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二十三章 肖充媛的指点
    且不论天子先前喜欢的是尔雅还是婉儿,光看如今情形,李恕必然已经将肖婉儿放在心上了。

    只是不知肖充媛为何特地告知明月这些陈年旧事。

    明月本以为要到中秋时节才能再见方初夏和周茯苓,却在七月末的晨省时被告知,天子将回。

    盖因方初夏有孕两月有余。

    甫一听到这消息时,最有触动的不是肖充媛,而是明月。

    那日龙泉殿遇见皇后后,明月特地留意了一下,才知皇后与天子成婚近三年,一直无孕,肖婉儿早她有孕便罢了,如今不过承宠四个月不到的方初夏竟也有了身孕。

    长子次子皆不是中宫所出,岂非打姜氏一族的脸。

    在方初夏还没回来的时日里,明月时常为此担忧。肖充媛看出了她的隐忧,在一日天晴时要她去其华殿小坐。

    其华殿如今远比明月初来时热闹多了,先不说后增的宫娥,就说尔雅性子活泼,弄得本性温和的子鱼也时常要和她呛声。

    “娘娘!您怎么会有这个?”

    明月进门时,正见子鱼手里拿着一个纸鸢,看来有些年头了。尔雅在旁边撇了撇嘴“有个纸鸢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肖充媛见她二人如此,摇头轻笑“尔雅,你再仔细看看。”

    尔雅闻声看了眼肖充媛,从子鱼手中接过纸鸢,沉默片刻道“怎么还留着?”

    “你赠我的第一个礼,我怎能丢弃?”肖充媛颇有感慨,随后对明月道“正好,慧娘来了。”

    原来肖充媛今日是特地让子鱼把这纸鸢找出来的,还非要子鱼在午后放给她看。

    子鱼当下一脸懵“娘娘?现下可是七月!”

    肖充媛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看,子鱼就败下阵来“放就放”

    好在长春宫院子大,除了一课老树颇占地方,其他地方跑动起来都还使得。无论是其华殿还是听雨阁,所有宫娥太监都聚在两边的廊上看热闹,子鱼无奈,只得叫上一个小宫女替她拉好线。

    可今日无风,子鱼跑了好几圈还是没能放起来,等在一边的尔雅忍不住道“还是我来吧。”

    纸鸢在尔雅手中竟有另一番光景,不多时就越升越高,许是整个西六宫都能看见了。

    肖充媛站在其华殿前,遥遥看着升起的纸鸢“慧娘,你可觉得我是在为难子鱼?”

    明月不知她的意思,只是摇了摇头。肖充媛便又道“尔雅和我五岁入宫,前尘往事都已不记得了,唯独记得她的家乡每到春日就有纸鸢满天可是来不及看了。”

    明月目光从跑动的尔雅身上收回,道“娘娘也记得的吧?那朵杏花。”

    肖充媛便笑了“是子鱼说的?我的确记得,阿娘和阿姐摘了杏花替我簪上”

    可整个大梁又有多少地方有杏花。

    不知前尘,怎有后事。

    尔雅手中的纸鸢越飞越高,渐渐看不清形状,忽而她手没拿稳,纸鸢的线一下抽空,那一簇杏花和衔泥春燕就猛地高升,最后彻底消失在了天际。

    廊上众人一阵惊呼,肖充媛紧紧抓住了手里的帕子,不知在想什么。

    尔雅立在院中,平静道“随风去了。”

    肖充媛勉强一笑“是啊。”

    在她册封为充媛的那一刻,她们之间互相扶持的情谊就已经随风去了。

    这纸鸢放的虎头蛇尾,唯留满头大汗的子鱼和尔雅被肖充媛打发去更衣,众人散去,肖充媛和明月回到内室“慧娘,你可还记得你首拜至善宫时,我说过什么?”

    这是紧张呢,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总是叫人心生崇敬的。

    往后你就知道了,娘娘她与你想的不同。

    人还是这两个人,说的话却早就不像当日了,明月再也不会在肖充媛面前撒娇玩笑“记得,娘娘说,皇后娘娘与妾想的不同。”

    肖充媛看着明月,似有千言万语,但说出的却只有那一句“今日这话,我还是赠你,纵使后宫真有人早产失子,都绝不会是皇后娘娘所做。”

    明月点了点头,没有应声。

    这事之后没过几日,方初夏就跟着天子车架回来了。当日明月就带着白露往永寿宫去。

    “你看谁来了?果然还是我赢了,茯苓,你可欠我两双虎头鞋了。”归燕阁内,方初夏正举着把团扇在扇风,左手竖了两根手指。

    一旁的周茯苓很是无奈“好了,纵使我不输还能欠你不成,你可歇着吧。”随后又对明月道“你可赶紧来管管她吧,咱们方美人疯了。”

    方初夏做什么了?

    实则什么都没做,只是一开始方初夏在行宫带着周茯苓玩疯了,什么亲自泛舟,马场跑马,李恕也不管,反而还跟着一起闹。后来查出方初夏有孕,一时半会也难收心。

    方初夏笑道“不用这么紧张,我心里有数呢,我母亲怀我时还敢与父亲游历山水,怎么我就不行?”

    方家有名的方二爷就是方初夏生父,他是出了名的雅士,年轻时就曾立志游遍大梁,成了婚也没忘这事,带着爱妻踏遍了大梁大半的名山大川,所以方初夏幼时由祖母教养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双亲皆不在身边。

    明月看到了晴好投来的目光,清了清嗓子道“我那还有一册田璇玑亲笔写的诗文。”

    方初夏爱田氏诗,明月很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迟疑,是否要将田璇玑临终前给她的诗册赠给方初夏,毕竟里面所写的都是一些还未问世的诗词,若她冒名,指不准也是一个诗文名家了。

    果然,一听这话方初夏就恢复了娴静端庄的模样,明月便道明日给她送来。

    周茯苓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回去了,明儿再来。”

    周茯苓也是舟车劳顿,方初夏便没有留她。等周茯苓走远,方初夏才对明月道“如何?茯苓现下是不是比往日活泛多了?”

    明月闻言一笑,果然在她们面前,才不会有那种压抑之感,肖充媛好归好,却终究隔了一层秘密。

    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迟暮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