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中了偏执霍爷的迷魂计 > 第1225章迟厌X祸兮(叫哥哥也行,更刺激)
    他的话成功让萧御臣勾唇,他以为像迟厌这样一个穷小子攀上了高枝,便不会轻易放手。

    毕竟谁都知道霍汐对他的不同,对他的依恋比她的亲哥哥还多。

    但是碍于小姑娘年纪还小,还没到谈婚论嫁懂得爱意的年纪,家里人对她还算放纵。

    但是既然今天萧御臣回来了。

    那么便也代表着霍家当家人已经开始将小姑娘往为集团利益做贡献的方向发展了。

    他们可以真心疼爱霍汐,但这样千娇百宠长大的小公主,注定是让强者攀折的。

    而迟厌……也到了该被淘汰的时候了。

    作为霍汐的宠物,养了那么多年,也该扔掉换新的了。

    在他们眼里,他只是个哄小公主开心的玩物。

    要是扔掉了小公主或许会伤心一段时间,但不会永远。

    而如果他现在不走,之后也会被赶走。

    迟厌自小就在世俗的淤泥里摸爬滚打。

    这点利益关心他很明白,只是看着小姑娘笑靥如花不知忧愁的模样。

    也不知道这样一朵娇花以后到底会花落谁家。

    他也想通了,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他何必那么当真。

    现在走,还能拿一笔钱,何乐而不为?

    少年已经21岁了,已经褪去了当初的一身意气。

    他用自己的青春陪着这位小公主长大,现在她的王子来了,他也该退场了。

    不过走之前……他需要筹码。

    “你很聪明,知道再待下去也讨不到好处。”

    “你想要多少钱?我能给。”

    家境优渥的少年,自小就在贵族家庭里长大。

    一举一动都带着优雅贵气,以及富家子弟惯有的对于弱者的蔑视。

    这也是萧御臣这些年放心这条“狗”待在小公主身边的原因。

    因为“狗”天生就会自卑,自己得不到的,他连去肖想的妄念都不敢生。

    何况小公主年纪小,更是什么也不懂,所以纵然许多人劝他。

    说怕他的小未婚妻别被个小奴隶拐走了,萧御臣却从不怕小公主被拐。

    公主自然该跟王子在一起,而迟厌从来不配。

    “一千万,我会永远离开。”

    迟厌冷静淡漠地开口,倒是让萧御臣诧异。

    这么个穷小子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凭他也值一千万?

    直接给他翻了十倍。

    “迟厌,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了,一千万,你也配?”

    萧御臣高傲地唾弃道,眼底掩饰不了对迟厌的厌恶,仿佛在看一个垃圾。

    “不给也可以,我会继续服侍小姐。”

    迟厌淡淡道,似乎并不在意他的侮辱和拒绝。

    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少拿,他知道……这钱萧御臣一定会给。

    霍汐对他的态度,迟早会让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抓狂。

    正聊着,小姑娘果然又从别墅里冲出来。

    对着迟厌招招手“阿厌,快来呀……厨房做了新的甜点,我也学着做了一个,给你吃~”

    小姑娘铃儿一般的笑声传来,真是让人身心愉悦。

    天真烂漫,不知忧愁,美好得不似世人,她就该是天外仙。

    可如今的霍汐不知道自己曾经经历过什么样的苦难。

    拥有什么样的命运,才能够平平安安地拥有这一世的众人宠爱。

    她身为祸兮时,是世人厌恶唾弃的灾星。

    那一辈子愿意一意孤行跟着她的,都没有好下场。

    而她今生的命数,是迟厌近乎褪了皮抽了骨换来的安康。

    那一世的宫宴伤了腿,彻底成了废人。1234

    知道了祸兮的命数以后依旧义无反顾。

    但他在那一天趁邀月因为他们结婚的事情来到不夜堡,邀月用秘术给他治腿时求来的。

    那时候的他站不起来了,祸兮却依旧愿意嫁给他。

    自从佟玉楼在婚宴中死了,祸兮自责到想死。

    可迟厌也想死,他舍不得他那么心疼的,放在心尖上的宝贝被这样的命运糟蹋。

    那一晚他找到了邀月,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有可能破解祸兮命运的人就是她这个养母。

    他求她下一世给她一个安康,给她一个幸福,不要再受这样的苦了。

    为此,他可以永生永世忍受被遗弃,被践踏,被踩在底层的命运。

    他受的所有苦,都是为了给他心尖上的女孩裹上一层糖衣。

    他可以苦,可他的主人,他的爱人,不能受苦。

    这一世,命运的齿轮再次应验了命运。

    曾经注定孤寡一生,刑克六亲的祸兮再也不孤单了。

    是但本该拥有最好的人生的。

    天生拥有帝王命,生来就该站在所有权力的巅峰的男人,宁可俯首淤泥换来的。

    “宫宴,你想清楚,或许下一世这样的你,不会配得上兮儿……”

    “置换命运是禁术,你今后的每一世都会没有亲人,被抛弃被虐待被践踏……这样也没关系吗?”

    邀月是个性情中人,她当年愿意捡回小祸兮养着,就是还有善心。

    现在看着轮椅上缺了腿却依旧威严高傲的男人,该是多爱一个人,才愿意用自己永生永世的苦难,换祸兮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罢了,就算是禁术,她也要让他如愿。

    “我愿意,但我还有一个奢求。”

    从来只跟人讲条件的男人,嗓音沙哑,说他要一个奢求……

    他该是怎么样的怕实现不了,才说是奢求呀。

    “你说吧,我能做的,我都愿意帮你。”

    邀月怜惜祸兮,爱屋及乌,她深爱的人,她也愿意拉一把。

    “我能不能……每一世都遇见她?哪怕一眼。”

    轮椅上的男人绝望地闭了闭眼兮儿,我这样……是不是很卑鄙?

    想要占有你永生永世,我相信,只要我遇见你。

    一辈子让我遇见你一次,我就能认出你,一辈子纠缠。

    我啊……还是那么无可救药地爱着你呀。

    “我答应你。”

    邀月点头只是遇上之后呢?

    宫宴,那时候的你不会再是宫宴,于祸兮而言,或许只是路边的乞丐而已。

    你还有把握能得到她,让她爱上你吗?

    然而爱情本就是让神难以捉摸的感情。

    她愿意给他一个契机,至于遇上以后还能不能有缘,就靠宫宴自己了。

    ————

    经过一天的观察,萧御臣终于意识到了危机。

    迟厌果真不容小觑,从前小汐儿可爱黏着他这个哥哥,现下却总是围着个迟厌打转。

    小姑娘小时候还叫他阿厌哥哥,十二岁以后就改了称呼,只叫他阿厌,死活不叫哥哥。

    有次迟厌皱眉问她怎么不叫哥哥了。

    小姑娘狡黠一笑“你又不是我的亲哥哥!”

    迟厌眼底黯淡,他的确不配做大小姐的哥哥。

    然而下一刻小霍汐又缠上来,笑道“因为不是哥哥了……阿厌就能做我老公了~”

    迟厌惊异地后退一步,差点没站稳,额筋紧了紧,教训道“谁教你这些的,不学好!”

    “哦,继续叫哥哥也行,更刺激!”

    小姑娘慢慢长大,已然情窦初开。

    她好像懂她对迟厌不是迷恋……而是爱恋,深入骨髓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