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三十九章 得救
    雪渐停,化了的雪水滴滴答答从檐上滴落,姗姗来迟的太阳也终于落下最后一抹余晖,缓缓西沉。

    明月已在太康宫前殿的廊上跪了一天。从清晨,至夜晚。

    太康宫一向少有妃嫔来,而今日刘德妃和大皇子却在偏殿呆了整整一下午,许是看在长孙的面上,姜太后并没有让德妃退避。

    明月心里明白,子鱼这是想救她。可姜太后又怎会轻而易举放过不在她规矩里的后妃呢,诚如昔日的胡雪薇、谢善。

    明月垂着头,散落的鬓发掩盖在左脸之上,火辣辣的疼让明月一天都不敢放松精神。等到此刻,她才有空想及家人。双亲是否会被牵连?长兄是否会和姬将军一样回来?还有那刚出生的小侄子……

    自私吗?不,她才十八,又能做得有多好呢?

    明月其实和她的父亲一样,都有着执拗的脾气。

    华灯初上,太康宫亮如白昼,姜太后身披逶迤斗篷步步行来。细碎的雪又飘落了。

    刘德妃听到声响,急忙抱着大皇子快步走到偏殿门前,却被姜太后一个眼神吓退一步,只敢远远看着明月。

    姜太后的确是喜欢步摇的,常佩此物,偏偏行动之间全无半点声响,仪态端庄。怪不得当年不喜胡雪薇。她在明月身旁止步片刻,随即入殿。

    不过须臾,里头就有人出来,叫了几个上了点年纪的黄门近前吩咐“主子的意思是,既然口舌招摇,又有弑君之嫌,便叫她再开不得口。”

    一直听着声响的刘德妃一愣,姜太后的意思竟然是拔舌!世间人都晓得有咬舌自尽一说,不仅生前死得折磨,死后也无法向阎王伸冤。

    大梁多信鬼神之说,这也是当年胡雪薇能有一番造化的原因。如今明月不仅背负弑君的罪名,死后姜太后也想让她不得超生!

    刘德妃紧咬着下唇,细细思量法子,终究颓然。她不过是宫女上位,赶鸭子上架般的成了大皇子的养母,她,救不了明月……

    眼看着几个黄门强扯着明月起身,外头忽然来了一个人。

    是任贤妃!

    “妾!任氏!请见!”

    任婴的声音极响,因此是一字一顿喊出的。

    可太康宫主殿内没有动静。

    “陛下已醒!妾任氏请见!”任婴跪于庭中。

    锦袍珠翠的姜太后终于再度出现在了众人之前。

    任婴心下微嘲,作为生母的姜太后在李恕回宫救治之后,竟从未出现过,反倒是接见了前朝大臣商议立太子之事。

    整个明德宫只有她与出了龙泉殿的皇后在。

    “陛下请太后饶过明氏。”

    见姜太后无动于衷,任婴又道“若您不饶,陛下言,他当再跑一次宫闱,亲来太康。”

    李恕竟然在威胁太后!被黄门架着的明月听到这里,心中不知是感动还是悲伤,憋了一天的泪竟就这么落了下来。

    纵使刚才得知要被处死她也未落一滴泪。

    天子李恕,果然是值得众人拥戴的,他一定会是仁君!虽那夜她提出要为穆良妃作诔,天子没有回应,但此时此刻明月知道,李恕的确是有情的。

    她终于确认她今天所做的没错。

    姜太后不知在想什么,众人静默无声,等待她的审判。唯有明月的泪水落在了地上,化了脚下几点雪花。

    “明氏入龙泉殿带发修行,日抄佛经,玉牒除名。”

    终于听到姜太后发话,众人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任氏为昭仪,归权皇后。”

    任婴顺势谢恩。

    姜太后转回殿内,明月就这么被丢在了雪中,因跪的时间过长,怎么都爬不起来,还是任婴扶了她一把。

    “贤妃娘娘……”明月不知如何开口。她救了自己,却又被此事连累。

    “是我自愿救你的,贤妃还是昭仪对我而言并无区别。”任婴扶着明月,神情复杂,她当初就觉得明月和方初夏不该入宫,因此故意没让她们入三甲。

    可惜世事无常,她们还是和自己一样入了宫,天高海阔之所是再也见不到了。思及此处,任婴忽然眼眶一热,对明月道“他是傻子……你也是……”

    不及明月再度开口,任婴已转身离去。

    刘德妃这才上前对明月道“你……怎么会?”

    明月强打笑颜“我好像有点明白良妃娘娘了。”

    明月和当初的肖婉儿一样,开始怕死了,怕见不到天子君临天下的那一天。

    刘德妃还欲开口,却叫一个老嬷嬷叫住了,道是老娘娘要见大皇子,让德妃娘娘赶紧进殿。

    这是怕子鱼与明月有过多的接触。

    刘德妃说白了不过是姜太后的傀儡,大皇子需要养母,可又不能脱离掌控,没有根基的子鱼再好不过。

    明月轻握了子鱼的手,随后一瘸一拐往太康宫外走去。

    子鱼静立雪地之中,缓缓转身入殿。

    明月虽为庶出,可母亲宽和,兄长疼爱,自然从不曾受过苦,如今膝上血液不畅,行动犹如针刺斧凿,硬是咬牙撑了下来。

    刚扶着宫墙转出太康宫,明月就见两人提着宫灯在前。

    是郑璁珑与她的使女,是啊,她一向是什么都不怕的。

    郑璁珑上前一步,看着神情憔悴的明月,只是强笑“不就是侍疾,你怎么弄成这样了?”又道“初夏也想来的,只是她一出们就冷得直打摆,现下茯苓和令仪在陪着。”

    见明月不应声,郑璁珑自顾自续道“你不必担心青亦,她终究是忠烈之后,自有去处,白露那儿……我明日去求求皇后娘娘……”

    郑璁珑这般细心。

    有今日一遭,明月不免多想了些,或郑璁珑往日的不守规矩都是装的,为的只是叫姜太后一眼看出她的弱点。

    “太后,让姬将军回中都述职……”明月低声道“隔了一个白天,加急,应当已经往奉行关去了。”

    听到这话,郑璁珑脸色一片惨白,述职?说白了不过是卸磨杀驴!姬氏一族都如此,她们郑氏的荣耀又能延续多久呢?

    怪不得今日天子失仪。

    怪不得明月不劝。

    她刚才话里的“忠烈之后”如同一个笑话。

    “我知道了,替奉行关万万将士多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