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243、随口漏出的真相
    校区外马路两边都是崭新的门面房,没人租用的那种。

    现在也就开了一两家杂货铺、装修材料店,还有几家档次很低的小食店。

    赵德柱绕过校门对面空置的商业门脸,到后面几十米外散落的农家院落推门进去。

    一个佝偻杵杖的老头颤颤巍巍坐在屋檐下“娃儿,要走了啊,事办完没得嘛?”

    赵德柱笑笑“办不完咯,我要在对面住下来读书,这车只有停在你这里,每个月给你……卖掉之前每天给你十块钱的停车费,行不行?”

    老头连连摆手“那怎么好,那怎么好,随便给点就是了。”

    赵德柱摸出张十块零钱递过去,拍拍老头的肩膀打开院子里这辆紫红色宝马z4的后备厢。

    没错,赵德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开的就是这辆爸妈为他追校花结婚才买的敞篷跑车。

    天杀的敞篷车!

    一路上被各种围观的场面,让赵德柱抵达以后,首先找了这个农家院子停车。

    这种去年才全球闪耀登场的宝马小跑车,只有折叠布顶篷。

    特别招人看不说,好不容易找到这院子里有个彩条布的凉棚。

    防雨又防晒。

    既然现在已经决定安心在这里学习。

    这辆车就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校区外马路两边都是崭新的门面房,没人租用的那种。

    现在也就开了一两家杂货铺、装修材料店,还有几家档次很低的小食店。

    赵德柱绕过校门对面空置的商业门脸,到后面几十米外散落的农家院落推门进去。

    一个佝偻杵杖的老头颤颤巍巍坐在屋檐下“娃儿,要走了啊,事办完没得嘛?”

    赵德柱笑笑“办不完咯,我要在对面住下来读书,这车只有停在你这里,每个月给你……卖掉之前每天给你十块钱的停车费,行不行?”

    老头连连摆手“那怎么好,那怎么好,随便给点就是了。”

    赵德柱摸出张十块零钱递过去,拍拍老头的肩膀打开院子里这辆紫红色宝马z4的后备厢。

    没错,赵德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开的就是这辆爸妈为他追校花结婚才买的敞篷跑车。

    天杀的敞篷车!

    一路上被各种围观的场面,让赵德柱抵达以后,首先找了这个农家院子停车。

    这种去年才全球闪耀登场的宝马小跑车,只有折叠布顶篷。

    特别招人看不说,好不容易找到这院子里有个彩条布的凉棚。

    防雨又防晒。

    既然现在已经决定安心在这里学习。

    这辆车就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前世开着各种豪车,招摇泡妞的场面早就累觉不爱。

    再说自己从家里出来,除了随身几万块零花钱,也没有别的钱。

    趁着这车还不到两千公里,早点充新卖了还能准备点项目启动资金校区外马路两边都是崭新的门面房,没人租用的那种。

    现在也就开了一两家杂货铺、装修材料店,还有几家档次很低的小食店。

    赵德柱绕过校门对面空置的商业门脸,到后面几十米外散落的农家院落推门进去。

    一个佝偻杵杖的老头颤颤巍巍坐在屋檐下“娃儿,要走了啊,事办完没得嘛?”

    赵德柱笑笑“办不完咯,我要在对面住下来读书,这车只有停在你这里,每个月给你……卖

    既然现在已经决定安心在这里学习。

    这辆车就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前世开着各种豪车,招摇泡妞的场面早就累觉不爱。

    再说自己从家里出来,除了随身几万块零花钱,也没有别的钱。

    趁着这车还不到两千公里,早点充新卖了还能准备点项目启动资金

    前世开着各种豪车,招摇泡妞的场面早就累觉不爱。

    再说自己从家里出来,除了随身几万块零花钱,也没有别的钱。

    趁着这车还不到两千公里,早点充新卖了还能准备点项目启动资金。

    赵德柱可是要做低调内敛、自力更生的男人!

    他的思路很坚定,但显然实力不允许啊……

    真不是刻意要穿得脏兮兮。

    既然说好了要接待招募新生,在老大爷院子边的简陋茅房里面随便冲冲凉,换上干净的牛仔裤跟t恤。

    拿了一条烟,重新趿着拖鞋回校门外的那些小食店。

    却看见刘江涛兴冲冲的带着好几个男生跑出来准备买蚊香。

    还热情介绍“赵德柱,刚才大家都看见了吧,哈哈哈,肯定罩得住。”

    赵德柱笑笑,忍住每人丢包烟的阔绰习惯。

    想让自己低调些。

    刘江涛粗枝大叶的都没觉得赵德柱换了衣服,头发还是湿的。

    热烈招呼点菜,然后就有人指着外面的空置门面说要是学校学生多起来,这些门面就抢手了。

    一心想要创业的赵德柱,压根没想过自己要租一个来开店。

    家里就是整整一条街的门面出租,他还从来没干过自己开店的辛苦小事。

    身娇肉贵的同时,主要还是眼高手低。

    刘江涛正在说“出来时候我爸给了我个旧手机,可这周围连个卖手机卡的都没有……”

    那辆专门在车站接新生的大巴又回来了。

    赵德柱精神一振,趿着拖鞋,就像个垃圾佬看见渣车来了一样,积极的冲过去迎接!

    前后两世五十多年,他都没有这样热烈的对待过这种小事情。

    连赌博、泡妞都觉得索然无味了。

    但这种积极的样子,不但让小食店的男生们吃惊起身。

    更让下车来的年轻人们吓一跳。

    特别是走在前面的三四位年轻女生。

    无一例外的都扎着马尾,吊带或者t恤把胸口撑得青春洋溢,蹦跳的脚步腿型,修长的腿型都彰显着她们有功底在身。

    更不用说其中一个红色t恤上还写着个舞字。

    前面的被车门口热情的黑瘦新生吓一跳“呀!哪里来的叫花子!”

    后面的则边走边扭头热情对车厢“同学们,这就是我们的……哎呀!”

    前后女生就在大巴车车门口撞一起。

    门边的猝不及防,就摔下来!

    三四个学舞蹈的妙龄女生这样尖叫着摔倒!

    换做任何男人,都会梦寐以求的展开双臂接住。

    再内向腼腆,也会选择帮美女垫一下吧。

    赵德柱不用,本能的避腿、耸肩、收手、闪开,一气呵成的恰恰让开。

    看几个女生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花容失色的用慢动作摔地上!

    他还灵巧的绕过她们踩上车门踏板抢生意“各位先森蕾丝,责是内弟灰常好的学校,回应累们到来……”

    缴费的时候,赵德柱就发现了,大部分新生都来自江州地区周边。

    他这样的粤东外地人非常罕见。

    所以他那口粤味普通话,似乎能够拔高这野鸡学校横贯南北的地位。

    果然,看清他这和本地人都不太一样的长相,满满当当的车厢里一片哄笑。

    气氛比下午那车好多了!

    但更大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多了几个靓丽的舞蹈女生协助接待吧。

    这时候已经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女生们愤怒极了“你是哪点冒出来的h……”

    “……”

    西南地区女生爆粗口的比例的确比其他地方高一些。

    可漂亮女生哪怕口吐芬芳的时候,扭曲的脸蛋也是好看的。

    不过赵德柱居高临下的转身下车。

    不但不怕她们骂,还非常自然的展开手臂一把全都揽住!

    压低声音“这种时候关键是要让他们全部掏钱缴学费,完了请你们吃夜宵。”

    女生们估计都有点懵,大家不是平时都挺傲的吗?

    怎么就让这个黑瘦男生轻而易举的上手抱住,还推着走!

    主要是他这个动作太熟极而流,流于自然,然后得逞!

    还顺手把自己腋下夹着的那条塑料袋装的555香烟,塞进其中一个女生挎着的布包里。

    显着他们早就多熟悉似的。

    t恤那个挣扎到一半,硬是闻言僵住。

    吊带女生则娇嗔着打了自己肩膀上的手“讨厌!”

    赵德柱却已经顺势放开她们。

    转身热情洋溢“我叫赵德柱,也是今年的大一新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所大学绝对罩得住,非常荣幸的给大家介绍这几位艺术系的师姐!”

    不知道是不是多了美女师姐关系,这一车新生都比下午多。

    赵德柱推着女生让开的时候,他们争先恐后的下车来,看见这一幕。

    估计所有男生心里的荷尔蒙都在狂热分泌。

    这是什么神仙学校啊!

    傍晚七点过的郊外校园门边。

    高瘦的男生抱住一群漂亮女生。

    晚霞从街头那边映过来照在他们身上,一切都是青春的美好。

    伴随“罩得住”这句普通话发音带来的哄笑声。

    几个漂亮女生毫不扭捏的挺直身子,学着赵德柱的口吻“我叫黄盼盼,舞蹈系大二,这一定是你们盼望已久的大学。”

    “大家好,我叫杨倩,影视表演专业大二,希望你们都能在西南城市学院,找到属于你们的倩影。”

    “我是播音主持专业大二的冯晓婷,亭亭玉立,在水一方,这里一定会留下你们最美好的青春记忆。”

    “我叫周梦霞,我,我……我就给大家表演个劈叉吧!”

    t恤女生真的就这样唰,劈了个叉!

    可把刚从高中毕业的年轻人们激动得使劲鼓掌。

    赵德柱已经站在大门边顺理成章“同学们报名缴费请这边走!”

    一大半新生就乐呵呵的跟着去了!

    那个眼镜老师和司机难以置信的站在车门边,摘了眼镜哈口气,擦擦再戴上。

    这就搞定了?

    之前起码下车走一半,最后能留下四五分之一就很不错了!

    可能因为正好在吃饭时间,其他学生老师在食堂。

    只有刘江涛他们几个男生和俩保安,从赵德柱伸手揽住几个女生的时候,就已经呆若木鸡的奉上了膝盖!

    哥是真的想低调啊。

    但是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