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十三章 尘埃落定
    明月回来时雨势已经渐大,连绵不绝成了雨幕,待踏上长廊才与那位名叫窈儿的宫女道多谢,叫她撑伞先回去,打算改日有机会再向肖充媛道明伞的去向。

    窈儿也不多言,福了福身子,离去了。

    一踏进寻芳殿,便见众人都聚在廊上看雨。也是,入宫这么多日,只有今日酣畅淋漓的下了场大雨。

    方初夏倚在廊上道“送春归、猛风暴雨,一番新绿。”抬头看见明月进来了,笑道“明才人回来了。”

    不及明月说什么,赵娰已道“恭喜姐姐得偿所愿了。”

    明月摇了摇头,问“茯苓呢?”

    方初夏放下手中接雨的团扇“去换衣服了,哪像你啊,闲庭信步的。”

    这边三人其乐融融,还有一个吕娉婷正坐在另一侧赏雨。

    “明月!我问你!雪薇呢!”林芳菲推开几个拦着她的秀女往这边冲“她人呢!”

    明月转头看去,只见林芳菲双目通红,刚才松静姑姑回来,已经告知诸秀女明月和周茯苓被太后亲封才人,唯有胡雪薇不见踪影,再问却是三缄其口,二人都不愿多言,借口回去沐浴更衣。

    无奈只能问这个刚回来的明月了。

    连松静都不肯多说,明月又怎么会告知她实情呢?林芳菲看了明月许久,终于落下泪来“雪薇性子急,说话又爱得罪人,可她偏偏最没有的就是害人之心,她还常与我说”

    “林氏!慎言。”吕娉婷合上在看的书册,起身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不曾学过吗?”

    林芳菲张口欲言,终于沉默着离去了。

    见众秀女渐渐散去,方初夏才道“我们先前一直不喜欢胡氏,可这十日才叫我明白了人不可貌相。”

    她那所谓的“神女”之名,是不是别人强加给她的枷锁呢?斯人已去,说再多也没用了。

    方初夏看向吕娉婷“你竟会管别人的闲事了。”吕娉婷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话。方初夏又道“可惜了,我还没听她说怎么捉海贝呢。”

    明月也想,可惜了,这么真的一个人,往后许是再难遇见了。

    周茯苓回来时正见到这样一幕静默的画卷,强打起笑颜“姑姑说,过会儿雨停了就该有旨意传来了。”

    方初夏点了点头“你两是尘埃落定了,尤其是茯苓,不枉费这半年多的功夫。”

    廊下秀女们尽皆看着雨幕,只是这雨却断断续续,怎么都停不下来,眼看着过了午膳时分,过了晚膳时分,又渐渐临近掌灯,连松静都出来与姑娘们一起等消息,直至晚间才远远看见一盏烛火过来。

    一名黄门在小太监打的伞下宣旨“旨出太康,秀女方氏册美人,赐居永寿宫,秀女周氏册才人,赐居长乐宫,秀女明氏册才人,赐居长春宫”

    从这一串旨意来看,除了早有消息的周、明二人之外,方初夏册了美人,为众人之间的最高位,余下又册了三名才人和七名选侍,剩下不曾入选的秀女可入六尚为女官,或出宫自行婚配。

    正当众人以为可以起身时,那黄门却又展开了另一卷黄绸,上写的是册赵娰为定和公主,名为太后女,及笄后赐婚郑氏长子。

    明月几人面色一变,看向赵娰,却见她也脸色苍白。那边松静先谢恩起身,招呼那黄门用了茶再走,那黄门却道“不是奴才不给姑姑面子,而是那边出了事,要不怎么能轮得到奴才来宣旨。”

    那黄门没说几句话,就领着小太监走了。

    松静这才领着其余的礼教姑姑道“姑娘们今日早歇吧。”难得玩笑“日后不会再见老身絮叨了。”

    赵娰白着脸,跟吕娉婷一起走了。直至临睡前,明月还是放不下心来,对周茯苓道“我去看看赵姑娘,你可要同去?”周茯苓思及前几次和赵娰的交谈,摇了摇头“我不去了,若是等会有姑姑来问,我替你言明。”

    明月闻言,便独自披上外衣往赵娰的住处行去,却见她真不曾入睡,屋子灯火通明的。

    “我没办法吕姐姐,我真的没办法我的祖父、我的父亲,乃至我的兄长,一生都在追逐这个缥缈如浮云的名声,如今我也成了筹码了,我成了姬姓的筹码!”

    赵娰的声音如杜鹃泣血,明月从未见过这样悲伤的赵娰,她应当是活泼的才对。

    “吕姐姐,求求你,我这一生,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明白过,求你让我醉一次吧!”

    也没听到吕娉婷说什么,而是赵娰的房门一下就被打开了,怀中抱着一个酒壶的吕娉婷一眼就看见了在外面站着的明月,她回头看了一眼,拉着明月向外奔去,直至停在寻芳殿的中院。

    吕娉婷神情淡淡“这是赵姜两家的事,希望你不要多言。”

    明月道“姬将军是不是不用娶亲了?”

    吕娉婷点了点头,沉默着将酒壶放进明月的手里“我回去了。”走了几步又对明月道“多谢。”

    明月看着手里的酒壶,在院中站了许久,终于掀开盖子喝了一口。真苦,就像今天的赵娰一样。

    次日一早,天还未大亮,秀女们都早早醒了,各自理着东西。明月这次入寻芳殿时,除了殿选那日配带的东西,再无其他,便帮着周茯苓一起理东西。周茯苓去的是长乐宫,在东宫,而她去的是长春宫,在西宫,往后再相见的日子远比现在要少得多,很有不舍之感。

    用早膳时,秀女们已经少了一半,有的去了六尚,有的准备出宫。时辰一到,至善宫里就来了人,奉皇后旨意领诸位小主往东西各宫。

    “慧娘,我到时再来寻你。”周茯苓握着明月的手依依惜别。

    另一边的方初夏则是笑道“又不是生离死别,往后来日方长呢。”

    周茯苓便也笑了。

    明月留心等了许久也没见赵娰和吕娉婷出现,只能走了。

    谁知明月刚一进长春宫,就有一个宫女迎上来“可是明才人到了?我们娘娘等了许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