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三十八章 妥协与抗争
    明德宫里燃的是龙涎香,明月一向觉得这味儿不好,因用的人少,常有遗世独立的孤寂之感。

    这会儿天还未大亮,外头也才将将扫开一条小道,往来的宫娥黄门皆无半点声息。本以为天子尚未起身,明月踏上长廊时却已见内室里头掌了灯,本欲前往告罪,却叫刘仁拦了下来。

    明月当下了然,在宫女的侍侯下脱了斗篷,又将手炉递出,于外室静立散寒气。

    要说白露二人为何不来,毕竟是来侍疾的,如何能带使女前来。

    明月一壁伸手烤火,一壁低声与刘仁道“陛下可是起了?”

    刘仁忙躬身应是。

    太后老娘娘对外说的是天子高烧不退,不能亲政,因此由她摄政,可如今看来不过是一个堵住悠悠之口的借口罢了。

    又等了许久,仍不见里头传召,因而明月多问了一句“陛下一向如此吗?”

    见刘仁不解,明月补了一句“天未大亮即起。”

    刘仁往里头探了一眼,斟酌道“爷多寅时起,诵圣人文章。”

    话音未落,忽从外头来了个老黄门,手里擎的是一卷黄绢,在内室门口跪请天子落印。

    一份圣旨竟只有落印能叫天子自己做主………

    明月的动作减缓,慢慢地将手掌虚握,见老黄门得召入内。断断续续,天子的声音听不真切,只听得“将军……述职……”几字。

    那老黄门的声音倒是清清楚楚“老娘娘的意思是君臣有序,当请姬将军回中都。”

    明月本以为天子不会落印,毕竟这怎么看都是鸿门宴,卸磨杀驴释兵权的鸿门宴!

    这就是姜氏一族的野望,这就是姜太后的野心么!

    明月站在阴影下,楞楞地看着老黄门得旨离去,不知他是否知晓明德宫有“外人。”

    “刘仁!”里头传来李恕的声音,刘仁急忙替明月打帘入内。

    李恕只着了一件寝衣,面色苍白,的确有大病的迹象,见到明月先笑了,似乎全然不知刚才那份旨意的分量“原来是你啊,怎么不是表姐先来?”

    皇后被训斥的消息早已传遍六宫,偏偏只有明德宫不知道……

    见明月和刘仁神情不自在,李恕忽地勃然大怒“是不是母后!她又做什么了?皇后呢?”

    见众人无人应答,李恕一气之下将手中尚拿着的书册掷往明月身前。后者与一众宫人急忙跪下请罪,良久却又不闻天子后话。

    明月目光落在眼前的书册上,竟是一本《论语》,的确是圣人文章……

    “明月。”李恕缓缓喊出名讳。

    明月静静地抬头望去,只见天子正毫无形象地盘膝坐在地上。

    “朕不是对你生气。”

    “你告诉朕,皇后现在在哪。”

    此时此刻,明月只知自己心中忽然涌起了一层悲戚,天子如此,大梁又该如何呢?

    “娘娘身在龙泉殿。”

    明月俯身应答的声音回荡在明德宫之中,刘仁竟来不及拦下她。

    “好,你敢不敢和朕去一趟?”

    明月垂目看着烛光映照之下的《论语》,缓慢而又坚定地点了头。

    总要有人做第一个的,为何不能是明氏女呢?纵远不及奉行关外枕黄沙而眠的将士,总该比得上那些撞柱而亡、死谏的御史们吧?

    李恕一把夺过宫娥手里的大氅,随意一披就出殿门。天子一怒,刘仁不敢再劝,只是私底下打了个手势,叫一个腿脚快的黄门赶紧去太康宫传话。

    明月自宫娥手里拿起油纸伞,急匆匆地追了上去。

    李恕从未这般一个人步行于深宫,竟颇有一种打破枷锁的畅快之感,不由越行越快。

    明月一时追不上,直到拐了个宫道才跟上。这时天子已被白雪染白一半肩头,目光却清亮无比“明月,你果然和婉姐很像。”

    明月未及答话,李恕又道“你是第二个了。”

    少年天子畅快地于宫中奔跑,明月亦扔下伞追了上去。

    风霜雨雪尽数打在明月的脸上,将她的发丝晕湿。两道身影不前不后,少女紧跟着前人的脚印步步前行。

    纷纷扬扬的雪珠缀在宫灯之上,替二人照亮了前路。

    这是大梁的路。

    “皇后!表姐!”李恕还未至龙泉殿前就已高声呼喊。

    本该紧闭的殿门也在不久后打开,姜妺的侍女一袭素衣,撑着伞往台阶下奔,急道“陛下!您怎么来了!”

    随即尚未梳妆、散着乌发的皇后姜妺也出现在了殿门口,她紧紧扣住门扉,看着雪地里的天子“陛下,何故来此?”

    即便是此时景象,她依然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堪称国母之典范。

    李恕见到她,笑道“只是突然想见表姐,我……”

    “陛下!”

    姜妺的一声惊呼将她娴静温柔的表象全盘打碎,只因天子晕倒在雪地之中。她匆匆下台阶,又被裙摆绊倒,半是爬着跪坐到李恕身边,急急忙忙将他搂在怀中,这才抬头看见了匆匆跟来的明月“去传太医!”

    这时候遥遥可见太后銮驾,姜妺又急忙改口“等会问话你只需咬定自己劝诫过陛下,其他什么都别说。”

    可姜妺又怎么知道,明月的话早已响彻明德。

    姜太后肯定是知道的,明月心想。

    眼看銮驾停于龙泉殿前,姜太后身着凤袍的身影出现在风雪之中。

    太康宫的宫人皆是姜太后一手调教出来,对眼前场景似乎司空见惯,几个大力宫女先是配合着皇后将天子扶上车驾,随后匆匆转回明德,急召太医。

    姜太后并未跟去,而是亲自打伞立于雪地之中,面无表情。

    不久,她抬头往东方看去,本该旭日东升的时辰,天边却依然阴沉至极,呼啦啦的雪粒子愈发大了……打得她凤冠上的步摇泠泠作响。

    这时明月忽然听到了太后的声音

    “传口喻,今日朝会暂缓,另叫礼部则吉日筹备立太子大典。”

    言毕,她向明月招了招手,待明月近前,亲自赏了她一巴掌。

    雪地里多了一朵红梅,明月脑中一片白光,顺着脸颊流下的不知是化了的雪水,还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