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第二世界的除灵师 > 第10章:南京路185号(5)
    来到龙婆的房间敲了门,足足过了三分钟龙婆才来开门。

    “原来是小来小姐,不知道小来小姐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

    龙婆用苍老的声音说道。

    “能进去说吗?”乔安问。

    “请进。”龙婆侧身把乔安请进了屋内。

    龙婆的房间布置得古色古香,很有民国时期的特色。

    “小来小姐请坐。”

    乔安坐到了圆凳上,龙婆为乔安倒了杯茶,然后也在乔安身边坐了下来。

    “龙婆,我来找你,是想问你关于那道封印的事,我想知道封印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乔安也不拐弯抹角。

    “小来小姐怎么突然想到来问我关于封印事?”龙婆眼中并无任何惊讶之色,语气十分平淡。

    “我怀疑朱莉的死可能不是人为,我想知道那间屋子里到底封印着什么?是否和朱莉的死有关。”

    “既然封印已经破了,这件事也瞒不了多久,真相总该让你们知道,劳烦小来小姐去把少爷和其他几位客人一起叫过来,这些事他们也该知道才是。”

    出乎乔安预料,还以为要费不少功夫,龙婆才会把真相告诉她,没想到才几句话的功夫,龙婆就松口了。

    乔安上楼叫了其他人来到龙婆的房间,郑和平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从乔安那里听到龙婆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他们所有人。

    “少爷,小来小姐,还有几位客人,都请坐吧,这个故事有点长,老婆子得花点时间整理。”龙婆为几人一人倒上一杯茶,随后说道。

    “什么故事?”其他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龙婆便把刚才乔安刚才问她的问题说了一遍。

    “原来是你在搞事。”郑和平看乔安不顺眼,不管乔安做什么,总能找到理由来嘲弄两句。

    乔安懒得和死人计较,反正这里除了她,早就不是活人了,有什么好计较的。

    这些人都是当年死在这幢宅子里的人,他们死后,灵魂不得离开,只能一直困在此处,重演着进入这幢宅子后发生的一切。

    当年这幢宅子的人,根本没有一个活下来。

    除了郑和平,其他人已经没有心思再理会与乔安之前的那些龌龊。

    朱莉的死太过诡异,艾琳明明就在门外,却半点声音没有听到。

    朱莉死亡的时候,明显激烈的挣扎过,却能不发出半点声音,这可能吗?

    虽然大家以前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可朱莉的死又怎么解释?

    “这件事要从七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我才10岁,对当年的事也仅是知道个大概而已。

    当年郑家还是云城最大的地主,做为云城首富郑家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是一点,郑家子嗣不丰,老太爷一直没能有个儿子,老夫人只生下了一个女儿。

    也就是说若大的郑家连个正经继承人都没有。

    为了能有个儿子,老太爷就迎娶了一房姨太太,这个姨太太名叫艳红,艳红

    进门之后,大家都称她为二太太。

    艳红是当时云城有名的美人,不止人美还是红透整个云城的当家花旦,当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艳红的美色。

    后来还是老太爷有本事得到了艳红的心,让她甘愿入郑家做了姨太太,而事情就要从艳红入郑家之后说起……”

    当年的郑家是云城首富,老太爷和老夫人是强强结合,两家都是云城望族,夫妻感情也一直不错。

    可惜两人结婚七年,却一直没能有个儿子,老夫人闺名绣英,是名门白家的女儿。

    白绣英生性善妒,从不让郑春平亲近别的女人,连和丫环多说两句话都不行,更不要说同意郑春平纳妾室进门了。

    虽然白绣英家势给力,但生不出儿子是硬伤,后来迫于压力,允许郑春平纳一个进府开枝散叶,但有一个条件,就是新入门的姨娘身份上不宜过高。

    也就是说只能娶个生份不高,家世不显的女子入门。

    这也是白家的意思,怕来个身份高的姨太太,要是真生个儿子,白绣英会降不住对方。

    郑春平同意了,这才纳了在当时没什么社会地位的戏子入郑家。

    艳红虽是戏子,却交游广阔,在各方面都能给郑春平提出有用的意见,或是给与帮助,郑春平也很宠艳红。

    艳红入郑家半年后,查出有孕,郑春平高兴不已,这时白绣英居然也有了身孕,两位太太一起怀孕,这对郑春平来说绝对是大喜事。

    对郑春平来说是大喜事,对白绣英来说绝对不是。

    在艳红生产那日,因为难产大出血,连孩子也没能保住。

    七天之后,白绣英被发现吊死在了自己房间的房梁上,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像一团烂肉一样掉在地上,场面说不出的血腥。

    有人看出这是有邪物作祟,郑春平便评来了一位法师,法师看出一切都是艳红搞的鬼,便作法将艳红封印进了他们最初看见的那个房间。

    法师说艳红怨气太重,他的道行浅灭不了艳红,只能将艳红封印七十年,待七十年一过,艳红自会魂飞魄散。

    郑春平心里对艳红也有了怨气,便同意了法师的做法。

    艳红就这么被封印了。

    后来郑春平过继了堂弟的儿子,也就是郑和平的爷爷,将孩子带到了别的城市,之后也没有再娶。

    “所以杀死朱莉的是艳红!可是她为什么要杀朱莉?朱莉有哪点对不起她?说起来还是朱莉把艳红放出来的。”这应该算是对艳红有恩吧。

    “这是我要说的另一件事,你们等一下。”说着龙婆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张黑白老照片。

    “这是当年拍的照片,你们看了之后就明白了。”说着,把照片推到郑和平面前。

    乔安看了一眼,仅是一眼就忍不住惊讶的挑眉。

    而其他人看过这张照片之后,却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艾琳差点尖叫。

    “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会有这张照片,我们没有拍过这张照片啊!”小米被吓得一个哆嗦,眼泪差点吓出来。

    波仔的脸色也开始发青,双腿忍不住颤抖起来。

    “别怕,这张照片上的人不是你们,虽然很像,但他们都是生活在七十年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