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十四章 长春宫的肖充媛
    原来在这候着的宫女名叫子鱼,是肖充媛殿内的大宫女。

    肖充媛原先是太后老娘娘的侍女,得册充媛后本该有一名掌事姑姑,两名大宫女,四名二等宫女。充媛却以往来嘈杂,少要了一名大宫女,留下的就是子鱼。而掌事姑姑是太后亲自赐予的,不可推辞。

    送明月来此的两名宫女见长春宫主位已经发话,便都离去往皇后处复命。

    子鱼一路领着明月至长春宫主殿其华殿。

    入内室时,肖充媛正坐在窗边榻上,手里捧着一个绣绷子,见明月来了,朝她招手“快来。”

    明月近前见礼,道是礼不可废。

    肖充媛便笑道“我们再次相见,算是旧相识了。”

    那边子鱼领着宫娥替明月搬来椅子,又奉上茶盏,才退至一旁。

    肖充媛放下手里的东西,道“昨日下旨时我就在皇后娘娘身边,你来我这儿也是我向娘娘讨的恩典,望你不要介意。”

    明月忙道怎会,肖充媛便放心了,温温和和的叮嘱她“你的住处我替你选了听雨阁,那里日光通透,也不苦寒,宫人们已经擦拭一新,待过几日天气好些就叫你的宫女将被褥拿出来一晒就好了。”

    明月虽不知这位肖充媛为何这般替她打算,但也谢过她的好意“多谢娘娘,只是那日娘娘赠的伞,妾叫贤妃娘娘的宫女撑走了。”

    “这有什么。”闻言肖充媛便笑了“还有一件事要与你说,老娘娘的意思是,你们这些官家女,家里可选一人入宫,待过了六尚的调教便能调来你们身边,你们的东西也可一并捎进宫,只消叫六尚和太医查验过就可。”

    肖充媛已经有孕四月,方才又绣了个小肚兜,渐有乏力,子鱼见了,便故意在明月面前提醒充媛该歇息了,见充媛无意,有些不高兴“娘娘可别忘了,当日是谁整宿难入眠的,好容易好些了”

    肖充媛无奈摇头,只能叫子鱼替她送送明月。

    待出了内室,子鱼才给明月请罪,道刚才是她僭越了,只是充媛这一胎怀像不好,三个月时吃什么吐什么,还整夜难入眠,直到满了四月才好些。

    “才人若平日有空,可多来与我们娘娘说说话,我们娘娘信佛,很信缘分二字的。”

    见子鱼一口一个我们娘娘的,怎么会不知她刚才是好意,明月并不恼,而是道“知道了,多谢你们娘娘。”

    这句“你们娘娘”特地加了重音,果然子鱼脸上一红,急匆匆叫了一个宫娥近前,叫她领才人去听雨阁,自己回内室伺候去了。

    听雨阁处早有两个宫女、两个太监候着,只是等了一早上还没消息,正欲打探时才知这位新主子是被充媛娘娘叫去说话了。这位明才人是太后亲赐的才人位,又得主位看中,四人心里都各自有了打算。

    眼看着其华殿的雁儿姑娘来了,想必身侧的那位就是明才人了。四人尽皆出门行礼,口称才人万安。

    明月并不急着叫起,而是先叫雁儿回去。后才有空打量眼前四人,大梁后宫里选侍处只有两个宫女,才人美人皆是两宫女两太监,婕妤位各自再添二,九嫔各六,四妃各八。只消坐到主位就可有一掌事姑姑。

    “起吧。”

    听到明月发话,四人连忙起身跟在明月身后入听雨阁。

    明月上座,见桌上已经备了一盏茶,抬手摸去还是热的,便知这几人并不曾敷衍她,当下也就不做那“上任三把火”的新官了,而是问了几人的名字。

    两个宫女分别叫半夏和忍冬,太监叫小高子和小安子。

    明月没有为她人改名的爱好,家里几个丫头也都是主母取的名字,就这么一直沿用着。

    等安排好四人往后的司职,其华殿那位雁儿又来了一趟,道是长春宫有小厨房,往后明才人要是想用尽可去用,又道充媛说了,这几日皇后处的晨昏定省都免了,等什么时候恢复,充媛再提前派人来知会才人。

    虽说肖充媛告知了小厨房的存在,可这多半是因她有孕才设的,明月自然不会真的次次去用,只是叫半夏去御膳房把今日的午膳领了。

    随后几日里,明月弄清楚了东西十二宫的所在,也去拜访了方初夏和周茯苓。

    这日天气大好,半夏和忍冬正在院子里晒着被褥,外面却有人来了。

    “明姐姐安好。”

    明月看去,原来是谢善。

    说来也奇怪,谢善本是她们这一批里拔得头筹的,可册封之后却再不曾见她,随后册封的人里也没有赐居棠梨宫的。

    明月回了个笑,道“多日不见。”

    谢善环顾四周,看向了主殿处,道“我先去给充媛请安,过会儿来找你。”

    明月自然不会推辞。

    不过片刻,谢善已经从其华殿出来,看见明月正坐在廊上打络子,便也叫自己的贴身宫女搬了个椅子坐在另一边“真是偷得浮生”

    明月抬头“半日闲?”

    谢善哈哈一笑“你果然懂我。”

    明月自觉与她并不算熟稔,就不曾往下接,好在谢善先开口了“我当日就知胡雪薇不会入选,果不其然。”

    明月想了想,还是告知“她被逐出宫了。”

    “什么?”谢善一惊,她想过胡雪薇得罪的人太多,不太会入选,可从没想过她会被逐出宫。胡雪薇和她们不同,她若被逐出宫岂不是说皇室不承认她那所谓的“神名”,是必死无疑了。

    谢善虽然心思颇多,可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姑娘,平日里针锋相对的姑娘得此结局,还是有些伤感的。

    明月看见她的神情,又结合那天林芳菲质问她的事,心想看人果真不能只看一面,于是问道“你今日来寻我是有什么事吗?”

    谢善几度欲开口,最后都没说,只是问“近日周周才人会来拜访你吗?”

    明月道不敢说,要看茯苓自己可有事。谢善便托明月,若是这几日周才人来寻她,定要派人去通知她。

    明月追问她为何不自己去长乐宫,谢善却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