,嘴唇红润,红肿处更是没有任何地齿痕,说明这不是被蛇虫之类咬伤。”

    言罢,贺院正就把手放在红肿的脚踝处。他刚一放上,那王英就如杀猪般喊叫起来。似乎轻轻的触摸,就会引起他极端的痛楚。

    “院正大人,院正大人,您轻一点儿,轻一点儿!”美妇人急急地喊道,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心疼。

    贺院正嘴角不由地抽了抽,他这还没有开始了,一个叫唤得如同在有人在要他的命,另一个心疼得好似宛心挖肉。如此母子,哪有半分琅琊王氏的风姿?

    王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拿眼冷冷地瞧着,脸上露出一股淡淡的嘲讽。

    “三嫂,您如此行事,还叫院正大人怎样检查?拖得越久,英儿遭的罪越大啊!”王涵有些看不下去了,他颇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

    说罢,他的视线看向那美妇人身边,盯着两个奴婢,“还不扶夫人到一旁坐下。”他冷声喝道。

    “是!”两婢微微一俯,将手伸出去,想要搀扶那美妇人到一旁坐下。

    那美妇人杏眸一瞪,眼中闪过一股不怒自威的煞气,斜睨了那两婢一眼。

    两婢心里一个咯噔,忙不迭地退到一边,再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院正大人,您赶紧看,我保证不再打搅您。”美妇人转眸看向贺院正,眼中是迷蒙的泪花和无言的哀求。

    贺院正点点头,美妇人嚅嗫着嘴唇,想说点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直到嘴里传来阵阵的血腥味。

    “按住他!”院正大人睨了那鼻涕眼泪一塌糊涂的王英,镇定地吩咐道。

    几双手伸出去,像是铁箍一般,死死地将王英按住。

    “里面有东西。”贺院正边按边说,视线完全聚焦在手下。

    他的双手,在那肿得高高的脚踝上,摸来摸去,按上按下,引得那躺在躺椅上的王英扭来动去,尖叫连连,活像是有人在刮他的肉似地。

    院正大人却是面不改色,恍如未闻。他的手继续地又摸又按,如此几个来回,那王英的声音都叫得嘶哑了,整个人更是像水里捞出来一边,浑身湿漉漉地,全部是挣扎出来的汗水。

    美妇人牙关紧咬,面目扭曲,青筋暴起,恨不得扑上去,以身替之。身旁的两个丫鬟,硬着头皮,死死地拉住她。

    “轩儿,将我的磁石拿来。”院正大人朝一旁候着的药童喊道。

    那童儿赶紧打开药箱,取出一个奇怪的黑色石头出来,蹬噔噔地跑了过来。

    贺院正拿着那黑色的石头,调整好方位,对着那红肿的脚踝处。

    当!

    一根尖利的铁针,受那磁石的吸引,从那脚踝处破皮而出,被牢牢地吸附在磁石之上。

    当!

    又一根!

    当!

    再一根!

    三枚尖而细的绣花针,闪着银白色的光,被紧紧地吸附在那黑色的石头之上。

    众人呆了,几乎连呼吸声都静止了,唯有王英那似乎要喊破喉咙的尖叫声,在耳边回荡,再回荡!

    ------题外话------

    蟋蟀的唧唧,夜雨的淅沥,从黑暗中传到我的耳边,好似我已经流逝的少年时代,沙沙沙地来到我的梦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