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十七章 白露来了,天子还会远吗?
    天子有疾的这几日,朝堂上罕见地出现了平和期,就连平时总要谏一谏的御史们也集体失了声。姜太后前朝摄政顾不上后宫众人,因此多是皇后姜妺管理东西六宫事宜。

    这日晨省之际,姜皇后叫起众人后道“陛下龙体大安,尚宫处的事贤妃可不能再躲了。”

    皇后这话一出,当下就有几人喜形于色,只因这是一个信号,一个天子复入后宫的信号。

    任贤妃闻声笑道“娘娘说的是侍女一事吧?妾昨日已召林尚宫相商,想必妹妹们过会儿回去就该见到她们了。”

    周茯苓转头看了眼明月,这事她早有耳闻,说是以免官家出身的秀女们用不惯宫里人,各家都会再送一名侍女入宫伺候。

    其实这不过是一个施恩的借口。以往几朝所选秀女皆出身良好,习礼十五日是在家中度过的。后妃正式入宫时本就都会带一名陪嫁侍女,只不过这回因多了平民秀女们作对比,才更能突出皇室恩泽。

    皇后听罢贤妃的话,点了点头,就叫众人散去了。

    至善宫门口,周茯苓望着明月和方初夏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她终究和她们是不同的。

    因皇后有事嘱咐,晚出来一步的肖充媛正巧看见了这一幕,她轻轻将周茯苓揽在身侧。周茯苓吓了一跳,正欲行礼,肖充媛却摇了摇头,笑道“茯苓你可知,凡事不想不好,多想也不好。”

    周茯苓愣了愣,顿觉有些羞愧。

    这边明月尚不知此事,正急着回长春宫,甫一入庭院就看见一名身穿宫女服制的年轻姑娘正俏生生立在廊下,约莫十七八岁。原来明家送来的不是明月用惯了的子琴,而是主母院里的白露。

    白露见到明月,笑着问安,唤了一声“大姑娘”。

    明月很是欣喜,拉着白露的手往屋内带“怎么是你?子琴呢?”

    白露微笑道“太太的意思是子琴姐姐家里只有一个五岁的幼妹,怕离不开子琴姐姐,才叫奴婢来了。”

    陪嫁侍女入宫是将全部身家都托付给了主子,若运道好,可在三十岁之后出宫嫁人或是留宫做礼教姑姑,若运道不好,自然是不知何时就送了卿卿性命。

    白露祖母是明家主母的陪嫁嬷嬷,衷心自然毋庸置疑,只是白嬷嬷居然真的舍得孙女来受苦。明月感其恩,执了白露的手,道了一声多谢。

    白露不敢受礼,而是急忙将随身带的包裹交给明月,包裹里是主母沈氏和二嫂杨如意替明月准备的东西,大多是银票,还有些首饰和配饰。白露道“姑娘,奴婢在尚宫局呆了半月有余。少了些。”

    明月道知道了。

    当初秀女册封的消息一传出去,第二天各家就将陪嫁侍女送入了宫,因宫中有些规矩与寻常人家不同,需要尚宫局再教导一番,这就是为什么白露她们今日才见到各自的主子。

    而白露口中的“少了些”,就是包裹在经过各方查验时不知在哪个关节被人私扣了一部分。

    好在扣的不多,明月不欲在这事上兴师问罪。

    白露将事情办妥后,又道“姑娘,太太还有话要嘱咐你。”

    明月心里明白,这是怕家书被别人看去,所以只能叫白露口述。

    白露双手交叠放于小腹,开口道“慧娘,你我有母女缘分,自当要为你打算,白露为人机敏妥帖,尚可一用。你爹虽不曾明言,却也道平安为上,不求富贵,万事小心,切切。”

    明月口称受教,一时间只觉满心酸涩,得家人如此,还有何求呢?

    “家里可还有别的事?”明月有些不放心,多问了一句。

    白露想了想,道“大公子好似要卸宗子名号,可老爷不同意。”

    果然,明景还是放不下田璇玑。

    明月那天讲的故事的主角其实就是早逝的田璇玑,那时候不过才七岁的明月跟着长兄出门看灯。

    小姑娘喊累缠着长兄进入一家客栈歇息时,明景一眼就看见了女扮男装的田璇玑。

    无论是对联还是字谜,尽皆难不倒她。那如同烈焰般热烈的女子,自此踏进了明景的人生。

    明月不语,白露却笑道“夫人都不叫我们提这事呢,姑娘也不必太过忧心。”随后又指了指外面“主子,还是要先行当下事。”

    听到白露变了称呼,明月就知她指的是半夏和忍冬二人,这两个宫女原先是配给明月的,可才人位一共就只有两个宫女的名额,如今白露一来,她们二人就要去一,可去谁都不合适。

    当明月和白露从里屋出来时,半夏和忍冬正在外面等发落。

    明月有些迟疑,正见肖充媛的仪仗进了长春宫,便道“且先等等。”随后去了其华殿请见。

    明月也不知为何,她自小主意就大,认识田璇玑之后更甚,从未有过举棋不定的时候,可这会儿却偏偏觉得肖充媛一定会指点她。

    这边肖充媛刚换下朝见皇后的衣物,见到明月,就道“叫我猜猜,你可是为了你家侍女的事来?”

    明月有些不好意思,肖充媛有意骗骗明月,却终究是自己露了馅。子鱼跟在一旁对着明月笑“娘娘,您的笑意谁都瞧出来了。”

    “胡说。”肖充媛的语调还是那般温和,子鱼并不怕。肖充媛便不再理她,而是对明月道“放心吧,我本就只有子鱼一人,叫她们两个都跟着你就是,娘娘那儿我去说。”

    明月一喜,笑道“多谢娘娘!”

    肖充媛也笑了“我倒想你们都唤我一声阿姐。”

    明月微怔,没敢接话。正巧外头来了个黄门,道是陛下马上移驾长春宫,请肖充媛准备起来。明月便以此为借口匆匆避开了。

    果不其然,午膳时分天子就去了其华殿用膳,明月一边想着肖充媛话里的意思,另一边告知半夏和忍冬她们的去留,知道自己都不用回尚宫局,两人都很高兴。

    正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个清亮男音“婉姐……”

    肖充媛,原来是叫肖婉儿的。

    这个少年天子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