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十八章 荷美人脚踏祥云走来了
    在肖充媛的只言片语中,明月得知当今天子是一位念旧的人,可一直到现在,明月才真正明白何谓“念旧”。

    天子重入后宫的第一日没去皇后处,也没去任贤妃处,而是来了长春宫。只因肖婉儿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怀着他的第一个孩子。

    上面这些这都是白露从子鱼口中听来的。

    白露不愧是明家特地送来的陪嫁宫女,不过一晚就已经叫半夏和忍冬服帖,第二日一早又能和子鱼搭上话。

    明月抿了抿口脂,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去主殿等肖充媛,而是等着帝王离去才从听雨阁出来。

    其华殿内宫娥奉上早膳,又过了一会儿肖充媛才从里面出来。

    明月急忙起身。

    肖充媛看见了,叫她坐在自己身边“今日怎么比平日晚?”

    明月笑了笑,没有言语。

    肖充媛便道“大可不必想这么多,你若能更活泼些,陛下见了一定喜欢。”

    明月不敢多言,她今日实则是有些担忧的,怕皇后训斥肖充媛,也怕其余人拈酸吃醋,毕竟戏文里都是这么写的。

    可谁知今天晨省和往常一模一样,没有人找肖充媛的错处,也没有人以此上眼药。位分比肖充媛低的也就算了,就连皇后也一样,她不仅没有过问天子第一日不留宿至善宫的事,甚至还替肖充媛担忧身子。

    而任贤妃更是无所谓,连一句话都没多说。

    晨省散去后,周茯苓来了长春宫送绣好的小样,用过午膳才回去。

    这边明月正打算歇晌时,外面来了一个眼生的宫女,自称是方美人的侍女,名叫“晴好”,来请明月去小聚的。

    不知方初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月便带上了白露一道去。

    原来方初夏竟在荷花池边的小亭子里设了文房四宝,又备了瓜果糕点。见明月来了,急忙招手道“我前几日发现这里的荷花比外头开得早,就有心想邀你一起品鉴了。”

    明月漾了个笑,上前几步,凑在她旁边问“只有我们?”

    方初夏拿镇纸压好纸张,抬头道“还有茯苓,只是传话的宫女说茯苓会迟些再来。”

    明月点头称是,毕竟周茯苓才刚从长春宫离开不久。

    提到周茯苓,方初夏脸上颇有些幽怨“新人不如旧人啊,你说说你都多久不曾和我聊天了。”

    明月听了,急忙喊方初夏“好妹妹”讨饶。方初夏摸了摸胳膊,怎么就起鸡皮疙瘩了呢?

    不过片刻,方初夏已将这个小亭子收拾的有模有样,明月是半点都插不上手。前者将手中的狼毫递给明月,催促道“快,留下你的墨宝。”明月推辞不过,提笔画了几枝荷花。

    方初夏拿帕子净了手,转头又捧上一个杯盏,在旁边指指点点,什么颜色淡了,纸动了,墨稠了听得明月将笔一搁,道“你是不是故意挑事?”

    方初夏一脸震惊“居然叫你看出来了?”

    见明月作势要打,方初夏将杯盏放下,急忙逃到亭外,明月也不怕被太阳晒了,想也没想就追了出去,结果一抬眼看见了渐近的任贤妃,急急忙忙见礼问安。方初夏因眼睛的缘故,比明月慢了半步。

    任婴本是随意走走,见她二人在此,也很奇怪“你们做什么呢?”

    等看过明月的画作,任贤妃摇头失笑“你们若是真在这宫里办个诗社,我一定做头一个社员。”

    任婴本就以时文著称,是个才女,所以很喜欢有文气的女子,当日曲水流觞时方初夏和明月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对她们二人还算和颜悦色。

    因多了一人,方初夏便不再调侃明月,而是规规矩矩的在明月的画作上添了几笔。任贤妃侧目看去,见方初夏视物时有些奇怪,却也不曾多想,而是对明月道“你们既然作了画,不如把字一起题了,可有佳句?”

    明月看方初夏落笔画了几朵含苞待放的荷花,又画了两只蜻蜓。一时间有些出神,鬼使神差道“不如‘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一句吧。”

    任贤妃一愣,道“是她的诗?”

    明月笑了笑“是啊,是田姑娘及笄前的诗句。”

    不知任婴想到了什么,竟然和方初夏一起叹了口气。

    任贤妃觉得有趣,便问方初夏“我叹息不能与田氏女相见,你又叹息什么呢?”

    方初夏放下狼毫,垂眸道“我叹息,世间再无第二人能将诗词当做消遣,随手一探,好词佳句便入怀中。”

    原来,方初夏是田璇玑的拥护者,尤爱“田氏”诗词。

    这边亭子里气氛沉重,不远处就不一样了,阁楼上身着玄色衣物的男子不是当今天子李恕又是谁,前些日子海上献上了一个名叫“望远筒”的宝贝,还没叫他摸上就病了好几天,今天拿到手可不就得玩个够。

    李恕通过望远筒看到方初夏在作画,便问随侍黄门她的来历,那黄门道是方美人。

    李恕闻言放下望远筒,向那个黄门招了招手“美人是美人,方美人太难听,应该叫‘荷美人’。”

    于是亭子里的三人接了一个口谕,方初夏莫名其妙被封为了“荷美人”。

    彼时任贤妃刚喝了一口茶,一下喷了半口。

    荷算什么封号?

    任婴仔细一想,这还真是李恕能干得出来的事!毕竟有前情在,去年有个姿容尚可的宫女在园中折花,投怀送抱,结果李恕不曾怜香惜玉,而是灵敏避开,任凭女子摔在地上,直直道“谁让你随便摘皇后花的?给我重新种出来。”

    于是那名宫女就成了御花园的侍花宫女

    任贤妃有些神情莫名“先别慌,毕竟还不曾晓谕六宫,何况先帝爷时期就没有后妃赐封号的例子了。”

    方初夏不好说什么,只能应下。

    谁知道刚过不久,周茯苓来亭子时,第一句就问方初夏怎么被赐了封号,明月追问她怎么知道的,周茯苓便道“刚才有个小黄门被陛下罚跑,已经绕着西六宫跑了一圈了,边跑还边喊陛下赐号‘荷美人’给初夏什么的。”

    任贤妃默默将茶杯推远了些。

    这都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