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十九章 可耻的双标狗
    第二天晨省时的气氛颇有些尴尬,方初夏坐在任贤妃下手,对面是明月和周茯苓,周围隐隐约约存着窥探的眼神。

    方初夏坐立不安,轻咳一声,抬手理了理腰间宫绦的流苏,任贤妃则捧着杯茶在出神。

    肖充媛抬头看去,也没忍住,露了个笑。

    皇后依例讲了些规矩琐事,又吩咐众人这几日准备起来。天子已去过长春宫和重华宫,再往下就该是新人了。见晾的差不多了,皇后才道“方美人。”

    方初夏反应了一下,起身问安。

    皇后点了点头,复开口“陛下赐你‘和’字封号,不刚不柔曰和,敦睦九族曰和,望你承此嘉意,敬上友下,方不负陛下眷顾之隆恩。”

    谁都知道皇帝赐的封号明明是“荷”,毕竟昨日那个黄门绕着西六宫跑了整整三圈,谁都不是瞎子聋子。只是没想到被皇后硬生生给掰成了“和”字。

    方初夏闻言急忙谢恩“妾受教。”

    任贤妃放下茶杯看了一眼皇后,没想到皇帝这一出山,连皇后姜妺都学会了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事尘埃落定,皇后就不再留人,众人各自散去。

    肖充媛今日还要往太康宫一趟,外面已有太后派来的宫娥候着了。

    肖充媛临走前特地嘱咐明月一句“今日这事就算过了,往后切切不要再谈荷花之荷。”

    明月应下不提。

    这边方初夏狠狠松了一口气,与周茯苓一起等明月同行。见肖充媛离开,二人才上前。

    方初夏道“我还真以为我要顶着那个字过一辈子了,往后我是再也不敢随便作画了。”

    周茯苓笑道“你这叫得了便宜还卖乖。”

    明月还在想肖充媛为何特别嘱咐她一句,那边已有人来了“和美人好,有这喜气我们理当应该都沾沾才对。”

    另一个又道“你怎么沾得了?走得那么近也没见手指缝里漏下什么。”

    好在方初夏不是冲动之人,撑着笑脸把这两个指桑骂槐的才人送走了。明月和周茯苓对视了一眼,有些担忧方初夏。后者却反过来安慰她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总比籍籍无名要好。”

    午后长春宫突然热闹了起来,六尚各自派了人往其华殿。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后肖充媛才从太康宫回来,身边多了两个嬷嬷,跟着的子鱼喜形于色。

    原来肖充媛今日去太康宫不为别事,而是太后特地请了已经致仕的前太医院院丞替肖充媛诊脉。一把脉,老院丞就道肖充媛这一胎十有八九是个男胎。

    皇室一向子嗣不丰,皇子就更精贵了,眼看距离十月怀胎还有近一半的日子,太后已经开始替长孙保驾护航了。

    “白露,白露。”

    听到子鱼在外面,明月便叫白露去将她带进来。

    子鱼入内之后笑嘻嘻的请了安,道“才人,我们娘娘说了,往后其华殿那估摸着事儿会多些,人来人往不如往日清净了,您若想搬走,我们娘娘就替您去跟老娘娘说说。”

    明月摇了摇头,道“很不必如此麻烦,你先替我道喜,改日我再去贺娘娘。”

    子鱼便应下离开了。

    晚间天子也来了一趟长春宫,却不曾留宿。后来听说天子本打算召方初夏的,却没想到从长春宫出去后被张才人截了胡,后头的事不清楚,只知道张才人被贬为选侍迁回了寻芳殿,说是重新学规矩。

    可没定日子,指不准要等三年和下一批新秀一起回来。

    次日肖充媛得知此事,就知是怎么回事。李恕少年心性,行事多与旁人不同,是一个及其爱面子的人。皇后明晃晃反驳了李恕的意思,张才人以为可以借此上眼药。却没想到完全没吃准天子的性子。

    李恕爱面子没错,可也要看是谁让他丢了面子,皇后表姐说教他又不是一次两次,早就习惯了。

    皇后说“荷”太俗,那说的对。张才人说“荷”太俗,那是张才人没文化,荷哪里不好?不挺好的吗?

    任贤妃称之为“双重标准”。

    从这日开始,肖充媛就不必晨省了,所以明月独自出了长春宫。宫道上遇见了一名宫女,这宫女与别处不同,穿衣打扮竟与几个选侍差不离,那人见了明月,行了一礼并未多言。

    今日晨省,姜皇后就多提了一句肖充媛的事,对张才人是半句没提。许是真没放在心上。

    明月还想着刚才遇见的那个宫女,所以没有应方初夏和周茯苓的约去小坐,而是径直回了长春宫。

    一进长春宫,明月便看见那个宫女正在院中训人。

    从廊上回了听雨阁,明月向半夏一问才知道,这宫女竟然是太后老娘娘的人,和肖充媛一样,是自小养大的,名字叫做尔雅。

    太康宫中除了几个“松”字辈的老嬷嬷,就属婉、雅二人最得太后看中。婉就是如今的肖充媛,雅就是这位尔雅。

    尔雅似乎将事情办妥了,正给肖充媛回话“老娘娘的意思是除了其华殿,其余各处不留人。”

    肖充媛穿了往常不用来见客的衣物,愈发显怀。她扶着子鱼,皱眉道“听雨阁也是?”

    尔雅向明月这边看了一眼,道“这您自己去问老娘娘,奴婢不敢传假话。”说完就福了福身子,走了。

    看的子鱼咬牙切齿,不一样是宫女命,偏这个尔雅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个时候子鱼完全忘了肖充媛也是宫女出身,只知道替自家娘娘生气。

    肖充媛看的好笑,向明月道“慧娘,你来一下。”

    等入了其华殿,肖充媛又找了个借口将子鱼打发去煮茶,这才对明月道“若尔雅往后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请不要跟她计较。”

    明月摇了摇头,口称不敢。

    肖充媛心里知道,当年太后看中的其实是尔雅,只是……叫她先了一步。

    尔雅和那天见到的胡秀女太像了,一样的明艳,一样的藏不住话,连什么时候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太后老娘娘怎么会无缘无故看中年轻的小宫女呢?还都是不知父母双亲的。

    肖充媛叹了口气,愈发觉得时间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