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宫斗 > 第四十章 修行
    虽说是太后的临时起意,可明月不过与郑璁珑说了这几句话龙泉殿就已有人来了。来者一袭暗色冬袄,原是法号为“寂感”的林芳菲。

    随行的是几个老嬷嬷。

    郑璁珑看了眼烛火通明的太康宫,垂目退开一步。

    林芳菲上前一步扶住了明月,二人在嬷嬷们的裹挟下往龙泉殿而去。

    好在明月的腿渐渐能使上劲,双膝虽仍是没什么知觉,硬挺着却是能走了。林芳菲一手提灯,一手扶着明月,二人就这般走过了一面面宫墙。

    四下静默无声,细碎的雪粒子飘了一路……

    见眼前二人入龙泉殿,嬷嬷们并没有再跟,止步在外。

    林芳菲转身扣上偏门,道“今夜你暂与我同住吧,师傅要卯时才入宫。”

    这会儿不过才刚过酉时,龙泉殿后院却已一片漆黑,仿佛没有半点人气,唯一的光源便是林芳菲手中的灯笼。

    雪越下越大,四下里安静到二人鞋子陷入雪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好在林芳菲的住处不远,二人只沿着长廊走了一半就到了。

    屋内重新燃起烛火,明月这才注意到林芳菲的床铺有些凌乱,被褥并未叠起,似是刚刚才起。

    林芳菲也注意到了这个,故多解释了一句“冬日里,龙泉殿众人酉时就入睡。”

    因这是太后临时的吩咐,传话的也只说是去带个人,所以龙泉殿这边儿谁都不乐意再从被窝里起来,就找了个最好欺负的去太康宫。

    明月心下明白,林芳菲若真有门路,当初落选也不会分到龙泉殿来。

    多数好的自然去了六尚,再不济的分到各宫,龙泉殿带发修行是下下之选。

    不过哪怕是带发修行,三十岁之后也能出宫找个好去处,明月这一生却是离不得了,无论是做妃,还是做尼……

    林芳菲重新拿起灯笼转身出了门,明月则用半冻僵的手指缓缓解下裙子,随后靠坐在床边拉起衬裤。

    果不其然,映入眼帘的是青青紫紫的膝盖,明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拿着汤婆子重新回来的林芳菲叹了口气,将汤婆子里的热水倒进脸盆,绞了热帕子递给明月“好在茶水房还有些热水,是我要的汤婆子,与你无干。”

    明月接过帕子,沉默着将它贴在右膝上。

    林芳菲又道“你大概不知道你现在有多狼狈吧?这些水省着点用,龙泉殿可没有多的、替你净面的水。”

    说罢,林芳菲和衣躺上床,将被子的一角盖在身上,道“这里卯时之前就要起,你若真睡不着也别扰我睡。”

    这是林芳菲故意留下的空闲,她没有追问明月。

    屋内烛光暗淡,唯有那半盆热水才叫明月感知她似乎还是活着的。

    抱膝呆坐,明月借着慢慢凉透的水洗了脸。洗净铅华,素面朝天,只打了一束麻花辫的她竟有几分少女时的模样,那时的她性情开朗,敢与二兄上树下河,敢与璇玑阿姐着男装,趴在墙头偷看长兄练剑……

    明月心想,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想起璇玑阿姐了……

    明明不久之前“田璇玑”三字占据了她很大一部分人生。

    卯时临近。

    不知是否是冥冥中的天意,林芳菲口中的“师傅”不是别人,正是中都城外通静庵的师太们,田璇玑虽幼时记在佛前,却因佛寺没有女眷,她幼时都是在通静庵长大的。

    龙泉殿每逢双皆有通静庵的师太入宫诵经,这的确是很叫人惊奇的,大梁后宫不仅有龙泉殿的存在,还有师太诵经的习俗。

    姜太后好似完全忘了明月这号人,直到午间也没见有什么新的旨意来,故师太们不曾替明月剃发,只叫她带发修行,每逢双交经书一卷即可。

    这是极其轻松的活计了,除却不如往日那般有使女伺候。

    不过也没什么要他人伺候的,发髻不用梳,衣物也不用亲自洗,只有众人的目光叫明月有些难堪。

    姜太后虽没下封口令,众人却也不会在这事上好奇,免得犯了什么忌讳。

    只需晓得玉牒除名,往后再无婕妤明氏,唯有修士明氏。

    慢慢地,明月过起了深居简出的日子,除了与林芳菲能说上几句话,剩下的时光皆在抄写经书,或是跪在观音前祷告。

    明月偶然间从师太们口中得知,田璇玑生前竟也创作过经书,名为《道德经》。

    借来抄写之时,明月偶然发现上头有田璇玑留下的印记,“a、d、k、……”诸如此类,通静庵无人知晓其含义,但明月知道,她曾用这符号写过闺中密信。

    这是田璇玑生前所作,给幼儿启蒙之用,如a读为“啊”,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没有推广出去,反倒是随着田璇玑长眠于地下。

    明月一边回忆昔时情景,一边抄写经书,因没有太医诊治,明月的膝盖落下了阴天疼痛的毛病,下雪时更是难过。

    又是一日大雪纷飞,龙泉殿前殿冷如冰窖,众人都不爱来此,唯有明月叩首观音前。

    那一日,明月身后传来一阵步履之声。

    是皇后姜妺,她神情一如既往地淡漠,仪态端庄。

    姜妺取了三支香焚上,亲自供于殿上,似是不经意开口

    “陛下叫青亦留守其华殿,大抵那处再不会进新人了。”

    明月有些后知后觉,是啊,后宫之中迎来送往,总是有新人来旧人去的。

    天子李恕会隔多久忘记她呢?明月想,他们二人肯定不是相爱之情,反倒有些像知己,同守好几个回忆的知己。

    “白露叫和婕妤要去了,三十之后送她出宫。”姜妺语调平缓“还有,贺美人有喜了。”

    皇室一脉一向子嗣不丰,自打方初夏小产之后整个后宫竟再没有一人有孕。

    明月沉默地听着,没有将头抬起,眼中泪水却已顺着脸颊滑落蒲团中。

    这样已经很好了,还能再怎么好呢?

    姜妺来去匆匆,没给明月的日造成任何影响。

    只有师太们知道,逢双的经书忽有一日变成了《地藏菩萨本愿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