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汉末孤峰 > 第523章困鸟难飞
    在见到田峻的狼骑营的瞬间,黄盖就知道遭了。

    还是那句话……两条腿的人类是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的,纵然是击破了眼前这武装到牙齿的狼骑营,又如何能逃得过狼骑营的追杀?

    但是,黄盖性子又忠又烈,此时担负着为其主孙权开路的重任,岂能退缩?

    于是,黄盖带着先锋军硬着头皮冲了上来。

    ……

    看着硬冲上来的黄盖,田峻暗赞一声,挥了挥手。太史慈会意,带着狼骑迎面冲了上去!

    只一个冲锋,黄盖的先锋军就溃了。而黄盖本人也死了,不是死于太史慈戟下,而是死于普通狼骑兵的乱刀之下。

    看着黄盖残缺不全的尸体,田峻感慨良多。后世那妇孺皆知的歇后语“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看来是再也不会有了,因为,不仅周瑜死了,黄盖……也死了。

    这哥俩就算要打,那也得到不为人知的阴曹地府去打了……。

    田峻感其忠勇,让人收敛黄盖的尸体,送至孙权阵前。

    此时,孙权的中军尚未完全开出城门,先锋黄盖所部就几乎全军覆没。

    在看到前面数倍于已的田军时,孙权还是想决死一冲的;在看到田峻的王牌狼骑营轻描淡写地击溃了自己的先锋营时,孙权犹豫了;当看到田峻让太史慈送来的黄盖的尸体“零部件”时,孙权很痛快地……乖乖地退回了丹徒城。

    孙权损失近四千人,折损大将黄盖;而田峻的步兵损失不到五百人,狼骑营由于装备了钢丝软甲和半身钢甲,更是损失不到十人!

    一场实力完全不称的突围闹剧就这样虎头蛇尾地收场了。

    之后,田峻也没有再来攻打丹徒城,而是用困敌之策围着丹徒城挖了三条又宽又深的壕沟,沟底倒插削尖的竹子,引长江之水灌入沟中,然后在每条沟沿之上,再斜插削尖的竹子,构筑成宽约十米的竹刺阵,用竹刺阵将丹徒城紧紧包围。

    于是,丹徒的城外变成了这样一副情景护城河外围着三条大壕沟,壕沟之间的土沿上,是密集的竹刺阵,竹刺阵后面是配备着“田氏武钢车”的步兵阵,步兵阵外围散布着数十个骑兵哨所,每个骑兵哨所驻有骑兵两百到五百不等;哨所以外才是东、南、西三座军营。

    北面没有军营,北面两里左右便是长江,长江边上有被田峻水师占据的水寨和旱寨。

    ……

    如此围困之下,不要说人,连一只狗都出不了丹徒城!

    孙权看到田峻的这番布置,知道这田狐狸是想将自己困在丹徒城,无奈之下,只好下令谨守城池,并征召训练青壮,以备不时之需。

    好在丹徒做为孙权进攻徐州的前沿城市,是重要的战略物资集散地,粮草足可食用三个月,各种军用器械堆积如山,孙权暂时也不用担心粮草和物资不足。

    而且,在兵力方面,孙权虽然损失了近四千人,仍有两万多人,加上征召所有青壮男子编组训练,可用守城的兵卒加上青壮一起,仍有将近三万人,纵然田峻挥军来攻,孙权(自认为)也并不用很担心。

    所以,孙权现在的策略便是……坚守待援。

    而田峻也知强攻丹徒不易,对丹徒城采用的策略便是……困鸟于笼。

    被围者不突围,围城者不进攻,交战的双方都非常默契。

    ——大家都是“爱好和平”的文明人士,和平万岁!

    ……

    将丹徒围好之后,清闲下来的田峻觉得无所事事,便将丹徒城的围困工作交给蒋钦和贾诩,而田峻自己,则带着太史慈,前住江心岛水域,去“视察”被王门的水师困在岛上的三万江东水师。

    为什么是带太史慈呢?

    为什么不是带负责水师的蒋钦呢?这里面是有玄机的。

    江心岛被田峻的水师先锋王门所困,信息隔绝,并不知道外界的情况,他们现在仍在岛上严阵以待,随时等着孙权派兵来救。

    如果田峻跟他们说……你们老板被老子当成一只可爱的小鸟,困在丹徒城这个鸟笼中,根本不可能来救你们。他们未必会相信。

    但是,如果他们看到曾经在徐州战场上大战过的……田军统兵大将太史慈,他们就会知道自己确实等不到孙权的救援了。

    ……

    果然,当太史慈和田峻乘着高大的轮桨船在江心岛附近晃悠时,江心岛上的江东军炸锅了,那些军中将校纷纷来找主将徐盛。

    此时,徐盛正在指挥士卒们制做木筏,见一大群将校们慌慌张张地跑过来,立即不悦地喝道“何事慌张,成何体统?”

    校尉朱检对徐盛道“徐将军,情况不好了,我们看到太史慈了!”

    “太史慈?”徐盛一惊,连忙问道“你们是说,看到太史慈在炎黄舰队的船上?”

    “是的!”朱检道“太史慈与田狐狸同在战船之上,正在围着江心岛不紧不慢地晃悠!”

    徐盛大惊,连忙与众将校一起跑到江边,果见那大舰之上,太史慈正与田峻、王门在大船上饮酒笑谈,状似极是轻松写意,怡然自得。

    在看到太史慈的一瞬间,徐盛就愣了。

    “将军,情况不妙啊!”

    校尉朱检对徐盛道“田军徐州副帅太史慈出现在这里,那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肯定是带着数万大军来的。数万大军进入江东,带兵的大将太史慈和他们主公田狐狸,却又还能清闲地到长江上来晃悠,这说明……主公的情况非常不妙啊!”

    徐盛没有做声,但实际上,徐盛要比朱检想得更多,想得更远,也更加能明的事情的严重性。

    岛上粮草将尽,将士们每天只能喝些稀粥,但就算这样,也坚持不了几天了。

    这些天,徐盛已经让士卒们打造了大量的木筏,想要伺机拼死突围,但是,徐盛却发现,围在江心岛外的田军水师战船,早已不再是之前的一百多艘,而是足有三百多艘。

    要凭木筏突破战船的围困,到达两距两里多路的对岸,势比登天还难!

    ……

    就在徐盛等人发呆的时候,田峻的座舰已经驶了过来,停在离岛约一箭之地的地方。

    田峻站在船弦边,对徐盛等人问道“对面可是徐州王琅琊人徐盛徐文响将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