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二十五章 妃嫔职业史上的一大步
    从“雨天路滑,才人慢行”到“明月,你尽可信皇后娘娘”,肖充媛的确变了许多。

    回听雨阁后,明月结合肖充媛这些时日行事风格的不同,心中略略有了些想法,只是尚未来得及和子鱼说。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今夜的侍寝。

    入宫三月有余,明月终于第一次踏入了明德宫。关于当今天子李恕她知之甚少,或者说仅有的那次交流也不过就停留在“妾明氏”上。

    众人皆知的是天子李恕除了会亲往皇后、贤妃和肖充媛处,其余后妃侍寝皆是由女官引入明德宫寝殿。新人里唯一例外的是如今有孕在身的方初夏,她成了有殊荣的第四人。

    明月在女官侍奉下沐浴更衣,仅着寝衣入内。内室里,李恕正在灯烛下翻看手里的东西。

    没有时渴望至极,等临近时却又有些惧怕。明月此刻就是这种心理。

    听到声音,李恕抬头“明月?”随后又道“你的闺名很好记。”

    还不等明月问安,李恕又向她一招手“你过来,认识这个吗?”

    明月不明就里,上前一步才看清了李恕手里的东西,那是好几张画有图案的纸张,可这些纸远比平日里用来书写的宣纸厚得多,明月看向纸上图案,面色有些古怪。

    一直在看她的李恕目光一亮,追问道“你认识?”

    明月点了点头,道“曾经和田氏一族女眷小聚时见过。”

    说来也巧,这小卡片也是田璇玑所创,共54张,田璇玑给它取名叫做“牌”。

    李恕随手拿了几张叫明月来认,见她一一都能说出名称,面上明显多了几分喜色。这些纸张他得了许久,就是无人能与他一战。原创的田璇玑已经死了,皇后和贤妃不敢去问,方初夏不会,剩下的那些平民秀女就更指望不上了。

    李恕有些懊恼,怎么早没问明月,白白浪费了好几个月的时光。

    当下李恕早把皇后要他说的那些宽慰人的话抛之脑后了,急忙叫明月坐他对面摆开阵势一战。

    不过才打了几把,李恕就觉得不过瘾了,他放下手里的纸张向外面扬声“刘仁!”

    “奴才在。”一个黄门立马应声。

    “朕给你一日,明日就把这东西给朕弄明白了。”

    “这这不合”规矩刘仁还没把话说完里面就没了声。若是叫太后老娘娘知道了,剥皮抽筋的可是他自己,不是里面那位爷,刘仁理了理衣袖,继续做这门神。

    随后的事情水到渠成。

    次日,方初夏调侃般的追问了明月几句,明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反而是二人打牌的场景历历在目。

    天子也是一个会悔牌的人啊

    往后天子时常召明月,众女都道她成了新宠,以往那些幸灾乐祸的早就没了声音。其实明月自己清楚,李恕不过是叫上她玩牌罢了。

    明月观李恕不是一个重欲之人,因此二人之间不过十有二三。

    中秋将近,明月一直想不好肖充媛的事,子鱼那也没什么进展。眼看肖充媛的临产期愈加近了,子鱼有些着急上火,嘴边多了一圈水泡,被尔雅看见又是一阵冷嘲热讽。

    这不,中秋大清早就挤兑子鱼,随后又隐隐约约对肖充媛说什么奴大欺主。尔雅自以为做的隐蔽,可外人早就看出她对肖充媛的维护了。

    虽然尔雅最近说话愈加放肆,但肖充媛不说,子鱼不在意,明月自然也做没看见。

    是夜,月如圆盘,因天子和太后需宴群臣,皇后要宴命妇,所以宫内的家宴要比外头的大宴迟些,众人只消在亥时之前到宸佑宫即可。

    听说久不在后宫众人面前露面的太后也将出现在今晚的家宴上,虽距离亥时还有好一段时间,多数人就已经在宸佑宫候着了。

    太后威名在外,还是不要触这个霉头了。

    方初夏来时,明月也刚到不久,见她频频往外看,便多问了一句,方初夏便道是掉了个耳坠。

    果然,方初夏只有右耳垂上坠着个红玛瑙坠子,左耳上什么都没有。明月想了想,道“黑灯瞎火的也不好找,这儿离长春宫最近,我回去替你拿一对新的吧。”

    方初夏摇了摇头“太过麻烦了,我不戴就是了。”

    明月笑道“不算麻烦,正巧尔雅也要回去一趟,我和白露随她一同走一趟就是了。”

    需要尔雅走一趟的,多半是肖充媛有事。方初夏便不再多言,明月转头叫周茯苓看顾好方初夏,就与尔雅一起出了宸佑宫。

    尔雅平时说话厉害是厉害,但只针对肖充媛和子鱼,明月主仆二人又没得罪她,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三人一起默默走着。眼看着亥时将近,尔雅道“您要拿什么?奴婢替您一起拿了吧。”

    怕明月误会什么,尔雅又道“奴婢过会儿走小路,那样快些,可未免有些失仪。”

    后宫里只有疾步快走的奴婢,哪有疾步快走的主子。

    明月也知她会拖累尔雅的速度,抬头朝不远处的小路望了眼,一片漆黑,只有尔雅与白露手里的灯笼溢着光,便道“拿一对耳坠就好,颜色鲜艳些。”黑灯瞎火的,明月有些放心不下,又道“我在路口那儿等你吧,小心些。”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尔雅,尔雅愣了愣,看向了明月。

    明月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放心,你不回来我们不走。”

    尔雅没有开口,只是眼中的那簇光又消失了,就算再像,也不是同一人了。

    等三人在路口分别时,旁边忽然窜起了一阵浓烟,还隐隐传来“出去!一定要出去……”的声音。

    白露急忙把明月护在身后,还来不及叫尔雅当心,那丫头就已经提着灯笼去探查了。

    真不知是胆子大,还是心大。

    白露仔细盯着那处,不多时尔雅就回来了,冷笑一声“是关雎宫的人。”

    关雎?那位和亲公主留下的人?是魏国人?

    尔雅没有多说,身影渐渐隐没在夜色里。

    月光正好,这条小路渐渐镀上了一层银纱,没那么昏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