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三十六章 过渡
    这几日没问,往后也没来及的再问,只因梁魏边界又起了战事,且与以往的小打小闹不同,魏国这次似乎是放手一搏,不仅将战线全面拉长、魏军横跨奉行关,且册了素有“北陈”之名的陈氏后人为军师。

    明月心下明了,先帝尚未登基之时梁军的确强于魏军,不然当年也不会有魏国公主和亲一事,只是先帝在而立之后日渐沉迷丹药,军国大事皆由当年的皇后姜氏主导,导致梁军日渐衰弱。

    如今尽管姬偃将军号称“战神”,可若真打起来,恐怕……

    若是魏国想一血前耻,梁国少不得也要派出个公主什么的和亲,一时间贵族女子人人自危,毕竟定和公主赵姒乃是前车之鉴。

    而也正是因为战事再起,今年的避暑一事没有成行。

    物资金钱皆供前线所需,只能苦了这帮子世家贵族了,宫外先不论,宫内就不好说了,每日晨省常有妃嫔在皇后面前诉苦,姜妺无心在这些小事上耗费心思,在六月末的时候就暂停了晨省。

    好在明月如今也算是主位娘娘,日常的用冰与瓜果并少不了,再加之天子发话长春宫再不入新人,叫明月并不苦夏,甚至还算偷得浮生……

    半日闲……

    是夜月明星稀,明月如同当年的赵姒一样,趴伏在窗边的榻上,数着少有的几颗明星,竟不知不觉想起谢善和那些与她一起赏过月色的女子了。

    忽而一阵清风吹过,长春宫古树下站了一人,明月一惊,好在月色明亮,仔细看去才看清是尔雅。

    去岁一别,竟是近一年没见了。

    尔雅穿过古树与庭院,止步在明月的窗前“我要走了。”

    皇宫大减开支,的确有放宫女出宫的意思。

    “恭喜啊,你自由了。”明月微笑道。

    尔雅却没再说话,看着明月仿佛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贺美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明月想了想,还是不知如何形容,只是摇了摇头。

    尔雅又道“那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她呢?”

    喜欢吗?的确是,贺美人目前所拥有的是帝王全数的爱意,如今任贤妃的重华宫早已是昨日黄花,贺美人凭借一己之力将冷冷清清的棠梨宫变更成了红尘喧嚣之所。

    尔雅又叹了口气“我想她了。”

    明月低头一笑,可那一句“我也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等到月上高楼,尔雅转身离去,明月忽而叫了一声“那只纸鸢,去找回来罢。”

    肖婉儿此生从未曾恨过任何人,有的不过是遗憾罢了,如今尔雅一走,偌大的后宫又还有多少人记得肖婉儿呢?

    待尔雅离去,青亦才掌灯近前,服侍明月入睡。

    这个夏季的确过得难受,无论是军国大事还是日常小事,皆不如人意,就连中秋宴都停了。

    郑婕妤日日盼望着族中来信,又写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叫人送回边关,看得周茯苓不忍,日日盯着郑婕妤用三餐。

    不过李恕似乎从没有过这类烦恼,每日与贺美人嬉戏玩耍。

    姜皇后辅佐老娘娘,任贤妃沉迷诗书不问世事,方初夏冷热之时身子皆不适,是小产时候留下的病根,故而也不大见客。

    几个高位处都无大事发生,后宫少有的平静。

    这夜明月照常陪伴方初夏,后者躺在榻上,静听明月念诗词,念的依然是田氏诗词。每至夜间,方初夏的眼疾愈发严重,晴好早就不让自家姑娘在夜间看书了。

    待方初夏入睡,明月才与白露二人提灯离去。晴好没有远送,反而是对着明月的背影郑重叩谢。

    这一年走的人已经够多了……

    “出去……一定要出去……”

    又是关雎宫里面传来的声音,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明月这一次想亲自看看魏人究竟是什么洪水猛兽。

    谁知在关雎宫门口看见的不是百鬼夜行,而是美人之舞。

    是贺美人!

    贺美人在关雎宫大殿前跳魏国拜月舞,旁边围了一群年过半百的老妇人。

    待一曲舞毕,贺美人的青丝层层叠叠铺在地上,映照着皎洁月光。她转头看来。

    那群妇人也发现了明月,在那些目光的注视之下,明月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贺美人随手捡起地上的发带替自己挽好一束发辫,似有不解“我跳的……不好看吗?”

    明月镇定心神,道“好看。”

    贺美人便点了点头,和明月一起往回走了。白露只觉这位美人神神叨叨的,目光是片刻不敢离开明月。

    “你怎么会在这?”明月道。

    贺美人歪了歪头“她们想家了,刚好我会,就来跳一曲。”

    明月一向觉得李恕是不爱贺美人的,毕竟她是亲眼见过李恕含笑喊“婉姐”的人。正好有疑惑想问,今夜又有这个好机会,便问了“令颜真的只是舞女吗?”

    贺美人脚步一顿,随后认真道“我不会说谎,所以请你不要再问了。”

    明月便换了个方式,指了指太康宫方向。

    贺美人理解了明月的意思,展颜一笑,顿有天地失色之感“不,我的父亲是梁人,我也只忠于梁人。”

    于是在这一夜,明月知道了贺美人的确不爱天子,也不爱权势。

    随后不过一个月,明月又知道了天子李恕也不爱贺美人。

    因为在九月,穆良妃的忌日当晚,李恕破天荒的亲自来了长春宫。

    深夜,夜凉如水,明月和他一起坐在其华殿前的栏杆上,如同那夜和子鱼并坐。

    李恕用斗篷把明月一起裹住,道“朕记得和你说过,朕一直不是母后所期待的儿子。”

    明月被斗篷兜住,单手抓住斗篷的滚边,点了点头。

    “朕和婉姐,是第一次不听母后的话。”

    “迕逆吗?”明月追问。

    李恕一愣,随后继续说道“所以贺氏,朕听话了。”

    明月垂目,良久道“陛下可曾想过,为良妃娘娘作诔?”

    李恕听罢,沉默许久没说话。

    明月又道“惟春秋多事之年,月移之夜,无可奈何之时。谨以长春古树,乃至祭……”

    李恕依然是毫无反应,明月便不再说了。

    这个皇宫果然是没有真心的,话本戏剧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