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三章 初选
    十五当日。

    沈氏不曾亲自去大门送明月上马车,反倒是杨如意挽着明月的手送到外门“慧娘,到了昭华殿要记得少说多听你别多想,母亲不来是怕见你会忍不住垂泪,反而不吉。”

    明月摇头微笑“母亲教养我多年,我如何会不知母亲。”

    杨如意这几日明显心情有些沉重,听这话只是转头叫侍女先上马车整理东西。

    明月看见了,先开口“二嫂,今日的我可还淑女?”

    杨如意瞪她一眼,道“平白得了公子我那么多宝贝,自然窈窕淑女了!”

    杨如意也是个妙人,有意叫明月心情好些,就配合着说了这些。那边马车已经备好,二人再有话也只能忍着,以免误了时辰。

    明月坐上马车,此刻身边只有侍女子琴相陪,等入了宫闱要先过老嬷嬷查身子一关,届时就是子琴也只能止步。

    这次大选的平民秀女是各州府选送,优先在宫内习礼三个月的。官家女子则是只选了京官女,外地的不算在列,除去年岁不符和定了亲的,实则并无多少官家女子。故初选大抵只要一日左右就行。

    过了老嬷嬷验看的秀女先在昭华西殿内等候,再由皇后召见。明月入殿时匆匆看了眼殿内女子,有几位是闺中有交集的,可这不是能叙旧的地方,殿内十分安静,纵使不得不开口也只是轻声交谈。明月从这几天的礼仪嬷嬷口中得知入了殿便要考察礼仪规矩了,因此没有有意坐在相识秀女的身边,而是就近择了一个位置坐下。

    明月择位期间陆续又有其他秀女进来,众人便都用心留意着,比如那两位衣饰相仿的恐怕是姐妹了,难不成还想效仿娥皇女英?

    殿内渐渐人满,有心想入选的如今自然是不敢有半点逾越之举,可无意的,就不那么规矩了

    “姐姐。”

    明月闻声转头,原是她身侧坐着的一个小姑娘开的口,至于为什么称之为“小姑娘”,是因为她梳的发髻还是少女发髻,是还没及笄的年岁。选秀的年龄虽说是十三到十八,可每家心照不宣的选送的都是长女一流,倒是很少真的见到这么年幼的秀女。

    明月用探寻的目光看去。小姑娘指了指两人中间小案上的糕点,明月便伸手将靠近自己的那盘糕点推了过去。

    见小姑娘竟真的拿起糕点吃了起来,惹得明月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小姑娘看见了,看看糕点,又看看明月,默默又将糕点盘推了回来。明月摇头笑了笑,收回目光。

    正当众人暗自打量时,忽然门口处一阵喧闹。

    原是那对姐妹处出了事,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将热茶泼在了对方裙子上,明月看去时,她二人一人面露委屈不敢开口,另一人则面露不忿,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姐姐,她们在干什么?”小姑娘小声问了一句。

    明月摇头,孰对孰错的,东风压倒西风那就是东风对,不然就是东风的错。好在这阵喧闹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外面已有掌事姑姑过来传话,秀女们当面见皇后了。

    “赵娰吕娉婷”

    见小姑娘也随第一批出去了,明月才知这小姑娘恐怕来头不浅,只因第一批出去的全是名门贵女或是与皇家沾亲带故的。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殿内秀女渐少,掌事姑姑第五次来传话时明月才听到自己的名字。

    “明月徐思归、徐此归”

    明月留意了一下,那对姐妹赫然也在此列。

    当今中宫娘娘名唤姜妺,是太康宫老娘娘的嫡亲侄女、帝王的亲表姐。大梁皇族自建国以来一直有近亲相配的传统,例如老娘娘就是先帝的表妹,因此姜妺自小便是以国母的要求来教养的。明月得知这事时并想象不出那是怎样的人物,直到此刻入内殿才知这气度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

    只见姜妺并未身着皇后朝服,而是较为日常的打扮,手中正拿着秀女们的名册。她在秀女入内时抬头看来,是温和的神情,将明月这群初出茅庐的秀女们衬得愈加像小丫头片子。

    明月心道,在外她们也是能称上一句“有规矩”的,如今竟有些紧张。

    待秀女们站定,姜妺开口“徐思归、徐此归是哪两位?”

    她二人急忙上前行礼,只是还未等问安,皇后却又开口了“无规无矩,逐出昭华。”

    当下便有大力嬷嬷应声将二人拖出昭华内殿,二人有心争辩却被捂住了嘴。一时间殿内除了轻微的步子声,余下秀女半点不敢出声,本以为皇后是个好说话的性子,竟也是这样雷厉风行,果真不愧是太后娘娘的侄女。

    这一招杀鸡儆猴果真效果非凡,在皇后问话期间剩下的秀女不敢有丝毫逾越。

    “明月。”

    明月闻声上前问安“工部尚书长女明月,拜见娘娘。”

    姜妺看了眼册子,道“是田璇玑‘咏絮社’的成员?”

    明月道“曾有幸与状元相识。”

    田璇玑曾经蝉联了三年舞象宴的女状元之名,因此名声在同辈女子间广为流传。只是,光和她相识是不够的,须得有些才名才能入她的诗社,想来皇后也是知道这诗社的含义的。

    皇后放下名册,有些慨叹“本宫早闻田氏女的才名,只是她扬名时本宫已入宫闱,本以为今朝能有一见,却又不若你来说说这诗社吧。”

    这话一出,众人有些骚动,前面所问的都是些中规中矩的话,皇后评价也无非是“善”、“尚可”一类,谁想到到明月这里竟说了这么多,虽句句不离田璇玑,可又何尝不是仅凭一个诗社成员的名头就认可了明月。

    明月不敢多想,只是道“咏絮社得名于田璇玑十三岁那年的舞象宴上《临江仙》一词,全文为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皇后赞一声“好一句送她上青云。”

    若田璇玑不早逝,这天下未尝不会有她的一席之地。

    姜妺笑了笑“本宫还有一问,田氏女曾用‘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破‘子曰’。匹夫,何谓?”

    明月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