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从同桌开始 > 【02】都喜欢(春节快乐)
    李仙容得知“情报”比较晚,出了房间时,张扬已经回房间去了。

    她想了一下,正犹豫要不要去敲门打个招呼,又莫名地有些心慌。

    正犹豫时,就见张扬隔壁的房间门打开,走出个穿着宽松休闲装、看着三十岁左右年龄、身材丰润、面容秀气温和的女人,转头看到有个人杵在面前,被吓一跳,身子后仰了一下,然后看清是谁,这才松一口气,露出笑容道:“容容,你在这干嘛?”

    “兮姐~”

    李仙容认出是张扬的私人助理,叫颜兮兮,虽然并没有明确的公司职务,但从张扬出道开始就一直跟着他,很受信重,也不敢怠慢,赶紧露出笑容招呼。

    没等她解释缘故,颜兮兮似乎明白了她站在这里的缘故,温和地笑道:“找张扬对吧?刚好,他估计也正想找你呢。”

    她又笑了一下,走到张扬房门前敲了敲,轻声喊道:“张扬!”

    时至今日,除了粉丝之外,这样直呼“张扬”这个名字的人实在不多,因此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李仙容心中还是泛起一些异样感。

    等了几秒钟,房门打开,张扬穿了身灰蓝色的休闲装出现在门后,见到颜兮兮,表情显得有些无奈,随后又瞥见李仙容,脸上才露出些笑容道:“吆,容容也来了……进来进来。”

    他今年三十岁,普通人角度的而立之年,而在明星这个特殊行业里面,还可以被粉丝们称为“还是个孩子”“他很努力”,总之很年轻。

    对于行内人来说,大多数可能事业只是刚刚起步,而他如今是也可能远没有到个人巅峰,却已经是整个娱乐圈里面屈指可数的真正大佬级的人物了。

    这不在于他的人气、声望,或者不仅仅在于此,更在于以他个人能力为中心、涉及音乐、电影、电视、综艺各个领域的人脉、渠道,以及创作能力。

    也就是所谓的资源。

    “张半壁”的调侃固然有夸张成分,但绝非没有根据的空穴来风。

    “学长好~”

    虽然已经入行多年,但李仙容还是有意识地保留了当初团里时跟随着唐言蹊而来的称呼。

    “进来进来。”

    李仙容是《101》出道,又是唐言蹊的半个闺蜜,张扬自然不会陌生,很随意地摆摆手,示意她先进房间。

    片场比较偏,这里已经是附近最好的酒店,不过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陋,好在基础设施都有,房间也比较宽敞。

    房间里面只有两个椅子,张扬很自觉的让了出来,自己坐在床上,向李仙容笑道:“我听他们说你下午就到了?”

    房间桌上放着台笔记本电脑,张扬刚刚似乎正在写东西,去开门时并没有关,进来后才顺手关上。

    李仙容视力很好,且从小记忆、阅读速度都很快,加上又比较有心,在他关上电脑之前,已经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

    是首小诗: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毕业证书,身边围绕曾经同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衣服叠齐放好

    捧来新茶,看我写诗词几行

    你还在我身旁

    李仙容不是学霸,但基本阅读能力还是有的,而且本就是有心人,立即明白这首诗的意思,是希望时间倒流。

    很显然,她都知道这里离青城很近,在那里长大的张扬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是回到上学的时候,那么不论是中学还是大学,都只能是林依然。

    李仙容心里面转过这些念头,抬眼望着他,带着几分笑容点了点头,轻轻“嗯”一声,仍是曾经初出道时在他面前的模样。

    “剧本看的怎么样了?”

    李仙容想了一下,有些不大好意思、轻声细语地回答道:“台词背下来了,还在看。”

    “这个我也不大懂,等回头让潘导给你说说。”

    潘导名叫潘越,是《神墓》系列一、三、四部的导演,三十多岁年纪,属于国内新一代里面比较出彩的电影导演,尤其善于镜头和特效的运用,与张扬的玄幻系列可谓一拍即合。

    “嗯嗯。”

    李仙容点了点头,很乖巧的样子,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睛盯着他问:“学长,你这次跟着一起拍摄吗?”

    “对,刚好最近比较空,过来看看。”

    张扬点了点头,又笑道:“我对雨馨万年后重新出场的画面期待已久,当然得过来看看。”

    李仙容抿嘴笑了一下,带着些许俏皮味道:“那我努力拍好,免得到时候你要骂我。”

    以她今时今日在娱乐圈的身份地位,哪怕在张扬面前不算什么,也不至于说被谁骂,何况张扬本也不是跋扈嚣张的性子。

    她这样说,不外乎是拉拢关系的小心思罢了,有“我拍不好你可以骂我”的暗示。

    这里一部分是表示没忘记过曾经出自《101》的,不会因为如今出头了就忘本,而另一方面,自然是出自她心底难于人言的暗恋情愫了。

    张扬自觉对她这句话是了解的,失笑道:“这我哪敢?多少人求着你去拍戏呢,还不得把你好好供起来。”

    “学长这不就是在骂我了么?”

    李仙容白了他一眼,清亮眼神里是玩笑意味,又杂着些许娇媚嗔怪。

    张扬在再度失笑,以他如今而言,如果真的“不忘初心”,还想要去做个渣男,不论是身体上,还是情感上,都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然而先有林依然,再有唐言蹊,尤其是杨雨婷身故之后,过去身上一些浮躁、激愤念头早已经彻底烟消云散。

    哪怕是洛神,也不再拿这些给他开玩笑或者嘲讽了。

    不过身处这个圈子,洁身自好是自己的事情,却不能阻止旁人的想法和举动,这些年里面,他在各个场合所经历或明或暗的暗示、殷勤,实在已经不可胜数。

    李仙容的表现一直很克制和委婉,但毕竟年纪小、阅历浅,早在《101》还没解散的时候,他就已经隐约察觉到了这妮子对他有些朦胧好感,只不过一直装作不知道罢了。

    当时只以为她年纪小,属于粉丝和偶像之间的那种感觉,随着进入这个圈子,自然就会消散。

    结果现在看起来,李仙容似乎比预想中“长情”不少,这几年里面也从没有过感情经历,似乎还真有要等他张扬“开窍”的意思。

    这让他对李仙容的印象有所改观,不过也仅此而已。

    喜欢谁,是你自己的事情。

    这个道理他早就明白,对方不必因为被你喜欢而负责。

    主动撩的自然不在此列。

    他还喜欢着俩呢,有个屁用?

    还不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单身狗?

    “行啦行啦,怕挨骂就赶紧回去看剧本,争取拍好。”

    他也不见外,直接开始赶人。

    李仙容看了他一眼,反而因为他赶人而有些开心的样子,盈盈起身,“好吧,那我滚回去看剧本啦~”

    她知道张扬这边肯定还有事,颜兮兮刚刚就是要来找他的,因此并不耽搁,告辞离开。

    张扬关了房门,转过身见颜兮兮还坐着不动,表情有点无奈地道:“又咋了?”

    颜兮兮一点没有为老板分忧的自觉,反而是很兴奋和期待的样子,“你去不去啊?我给你买票了?”

    “不用!”

    张扬立即拒绝,“要买的话我自己会去的……不对,要去的话我自己会买的。”

    颜兮兮转头望着他,像是被他的嘴瓢弄得有些忍俊不禁,又敛去笑意,问:“那你到底买不买?”

    “不买。”

    张扬往床上一躺,表情愈发无奈,“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呗,总管我干嘛呀?”

    “你妈让我管的啊。”

    颜兮兮既不自觉也不介意,只是很理所当然的回答,“再说了,我也算是看着你长这么大的吧?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为了她跳楼自杀呢……”

    “谁跳楼自杀了?”

    “楼梯,楼梯,行了吧?你还为了她跳楼梯自杀呢……”

    “我是摔下去的!”

    “哦,对,对,为了她摔下去的……”

    “……”

    张扬一时无言,索性不再争辩,枕着自己手臂望着天花板,思绪一时间飘散开。

    “宿慧”之初,他难免会有一些自认为是“主角”的自我感觉良好,但这么多年下来,凭借着外挂,倒算得上是普通人眼里的功成名就。

    然而经历这么多事情后,这种功成名就,在习惯之后,已经没有办法再带给他所谓成就感了,幸福自然也难以谈起。

    偶尔回想起来,反而是“宿慧”之初的那几年,没有现在的身份、地位,但自我感觉良好,信心十足,意气风发,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今天比昨天更好,也相信明天会更好,那段时光才真正兼具成就感、幸福感这种难以言语来论述的东西。

    至于这里面是不是有其他因素,心里面是有答案的,只是每每想起,心情复杂,又总有些不堪回首的缘故,很少去清晰的想这些。

    钱、名他如今都是不缺的,权并不准备去碰,在太平盛世里面做个有一定影响力的所谓名人,过自己的小日子,足够了,没有更多的野心。

    如果有,大概就是“身后名”了,外挂在身的情况下,站到了这个位置,总要有一些超出身外的追求。

    但如果回归到当前的生活里面,并没有失去方向和目标,也一直在努力的往前走,只是有些时候会觉得累,也有时候会很怀念不这么孤单的日子。

    不论林依然还是唐言蹊,都是普通男人梦中都未必敢想的完美恋人模板,可回归到她们的生活本身,也就是两个渴望爱情的寻常女孩而已。

    包括他自己也是……

    失恋和分手,不都是很寻常的事情吗?

    即便是杨雨婷……在这样青春年华就逝去的人,难道就只有一个杨雨婷吗?

    这个世界离开谁都会照常运转的,谁离开谁都可以好好活下去的。

    思绪飘忽之中,颜兮兮的话又在下一刻变得清晰起来:

    “咱们这也算是贫贱之交了对不对?”

    “我也算是看着你长这么大的……你别总说忙忙忙,你忙不忙我还能不清楚?”

    “你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不是比现在更忙?也没耽误你亲亲我我……”

    “你要是一直跟小蹊走下去,有些话我一辈子都不会说,但这不是分了吗?”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不说娱乐圈里面,普通人谈个两三次恋爱也属于正常范围对不对?我当年还拜了天地呢……”

    “你既然喜欢,就得主动一点,本来就是你自己有错在先,中间还变了心,人家能等到你现在,真的已经就是摆明了跟你说让你来找了,你不能让人家再跑过来说‘我还在等你’吧?”

    “当然,我也很喜欢小蹊,你要是觉得更喜欢她,你就去找她,我也没意见,你要是觉得更喜欢依依,那更得抓紧,你们俩分手都七八年了。”

    “她一个女孩子,等你这么多年,你中间还有个唐言蹊呢,人家林依然可是真的一直单着吧?”

    “你还想让她等多久?”

    “换句话说,你觉得她还能等多久?”

    “你张扬就算再好,也不至于真让人家就这辈子非你不嫁吧?”

    “再说了,中间都有过一个唐言蹊了,谁知道会不会再来个李仙容?”

    “到时候林依然会怎么想?”

    “我不知道小蹊跟你说过什么,但是她是不是喜欢你,又为什么要跟你分开,你真不清楚吗?”

    “还不是发现她陪你再久,你都放不下林依然,绝望了,才放弃的……”

    这些话颜兮兮在心里憋了很久,一口气说出来,意识到说的有些过分,再见张扬已经好半天没出声,忙住了口。

    她想要再安慰一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正要道歉,张扬已经转过头来,朝她笑道:“没事,这些话憋心里面这么多年,说出来舒服多了吧?”

    颜兮兮想要说什么,又沉默下来,只是轻而长的叹了一口气。

    张扬笑道:“那么戳心的话都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颜兮兮又犹豫了一下,才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你……你要是都舍不得,就干脆一点,都娶了呗。”

    张扬看了她两眼:“你一个女的,怎么比我还会做梦?”

    “就算法律不允许,你们这些男人,有了钱的,有两个家的,三个家的,少了?”

    颜兮兮跟着他在圈子里面这么多年,自然也是见多识广,神情颇为不屑的冷笑一声,“你情我愿的,谁能管得着?谁又愿意管?”

    “我倒是想,她俩愿意吗?”

    张扬撇撇嘴,枕着手臂妄着天花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依依那里我去过了,她压根就不想见我……小蹊更狠,连门都没让我进。”

    “她……”

    颜兮兮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张开嘴巴,到底忍住了,像是憋得难受,又像是气急败坏,骂道:“你是猪啊!”

    “是是是,我是猪,行了吧?”

    “你到底喜欢哪个?”

    “你不是说了吗,都喜欢。”

    “那你也得一个个来啊,一个都没夹碗里呢,就想俩?你筷子用得这么好,也没见你吃胖啊?”

    张扬见她似乎还真打算撺掇自己搞个双收似的,有点好笑地翻了个白眼。

    以他如今身份地位,真要想像某些人似的弄点花活,真得不难,但一份感情想要分给两个人,又是这样的两个女孩子……真的就只能偷偷想想就好了。

    当然也可以换个角度安慰一下,毕竟都曾拥有过,只是很难天长地久。

    “你就听我的,先把依依哄回来,你别看她好像很有主意似的,其实可好哄了,这事就听我的。”

    颜兮兮一个助理,却很有封建大家长的气势,“片场这里反正你也没啥正事,就明天去吧,把你的终身大事解决了,连粉丝都跟着高兴。”

    “得了吧,他们巴不得我继续失恋。”

    “谁让你没回失恋新歌都跟不要钱似的?”

    颜兮兮还要再劝,见他虽然在应付自己,但多年相处,还是能明显感受到他的心情远不似看起来这样平静,犹豫了一下,道:“算了算了,反正来都来了,你先休息休息吧,我也不吵你了,免得你心烦……有事喊我。”

    “嗯……”

    张扬确实心情不佳,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等颜兮兮出了房间,躺在床上继续出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过去,醒来时颜兮兮正在敲门,提醒他如果去片场的话可以出发了。

    张扬简单洗漱了一下,吃了些早饭,然后与李仙容一起前往《神墓》片场。

    爱情神马的都太难了,还是搞个春节档、暑期档、国庆档的票房冠军蝉联记录比较容易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