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一百八十章 要塞攻城,尸如雨下 上
    熹微的晨光渐渐明亮,青石的城墙变得更加清晰。遥遥望去,城墙上满是烟熏火燎的焦黑,还有血液凝固的暗红。阳光下,清晨的寒露在城头上汇聚成一滴晶莹的水珠,缓缓的蜿蜒流下。水珠慢慢堕入深红,然后又沦为漆黑,无声的坠落泥土。沿着这滑落的痕迹,这才能看出城墙的本色,那是青色深灰的坚固石砖。

    修洛特凝望着这面牢不可破的城墙,心中暗暗叹息。

    大军南下,十月围城,受阻于这面六米的青石城墙,如今已有一月。

    围城之初,他信心满怀,觉得挟以大胜之威,直接登城强攻,河口要塞便唾手可得。现在少年统帅威望正高,伯塔德在北岸养伤,众将于是都俯首帖耳,无敢不从。这时候,还是地位特殊的奥洛什老师出言劝诫,修洛特才谨慎行事。

    按照建议,他先是在要塞南方和东方立起大营,在奎采奥湖边建起水营。接着,派遣武士巡逻,控制所有通道,河口要塞便成为孤城一座,水上陆上全部截断。随后,在盾车的掩护下,奥托米民兵们开始填埋城东的护城河,破坏城外的木栅栏。又在城南百多步外,修筑七八米高的射击土台,供弓弩手登高射击。直到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才是正式攻城。

    河口要塞地形绝佳,易守难攻。此处河流环绕,泥土含水松软,便无法挖掘地道,无法放崩墙体。要塞城门堵死,金属工具不足,也无法冲撞破门,无法挖掘墙根。想要攻克这样一座要塞,就只能依靠传统的蚁附登城。而一旦守军数量足够,战斗意志坚决,蚁附登城的损伤就会大到难以接受。正如这些日子的尝试。

    回想起攻城的惨烈,修洛特微微摇头。这是他作为大军统帅,第一次真正的面对坚城。

    攻城的第一天,墨西加北军就动员了全力。在盾车的掩护下,弓弩手压制射击,投石车抵近抛射。随后,士气高昂的圣城武士们抵近城墙,搭起云梯攀登而上,又纷纷坠落城头。残酷的激战不过持续了数刻,便阵亡了五百武士!

    六米的石堡城墙,完全不是三米的木堡寨墙可以相比。武士们靠近二十步之内,投矛投石便纷落如雨,穿透皮甲和头盔。五步之内,石灰沙土不断抛洒而下,遮蔽眼前的视线。云梯刚刚搭上,则是滚木与巨石当头砸落,中者筋断骨折。

    更令人棘手的是,塔拉斯科人不知何时仿造出了三百多把墨西加长弓,加上千余特拉斯卡拉木弓,与城外相互对射,袭杀靠近的武士。强弓之下,武士们的脆弱如秋季的花朵,和民兵一样迅速凋零。而当少数悍勇的武士登上城头,迎面便是塔拉斯科人的密集枪阵,很快便被围攻而死。

    修洛特观战了两刻钟,没有找到任何突破的希望,便果断的吹响螺号,下令撤军。圣城武士们举着盾牌,狼狈撤下,弓弩手飞速射箭,压制城头。随后,他略一清点人数,心中肉痛不已。这可是最忠诚的圣城武士,家族最可靠的力量!

    少年统帅立刻让人寻来水战时俘虏的敌军贵族,询问要塞的长弓来源。这批长弓是九月初从都城运来的第一批新式武器。如果不是墨西加大军急速南下,十月份还会有数量更多的第二批长弓抵达。

    “塔拉斯科人已经在都城大规模制造长弓,优先供应到南方前线,那里的厮杀肯定更为惨烈。战争关乎存亡,真是科技传播的最快途径!这一次尤里里亚湖水战之后,刺探火药的各邦探子恐怕就会从各地蜂拥而至,如同闻到腥味的苍蝇。好在,火药的工艺较为复杂,短时间内还没有泄露的可能。”

    想到此处,修洛特微微仰头,思绪飞向远方。

    奥洛什身穿军团长的华丽服饰,大步走来。团长升任副帅,坐镇北岸木堡。他便暂时接替了团长,率领着圣城军团,满足了曾经的心愿。

    “殿下,武士们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是否还和前几日一样,佯攻诱敌,远程消耗?”

    看着亲近的老师,修洛特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工匠们刚刚造出了十几辆简易的巢车,能让弓手们更加抵近射击。今天真正的再攻一次!唤吉奥瓦上前。”

    自从第一日攻城之后,少年统帅便意识到,攻打要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不愿折损太多的核心武士,便不能急于一时。他回忆着历史上的战役,重新制定了计划。首先要尽量消耗精锐善战的武士守军,再逐步打击城内的民兵军心。等到守军的兵力士气降低到一定程度,才是真正的陆上总攻和水上奇袭!

    在这个新的方略下,后面的攻城便以远程消耗为主。由奥托潘的武士负责佯攻,做出时刻登城的姿态,迫使城上的守军露头防守。接下来便是弓弩手之间的对射,北路军会尽量发挥远程优势,偶尔还会投掷燃烧的纸火球。如果城上的守军完全躲避在城头的盾牌土台之后,就会迎来一次真正的登城,再一次被迫调动。

    于是,生命逐渐变成燃料,以一种能够被墨西加军团接受的交换比例,在战争机器的碰撞下稳定燃烧。守军的士气也在逐渐降低,从最初鼓舞的高呼呐喊,到今日疲惫的寂静无声。

    很快,奥托潘军团长吉奥瓦匆匆赶来。水战之后,“郊狼”脸上的凶悍被恭敬所取代,顺从的单膝跪地行礼。

    “尊敬的兄长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修洛特点点头,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吉奥瓦,严声下令道。

    “吉奥瓦,前几日的佯攻你做的不错。今天,你要率领英勇的奥托潘武士,发动一次真正的登城!我给你一批额外的皮甲,让武士们身披双甲,弓弩手会一直压制城头。你且去拣选精锐,鼓舞军心,在战鼓响起时先登攻城!不到螺号响起,决不允许撤退!”

    听到这个残酷的军令,吉奥瓦保持着沉默。在这几日的佯攻中,奥托潘军团就已经阵亡四五百人。这一次实打实的攻城,损失只会更加惨重。片刻之后,感受着少年统帅的注目,他才再次低头应诺。

    “殿下,遵从您的旨意,愿意为您效死!”

    很快,随着军令下达,墨西加大营真正的沸腾起来。数以千计的武士陆续出营,隔着数百步的距离,在河口要塞的南城墙前展开。奥托潘武士排在最前,后面是预备的神庙卫队、圣城武士和长枪军团。一旦先登能够真正在城头立稳,后续的军团就会跟上。而在要塞的东城外,同样有两千多西部城邦的武士,进行牵制兵力的佯攻。

    面对着墨西加军团的大举调动,城头的塔拉斯科守军明显紧张起来。武士们在城头上巡逻呵斥,高声鼓舞。民兵们努力把城头竖立的大盾加固,垒砌的土台加厚,再准备着一切可以投掷的木料石块、砂土石灰。

    修洛特从高台上平静走下,把统帅的大旗留在此处。在占据优势的攻城战中,他已经不需要用旗帜来鼓励军心。接着,他在亲卫的盾牌保护下,来到距离城头两百多步的前线,从而更好的掌握攻城局势。奥洛什也换上了一身皮甲,持盾握棍,守护在他的身旁。

    不多时,统帅的令旗无情挥动,卫队的号角厉声吹响,宣告攻城开始!

    四百名魁梧强壮的神庙卫队神情狂热,手持硕大的蹶张弩,前进到一百四十步左右。这里有数十座小型土台,处于敌方长弓杀伤的极限。在绳梯的帮助下,近一半神庙卫队登上近八米的土台,给大弩上弦准备。城头的塔拉斯科人无法做出任何反击,只能拼命的加固盾牌和土台,把自己的身躯藏在遮蔽物之后。

    片刻后,肃杀的号角再次响起,弩手们便猛地发射。“嗖嗖嗖!”数百支弩箭从优势的高度发射,划过微微下落的弧度,骤然钉在城头。

    刹那间,数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十多名防护不严的民兵身躯中箭。弩矢射透布衣的脆弱身体,把他们立时击倒。幸运的民兵要害中箭,没有一丝挣扎,当场身死。不幸的民兵被钉在身旁的木牌上,原地晃动着手足挣扎,鲜血从撕裂的伤口处勃勃流淌。

    “鳄鱼”的旗帜随风飘扬,督战的塔拉斯科武士毫不犹豫。他们挥动匕首,把惨嚎的重伤民兵处决,给对方一个解脱,避免继续影响士气。死去的尸体被抛向城外,防止在城内腐烂。只有轻伤的民兵才能获得简单的包扎,从而继续在守城战中发挥余热。

    过了足足数十个呼吸,第二波弩矢才呼啸而来,这一次仅仅带走了三四名民兵。在敌人保持躲避的状态下,此时的射击杀伤不多。重弩所用的弩矢更为昂贵,弩手的射击保持着漫长的间隔,只是起到压制城头的效果。

    随着第二轮弩矢的发射,上千长弓武士就推着两百多辆小型盾车,缓慢往城头逼近。武士们面容冷厉,心怀杀意。当他们步入九十步内,城头的长弓随即开始发射。“咻咻”的羽箭居高临下,深深钉在粗木的大盾上。偶尔会有两三只巧合的羽箭,从盾牌上的射击口射入,后方的长弓武士便立刻胸腹中箭,失去力气摔倒。

    此时,简陋而坚固的盾车便会停顿片刻。剩余的武士们躬下身,检查地上的队友,这是元帅的命令。如果队友身死,就继续推车前进。如果还有救,就原地停下,简单包扎,在此处和城头对射。

    大部分盾车一直逼近到五十步左右,才一齐停下。这是数米城头上,特拉斯卡拉弓击破皮甲的极限,是用生命测出的距离。武士们这才拉弓上箭,冷酷的放出一片箭雨。密集的箭雨划过数十步的距离,准确扎入塔拉斯科弓手的眼睛、嘴巴或者喉咙,再贯入头颅数寸。几名探头射击的敌军弓手瞬间身死,十几名民兵也连带着无声死去。在如此近距离的射击下,中箭便意味着死亡。

    城头战旗挥动,在贵族指挥官的要求下,预备的塔拉斯科武士没有停顿。他们快速捡起珍贵的长弓,继续和城下对射,只是更加小心的遮蔽身形。

    当长弓手们开始进一步压制,十几辆简陋的巢车便搭载着近百名弓手,被两百民兵推动着向前,重点压制左侧的一段城墙。

    这是修洛特最新设计的攻城器械。它参考了天朝古代的楼车和巢车,在保持搭载和防御功能的情况下,根据这个时代的加工能力,进行了工艺和形制的简化。这种巢车比较简单,只是两排八个实木的轮子,一个稳固的底座,两边各有一根加固竖立的原木。在两根高大的原木之间,近十米的高度上,搭建着可以容纳六七名弓手射击的平台。平台的两侧和下方都有木板加固,用于抵挡弓箭射击。后方则是垂落的绳梯,供武士们攀登而上,从而取代复杂易坏的拉伸结构。

    此时此刻,十几辆巢车逐步逼近到六十步处,上方的弓手开始持续发射。“咻咻咻”,羽箭凭借着高度的优势,越过这段城墙的盾牌和土台,毫不留情的射向防守骨干的塔拉斯科武士。在定点的针对性射击下,近十名督战和指挥的武士同时中箭,低沉的惨呼声连续响起。民兵们失去了弹压和指挥,此处城墙上顿时一片慌乱。

    震天的鼓声终于在此时响起!吉奥瓦一声凶悍的嚎叫,等待已久的奥托潘武士便齐声呼喊。他们身披双甲,高举着盾牌,中心处扛着数十架七八米的云梯,飞速往城头冲锋而去。伴随着激烈的鼓声,土台、盾车、巢车,一千多弓弩手同时发射。密集的箭雨带来凄厉的呼啸,瞬间把冒头的塔拉斯科弓手们钉死。接着,凶狠的箭雨毫不停顿,竭尽全力压制着城头的所有活物。“咄咄咄”,箭矢的入木声连成一片,就如同死亡的乐章!

    奥托潘武士快速进入城头的百步之内,开始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中。率先冲锋的吉奥瓦再次嚎叫,武士们便俯身奔跑,拼命迈开脚步。他们以最大的速度,冲过越发危险的距离。塔拉斯科的长弓手同样拼死还击,“咻咻”的羽箭无需瞄准,直接落入武士的人群,中箭者立刻伏地。幸存的武士流淌鲜血,在地面上无力挣扎,却无人在意。无论重伤或者身死,此时都是同样的结局。

    数百步外,修洛特面容冷硬,注视着眼前的战场。他看着奥托潘武士开始成队的死去,心中坚如铁石。因为,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当奥托潘武士们终于冲入四十步内,真正的杀机终于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