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 > 396:离家出走,戎黎去接(一更)
    她抱着他的腿咬“你浸猪笼去吧你!”

    戎黎这才听明白是如何一回事,也不推开她,就让她咬。

    她倒也没用力,跟挠痒似的

    戎黎蹲下,手指压了压脑袋上炸起的毛“我们没有。”

    他没进去。

    因为她喊了疼。

    可棠光哪里懂,以为他在耍赖,气得要死“你还不承认。”

    她眼睛一红,要哭了。王姑娘好可怜,她也好可怜。

    戎黎假意咳嗽了两声,神色不自然,耐着性子解释说“没怀孕,怀孕不是那样。”

    她眼里含着金豆子“那是哪样?”

    戎黎耳朵红得要滴血了,看着别处说“我日后再教你。”

    她追问为什么。

    戎黎没说,见她眼眶通红,便捻了法术将她幻成了人,还给她变了衣裳,然后抱住她,笨拙地哄着“别哭了。”

    三万余岁的棠光已经不是稚嫩单薄的少女了,他怀里的她婀娜窈窕,眉目柔婉。

    柳腰楚楚,她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

    她还在委屈,吸了吸鼻子,把鼻涕擦在他衣裳上“你以后会不会也像周公子那样不要我了?”

    戎黎把她抱起来,拂开书案上的竹简,放她坐在上面“周公子是谁?”

    竹简掉了一地,她的裙摆碰到了砚台,慢慢晕开一朵花,像一副墨色丹青。

    她坐着,与弯着腰的他一样高“周公子是话本里的负心汉。”

    “不会。”戎黎说话的声音比平时要低一些、轻一些,“你是我带回天光的,我不会不要你。”

    “不是我师父把我带回天光的吗?”

    戎黎摇头“是我,你的名字也是我取的。”

    棠光懵懵懂懂,搞不清楚“那你是我的主人吗?”

    “嗯。”她是他的。

    她恍然大悟“原来我是宠物啊,怪不得你不让我变成人。”在天光上,也有不少神尊会养爱宠、养坐骑。

    戎黎摸了摸她的头。

    是心上人啊,傻猫。

    “这几天没好好吃饭吗?”她比之前轻了点。

    有人关心了,她又委屈上了“吃不下。”

    “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她哼哼唧唧“哪都不舒服。”

    戎黎想着要不要带她去东问那里瞧瞧病。

    她皱着脸,整个五官都在拒绝“不要带我去毕方神尊那儿,我不吃药。”

    “不去算了。”戎黎坐回书案前,把砚台挪开,“吃不下也好,干脆辟谷。”

    她用腿蹬了书案一脚“我不。”

    戎黎把竹简捡起来“我不在天光的这段时日,你有没有见过玄肆?”

    “没有。”

    “日后见了他躲着点儿,若是躲不掉,就不要看他的眼睛。”

    棠光手支着下巴,趴在书案上“为什么?”

    “不为什么。”

    玄肆去过西丘,他可能知道了什么。

    棠光“哦。”

    戎黎又说“还有,”他语气很严肃,一点都不温柔,“日后在外面不可以提到我。”

    他怕她说漏嘴。

    释择神殿里有结界,玄肆看不到殿中的乾坤,也看不到她在神殿里的过往,但她在外面的记忆玄肆都可以用慧眼看到。

    棠光不理解“为什么?”

    戎黎还是那句“不为什么。”

    好敷衍。

    她不开心“你无理取闹。”

    “嗯,我无理取闹。”他捧着竹简,目光所到之处,才会有文字出来。

    棠光趴着,霸占了大半张书案“戎黎。”

    他眼皮没抬“嗯?”

    “你以后都不用我帮你暖褥子了吗?”

    他还是不抬眼皮“嗯。”

    竹简上没有字出现。

    因为他看不进去。

    棠光用手指沾了点儿墨水,戳在他脸上“负心汉!”

    跟她脱衣裳动了就不要她暖褥子了,跟周公子一样,负心汉!

    她跳下书案,变成猫,跑掉了。

    她去哪了呢?

    她离家出走了,去了五重天光凡汐那儿。她在那住了好几日,每天无所事事,不是晒天光,就是帮凡汐捣姻缘石,闲得都要长草了。

    卯危神尊月女是个脾气极好的,便让她住着,嘱咐凡汐要好生招待。

    这日,棠光在姻缘树旁边的草地上铺了张绸子,她趴着晒天光,面前还搁着一盘蜜饯。

    凡汐拎着个篮子,在捡树上掉下来的姻缘石“棠光神君。”

    “嗯?”某猫摇着尾巴,甚是惬意。

    凡汐看了一眼盘子里的蜜饯“你何时回六重天光?”

    猫尾巴瞬间不摇了“你是在赶我吗?”她扭头看凡汐,脖子上的那颗珠子随着她的动作晃动。

    串着珠子的带子上绣了蓝焰。

    蓝焰是神君。

    凡汐哪敢赶走神君大人“不是不是。”再不走,她攒了好久的蜜饯都要被吃光了。

    “呀!”凡汐突然惊喜地说,“棠光神君,你师父来接你了!”

    棠光尾巴晃了下,头都没回,继续晒她的天光。

    凡汐又呀了一声“释择神尊也来了呢。”

    棠光一个打挺“哪呢哪呢?”她伸长了脖子去瞧台阶下面,瞧到了戎黎那张冰块脸之后,哼了声,头一甩,又躺回去了。

    正好,月女出来了。

    她上前迎客“二位怎么有空过来?”

    岐桑出来走动不奇怪,戎黎可是从不串门的。

    岐桑说“我殿前那棵枣树怎么都不结果,特地来向你讨点情人醉。”

    情人醉是十二凡世里情人的眼泪,是姻缘树最好的养料。

    岐桑种的那棵枣树几万年都不结果,毕方神尊东问已经给了几次药了,还是不结果,这不是病急了乱投医嘛,拿姻缘树的养料去浇灌枣树,也不怕结出跟姻缘石一样硬的枣子。

    月女也没说什么,直接应下了,然后看向戎黎。

    不知释择神尊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戎黎用眼角余光扫了岐桑一眼“我陪他来的。”

    “……”

    想来释择神尊最近很闲。

    “二位稍等片刻。”月女去取情人醉了。

    从头到尾,棠光都背对着戎黎和岐桑,眼神都不给一个,就给了个猫屁股。

    脾气可真大。

    岐桑笑着问“你不打算回去了?”

    棠光两只爪子抱着一块蜜饯“我还要多住几日。”她傲娇地哼哼,就是不转身。

    岐桑看戎黎。

    他不吭声。

    行呗,岐桑不管了。

    月女取了情人醉来,双手递给岐桑时手指无意碰到了他的手,她立马收回手,手忙脚乱地转过身去。

    掌姻缘的月女连心上人都不敢多看一眼,十二凡世的妖精们都想上天光,可这天光上有什么好呢?

    岐桑道了声谢,与戎黎一同离开。

    棠光还不回头。

    戎黎下台阶之前,突然提了一嘴“我上回下凡世摘了些果子,放着也没人吃,你拿去喂穹仓。”

    穹仓是岐桑的坐骑,是一只三头鹰。

    戎黎才刚说完,某只猫坐了起来,异常激动地说“我啊,我吃!”

    戎黎嘴角不明显地往上扬了“你不是还要住几日吗?”

    棠光把装蜜饯的果盘推开,有了果子,谁还吃蜜饯“我不住了。”

    哎,她就坏在这张嘴上。

    戎黎先下台阶“走吧。”

    棠光把绸子一卷,披在身上“来了~”她喜滋滋地跟着回去了。

    两人一猫走远了。

    月女站在神殿前,望着台阶,若有所思。

    凡汐突然喊“神尊!”

    月女回过神来“何事?”

    凡汐指着树下的一块石头“它发光了。”她从未见过姻缘废石还能重新发光,那光与树上的姻缘石还不一样,竟是血红色。

    姻缘石有各种颜色,但唯独没有红色。

    石头上面还有字。

    凡汐走近去看“戎黎?”

    月女一拂袖,收起了地上的石头,“你看错了。”

    压制了红鸾星,却结出了姻缘石,释择神尊的情劫要到了。

    ------题外话------

    是先写前世,还是先写这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