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十五章 见皇后
    等送走谢善,其华殿的子鱼过来邀明月一道用午膳。

    肖充媛还是那样温温柔柔的,叫明月坐在对面,并告知自己最近吃不得荤腥,只能叫明月陪她一起喝粥了。

    明月这几日多得充媛的照拂,当下就笑道“妾这是沾了大皇子的光呢。”

    肖充媛怀的是否是男孩,谁都不曾知晓,可从先帝那一代起皇室就子嗣不丰,先帝唯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活到成年,当今天子更是一个成年的兄弟姐妹都没有。

    先帝虽有三子,但除了当今天子,其余尽数都夭折了。

    明月这句话是想给肖充媛讨一个好彩头,毕竟肖充媛怀的是天子的第一子,即便是女儿也是长公主。

    听到明月这句话,肖充媛转头对子鱼道“快给她一口吃的,堵了她的嘴。”

    明月便笑着讨饶。

    等用了一碗粥,宫娥们上茶漱口,肖充媛才领明月往内室小坐。

    “明日开始皇后娘娘就要复晨昏定省的规矩了。”肖充媛对明月道“娘娘许是要向你们训话,这是祖宗规矩,有时话会说的重些,你不要害怕。”

    明月笑了笑“您在呢。”

    肖充媛伸出手指点了点明月的额头,笑而不语。

    在寻芳殿习礼时,明月就得知大梁后宫的晨昏定省是在太祖时期就有的规矩,一直延续至今。现今皇后撤了昏省,后妃们每日早晨去至善宫即可。

    肖充媛拿起绣绷子,给明月看“你看绣个什么好?”

    这几日肖充媛又动了针线,打算做一件小衣,明月看了眼,笑道“蛐蛐儿吧,这回秀女里有个周才人,她的女红是顶好的,绣个蛐蛐儿栩栩如生的。”

    肖充媛听了,也很高兴“那明日你可要指给我看。”

    次日晨省,果不其然,皇后给这一批新秀训了话,无非是什么敬上友下,不许别生心思云云,洋洋洒洒一长串,还都是文言文写就的,也不知皇后是怎么一字不差背下来的。

    等皇后训完话,新秀们答“承教于皇后,妾谨记”。

    这就算礼成,她们这一批新秀才算真正成了天家人。

    等这话说完,皇后才对下首的任贤妃道“贤妃,今日午后起,就是你侍疾了。肖充媛有孕在身,剩下的皆是新秀,恐怕伺候不好。”

    任贤妃应了一声。

    众人这才明白那天册封时那个黄门话里的意思,原来是天子有疾,册封才会推迟到晚上,也正是天子有疾,皇后才会免了好几日的晨省。这时候能明面上说出侍疾,可见已经是没什么大碍了。

    这时候任贤妃又道“只是臣妾唯恐力有不逮,谢选侍也是侍奉过陛下的,不如叫她也一起吧。”

    下首坐着的谢善面上一喜,皇后则是想了一下,才意识到这位“谢选侍”是谁,开口道“既然如此,后日就是谢选侍了。”

    随后皇后又问了肖充媛几句,肖充媛答是比前两月好了许多,皇后这才嘱咐她平日不要劳累,最后又赏了新秀们首饰布匹,就叫各自退下了。

    等踏出至善宫,明月很是松了一口气,肖充媛看了新奇,道“皇后娘娘有这么叫你害怕吗?”

    明月知道肖充媛是好性子,就笑道“这是紧张呢,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总是叫人心生崇敬的。”

    肖充媛摇头笑叹“往后你就知道了,娘娘她与你想的不同。”肖充媛环顾四周,特地慢了几步“你还未说,哪位是周才人。”

    原来后妃们退去也是有规矩的,位分最高的任贤妃先行,随后是肖充媛,因明月是肖充媛同宫的,才叫她走的比方初夏早。

    明月回头看去“裙上绣桃花的就是。”

    今日周茯苓打扮的与秀女时大不相同,暖阳衬得她气色红润,这才是十五岁姑娘该有的气象。

    明月停下脚步,唤她一声“茯苓。”

    周茯苓转头看来,也绽了个笑,应道“慧娘。”

    明月招了招手,引她到肖充媛面前。肖充媛见了,赞道“好一个周才人。”

    周茯苓一愣,看向明月。

    肖充媛这才解释道“明月说你女红一绝,我有一事想请你做。”

    周茯苓忙道不敢。

    肖充媛道是自己想做一件小衣给小公主,又不知绣些什么,想请周才人绣上些花草昆虫的。

    提及女红,周茯苓侃侃而谈,不像平日里那样有些话敢说、有些话又不敢说的。

    而肖充媛正喜欢和有一说一的人交谈。

    明月自觉被冷落,半是调侃了一句“旧人不及新人”的。肖充媛道“莫胡说。”随即又对周茯苓道“周才人若是有空,就来长春宫小坐吧。”这才扶着子鱼往步撵处去。

    明月本欲追上去,肖充媛却在步撵上摆了摆手,明月就落后陪着周茯苓说了几句话。

    “茯苓,你最近可曾见过谢善?”

    周茯苓听了,摇了摇头“怎么说?”

    明月皱眉道“我也不知,她前几日忽然来寻我,又说你若是去我那儿一定要告知她。”

    周茯苓想她与谢善不过是几句话的交情,若说别的,顶多就是那日赠了她一个香囊。

    猜不中谢善的心思。周茯苓转而问道“还未问你呢,你是我们这一批里唯一分到了有主位娘娘的宫里的,如何?”

    明月思及肖充媛,又想到那个满口“我们娘娘”的子鱼,笑了“都好,纵使宫里有事也轮不到我操心。”

    周茯苓点了点头,明月便追问她的日常琐事,才知长乐宫里共分了四个新秀,这个不服那个的,平日里说话总会带些刺。

    明月知道周茯苓虽是才人位,但同住的也有一位才人,另外两位也不大肯服她。

    明月皱眉道“你总要立起来的,不然岂不……”

    周茯苓微笑着摇头,打住了明月的话语,不愿意再往下说。

    这不,第二日晨省一结束,周茯苓都没回长乐宫,而是直接跟着明月躲去了长春宫,叫方初夏在后面跺脚念叨“被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