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三十二章 神秘美人
    红袖招里日夜颠倒,白日里安静得似乎没有人,一到夜晚,便是人声鼎沸,丝竹声声。

    王琳琅倚在三楼的栏杆处,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看着楼下那灯火通明之处。那些美丽的女子,挂着职业般的笑容,穿梭在各色男子中间,各种打情骂俏你浓我浓,各种倚门卖笑,还有百样的不堪,千式的龌龊,她不由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从先前的好奇,到现在的麻木,她觉得自己的脸皮,似乎又厚到一个新的高度了。

    在勾栏里待得久了,耳闻目睹得的尽是声色犬马,男欢女爱,她觉得自己脸皮的厚度,可以堪比城墙了,几乎是刀枪不入了。

    她抬头望天,星光黯淡,似乎星星们也被这人间的迷乱堕落给熏得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王琳琅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同一个老头儿似地,背负着双手,踱到了室内。还是打坐入定,修炼内功,来的正经啊!

    室内一片黑暗,只有屋角的沙漏,在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待到她从入定睁开眼,唯有一点星光从窗外漏进来,给黑漆漆的室内增添了一点儿亮光。闻着自己轻轻浅浅的呼吸声,瞧着这黯淡而空荡的室内,王琳琅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这独自一人的孤寂,仿佛自己被人完全遗忘在这个小小世界的一角。

    她冲动地跑了出去,依扶着木质的雕花栏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楼下。随着夜的深入,楼下的喧嚣已经完全地停止,那形形色色的痴男怨女们,似乎已经是红帐高卧,大被同眠了。唯有那挂在屋檐下的大红灯笼,不知疲倦地照耀着。夜风吹来,它们轻轻地摇晃着,像是树上的叶子一般。

    王琳琅默默地看了片刻,心中的孤寂感,更加地深重。她抬头望天,天上群星闪耀,仿佛无数颗钻石在黑色的幕布上闪闪发光。它们的数量是那么多,彼此挨得那么近,似乎在相依相伴,永远不会感到孤单。可是,她知道,那看似伸手可及的距离,却有几万年光年之远,也许终其一生,那些光线也无法交汇相聚。

    沐浴在这样清冷的光辉之下,王琳琅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一点儿也不喜欢孤单。她盼望热闹,喜欢人群。哪怕在人群中也会感孤单,也会好过着独自一人时深深的孤寂。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回房间继续打坐。就在此时,她的眼睛一亮。

    隔壁那一贯空无一人黑漆漆的房间里,此时,竟有微弱的烛光在闪烁。

    难道是萧博安那厮回来了?

    心中一喜,脚下一转,她轻快地朝那房间直奔而去。

    门没有被插上,她轻轻一推,那门便开了。她脚下放轻,像是羽毛般在地上轻轻地扫过。转过一个大大的扇形屏风,进入大堂。大堂里静静地,似乎没有人。她的眼光梭转了一圈,然后落到那烛火闪耀之处。

    她皱起眉,疑惑地走了进去。然后她看到了一副美得几人窒息的画面。

    在那微微冒着热气的浴桶之中,坐着一个披散着长发的美丽女子。她倚靠在木桶边缘,闭着眼,似乎是睡着了。

    烛光穿透那缭缭绕绕的雾气,落在她那略显苍白的脸上,使得她有一种脆弱的病态之美,似乎能唤起人内心最深的怜惜。

    王琳琅不约地敛气摒声,慢慢地靠近。待到近处,她终于看清了这个女子。

    她的头发,很长,很顺,宛如缎子一般,散发出纯正的黑色光泽。皮肤很白,像是上等的美玉,在灯火下闪着莹莹的光。眉如远山,有一种清高之远。睫毛长长地,像是蝴蝶的双翼,蛰伏着不动。鼻梁挺直,透着蓬勃的英气,和一股不屈的傲然。嘴唇很白,没有一点血色,似乎是大病未愈,抑或是重伤未好。

    看不到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是闭着的,不知道睁开之后,将是何等的风华!

    “姐姐,你可真是美啊!”王琳琅像是做梦般,趴在木桶的边上,喃喃地低语道。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天空悠悠飘荡的白云一般,但却如惊雷一般,突然惊醒了桶中的美人。她的眼眸突睁,两道凌厉的目光,像是突然出鞘的宝剑一般,径直地朝声音的来处刺去。同时,她的手,已经闪电般伸出,准确无误地扼住了王琳琅的咽喉。

    王琳琅像是缺水的鱼一般,使劲地拍打着那掐住自己咽喉的手,“松————松————手,美————人————姐——姐————”

    由于要害被制,她呼吸艰难,脸涨的通红,吐出的话语更是结结巴巴,断断续续。

    “姐姐————?”那人将她嫌弃似地摔下,退回到水中。

    咳!咳!咳!

    王琳琅捂住自己的喉咙,咳嗽连连。待缓了过来之后,她转过头,对着那美人就是一阵怒吼,“我说,美人姐姐,就算是我偷看了你,你也不用发这么大的火啊!大家同为女人,你有的,我都有,你他妈地害个什么地骚啊!”

    被她一阵猛吼的美人,那面目变得越来越黑,几乎是乌云压顶,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姐姐,美人姐姐————?”声音很轻,却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好呐,好呐,美人姐姐,我不怪你了,谁要我不请自来呢?”王琳琅大度地挥挥手,表示自己既往不咎。

    “不过,姐姐,”王琳琅扑到木桶边缘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大大地,“你平时都是怎样保养的?看看,这头发,乌黑亮泽,这皮肤,吹弹可破,可真真是羡慕死妹妹我了!”

    说罢,她还特意伸手,摸了摸那美人的长发,还有那白皙的皮肤,手感极为不错,让她有一种流连忘返爱不释手的感觉。

    那美人蹙着眉头看着她,眼中似乎有风暴在聚集。

    “不过,你这胸嘛,似乎太平了,简直就像是飞机场。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丰胸的方法。像什么猪脚炖黄豆,木瓜炖排骨,青瓜炖鱼头,效果就不错。”

    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活着的人,还是一个天仙般的美人,王琳琅觉得自己那憋了好几天的嘴巴,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她呼啦呼啦一大通,对着那桶中的美人,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待到她后知后觉地发现,那美人脸色越来越黑,几乎浓得如墨汁一般时,她用手一把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美人却突然诡异地朝她一笑,那微微上挑的丹凤眼里,似是有丝丝缕缕的邪气划过。

    哗啦!那人突地一下子从浴桶里站了起来!

    王琳琅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她瞪得如此之大,以致于她的眼睛,几乎要脱眶而出。她的嘴巴,也张得很大,几乎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她看到了什么?

    一个男人!

    一个赤身裸体,货真价实的男人!

    他的身材颀长,肌肉紧巴,全身几乎没有一丝赘肉。腹部那八块腹肌,微微凸起,像是爆炸般充满了力度。窄窄的腰身,修长的大腿,还有————

    画面太美,也太过惊悚,王琳琅直觉自己的眼睛像是被火烫了一般,募地一热,仓仓皇皇,竟不知落在哪里。浑然不知,有两行滚烫的热血,已经从她的鼻孔处蜿蜒而下。

    “流鼻血了!”一道戏谑的声音恶意满满地说道。

    “啊——?”呆呆愣愣的王琳琅,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鼻子,却摸了一手的黏糊糊。

    “哎呀呀!”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般,那湿漉漉,有些雾气蒙蒙的大眼,瞪向那美得如同妖孽般的男子,小脸顿时变得通红,像是猴子屁股一般。

    从来没有此刻一般,王琳琅感受到了这样深刻的尴尬与窘迫。

    刹那间,她动了,如同一只兔子一般,一跃而去,朝外面奔去。

    可是,跑到一半,她又突然地折返回来,胡乱地拿起木质架子上的一条毛毯,一把裹在那男子身上,嘴里嘟哝着;“人妖姐姐,你快点披上,可别着了凉。”

    那男子虽不大完全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但姐姐两个字显然刺到了他敏感的神经,他直直地盯着王琳琅,目光阴沉寒冷,似乎要在她身上洞穿出两个窟窿来。

    王琳琅像是从梦中惊醒,她嘿嘿地干笑两声,狠狠地擦了一把鼻端的血,然后说道,“好身材,好鸟儿!”

    言罢,身子一跃,像是身后有恶犬追赶般,箭一般地窜了出去。

    ------题外话------

    天上群星闪耀,仿佛无数颗钻石在黑色的幕布上闪闪发光。它们的数量是那么多,彼此挨得那么近,似乎在相依相伴,永远不会感到孤单。

    可是,那看似伸手可及的距离,却有几万年光年之远,也许终其一生,那些光线也无法交汇相聚。

    就像是这世间的人一样,明明挨得很近,可是彼此之间心的距离,却像是隔着一道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