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二十章 回头时,有一个人在等你
    往后的日子倒是十分平静,陆续有人承宠,也陆续有人失宠。天子李恕似乎是个不太长情的人,从没有连着召哪个妃子超过三日。

    所以谢善被彻底忘到脑后也是正常的吧?

    谢善当日找周茯苓绣香囊的前情也被明月知晓了,原来是花园捡到手帕后,天子让她再绣一个香囊,只是第二日天子就因淋雨发起了高烧,才叫谢善有了找周茯苓补救的机会。

    现在李恕病好了,可也彻底忘了这件事,只有谢善还有些患得患失。

    再提起这件事时,周茯苓放下了给肖充媛绣的小虎头鞋,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她往后并不能再因为这件事承宠”

    肖充媛看了眼周茯苓的手艺,赞一句“真好看”,随后才道“她那个帕子,还有别人知道是你绣的吗?”

    周茯苓想了想,道“当日是有好几个秀女看见的,只是记不太清了,也不知她们有没有册封。”

    谢善这件事是任贤妃给的人情,所以方初夏几人才会知道,仔细想想,别人恐怕是不知道谢善承宠的缘由的。毕竟有关天子的事新人们都不太清楚,就连病了也是等皇后通知侍疾才知道的。

    既然周茯苓不打算说穿,明月几人自然也不会去说。

    这边子鱼端了一盘糕点进来。

    方初夏下意识眯着眼看了看,笑道“好精致啊,子鱼的手竟然这么巧。”

    明月笑道“可不是子鱼的手艺,是尔雅姑娘的。”

    说来也奇怪,尔雅日日都来长春宫,晚间再回太康宫,风雨无阻,面上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可又偏偏对肖充媛的事十分上心,什么点心了、茶水了,每次都要亲自过问。

    肖充媛看着围坐的三个年轻姑娘,垂目叹息道“她是这样的性子。”

    见肖充媛语调忽有沉闷,方初夏便不再谈这件事。

    几人又说了些近日宫内的事,例如方初夏勉强算是得宠,隔三差五总会被召去明德宫。

    天子李恕只会亲自往皇后、任贤妃和肖充媛处,其余人侍寝一概是被召去明德宫,且不让后妃留宿。

    外面忽有人讲话,子鱼便出去了一趟,回来带上了周茯苓的侍女柳柳,那侍女向里面几人行礼问安,道

    “才人,陛下今夜有召。”

    周茯苓要回去准备,肖充媛便道“那我就不多留你了,且去吧。”

    方初夏顺势一起请辞。

    李恕并不偏爱任何人,除了固定的皇后和任贤妃,陆陆续续将所有新人都见了个遍,不说方初夏,就连周茯苓也见了好几回,唯独明月这儿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外面早有风言风语,说得了太后亲赐的才人位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后来人赶上。

    明月强撑着笑,也告辞了。要说她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她幼承庭训,后入璇玑诗社,也是有些才名在外的,怎么都想不到会有今日处境。

    身后肖充媛有意开口,却终不曾叫住明月。

    其华殿外,尔雅正将几根红绸缚在院内的桂树上,见明月出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开口“世间哪有无缘无故的好,还不是为了你这个人。”

    尔雅这句话惹得明月心下一乱,的确,她不是没想过肖充媛为何待她这么好,只是有意躲避,情愿相信肖充媛的为人罢了。

    见明月不说话,尔雅又道“长点心吧,你也不是头一个了。”说罢,也不等明月反应就转身重新缚起了红绸。

    眼看着时间逼近了六月,是要往行宫避暑的日子了。

    皇后坐镇后宫,肖充媛月份渐大,天子就命任贤妃拟定前往行宫的名单。这下重华宫的门槛都要叫人踏破了。任贤妃也是寻了一个歇晌的时辰才见了方初夏,言语间隐隐透出天子特地点了方初夏和周茯苓同往。

    一起入宫的三人,唯有明月泯然于众人,方初夏有心相助,却叫明月拦住了。

    是夜,夜凉如水,明月无丝毫睡意,拢了衣物坐在廊前栏杆上,白露几人都叫她劝去睡了。忽然一盏红灯渐行渐近,明月抬头看去,原来是子鱼。

    “才人怎么还不就寝?”

    明月起身,让了一半栏杆给子鱼,子鱼也不怕逾矩,提着灯笼坐在了明月身侧,道“我们娘娘知道您着急,可也说不上话。”怕明月不信,子鱼还补充道“咱们陛下和其他的君王都不一样,可又不能说的太明白。”

    子鱼将灯笼捧在眼前,烛光照得她眼睛亮亮的“我们娘娘是个好人,真的。”

    明月见她如此,绷不住笑了,开口道“说实话,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娘娘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子鱼便道“这个简单,我们娘娘最喜欢杏花。”

    明月一愣,追问“杏花?”

    她当日在太康宫初见肖充媛时,头上不正簪了两朵杏花吗?还是当时还没成为定和公主的赵娰特地替她簪上的。原来,那个时候赵娰就已经在帮她了吗?

    子鱼没察觉出明月话里的意思,续道“是啊,还有一首童谣呢,三月到,杏花开,簇簇枝上排,宝儿宝儿你别急,五月杏儿装满筐”还没等子鱼念完,她已是泪流满面。

    “才人,从小入宫的宫女都是不知过往的可怜人,有今生,没来世。”

    也不知子鱼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肖充媛。

    子鱼已经离开许久,明月却仍出神,不知不觉东方既白,又是要晨省的时辰了。

    明月一夜未眠,想了许多东西。田璇玑名满天下却早亡,平陵君后人赵娰出身富贵却要妥协联姻,就连时文第一任婴也做了后宫妃子,可见没有什么事是能处处顺人心意的。

    白露开门出来,她也一夜未眠。

    等明月重新梳妆出门时,转头看见肖充媛正立在其华殿前,一抹晨光落在她的脚边,旁边的子鱼一如往昔,一点都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你且去,我在这等你。”

    恐怕肖充媛想说这句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