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 第五百七十八章:扣住了
    春桃含泪跪坐在马车一旁,怀里抱着白卿言的射日弓,看着白卿言将最后腕甲佩戴好,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大姑娘,此去一定要小心!”

    春桃心里恨极了,恨自己为什么不是沈青竹沈姑娘,若是她有沈姑娘那样的身手,便能跟随在大姑娘身侧,一同前去安平大营保护她们家大姑娘。

    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白卿言挑开马车垂幔往外看了眼,见卢平带兵疾驰而来,从春桃怀里拿过射日弓往背肩一挎,道“我会留下几个白家护卫,送你回朔阳……”

    “大姑娘,护卫得跟着大姑娘!我就跟着太子的车队往大都城走!姑娘不必担心春桃,春桃不能帮大姑娘,但也决计不能拖大姑娘的后退!大姑娘信我!”

    春桃已因自己不能保护白卿言而自责,又怎么能让大姑娘分出身边的白家护卫军来护她。

    见春桃表情郑重,白卿言不在勉强,只道“照顾好自己!”

    说完,白卿言下了马车。

    太子也已经换上了护甲,肩披盘龙披风,腰间佩剑,被全渔扶着下了马车。

    方老年事已高,却也穿上了甲胄,跟随太子一同上马,不自在地扶了扶盔帽,心里也为自己这身子骨捏了一把汗。

    “殿下!”白卿言疾步走到太子身边,抱拳道,“请殿下上马!登州军来不必停留,直奔安平大营!”

    太子点头。

    全渔忙上前扶着太子骑上马,红着眼叮嘱“殿下!公主!你们要小心啊!”

    身披战甲的白卿言一跃上马,扯住缰绳,顿时锋芒毕露,高声道“太子府亲兵与百家湖卫军,随我快马直奔安平大营,即可出发!”

    威严的语音一落,白卿言双腿一夹马肚,骏马怒嘶,扬蹄而立,率先冲了岀去。

    秦尚志喉头翻滚,望着披风翻飞,英姿勃发的白卿言,悄悄攥紧了拳头,想起他第一次在南疆看到白卿言翻身上马,对白锦稚下令时,令他热血激昂恨不能跟随白卿言而战的情景。

    白威霆曾言,白卿言是天生将才,这话秦尚志信!

    同样的调令,不同人说出,会有不同的反响,白卿言明明是女子,但她久经沙场,常胜不败,就连下令的语声里,都充满了铿锵风骨,让人感受到她凌厉而炙热的杀气,和热血战意。

    白卿言有御人之气魄,也有用兵之谋略,何止将帅之才啊……

    太子身边亲卫与白家军纷纷跟随驰骋,太子咬紧了牙关,也扯住缰绳一路驰马狂奔。

    头戴盔帽的方老咬着牙硬受着,今日倒不是他被白卿言逼得不得不跟随太子,而是太子身边他必需在,如此才能不让白卿言将太子蛊惑了去。

    白卿言驰马速度极快,太子和方老都是勉力跟从,只觉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和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就连呼吸都费劲。

    可太子知道,自己不能喊跟不上了,前面带着白家护卫军和太子府亲兵的白卿言,和身后那三千登州军,都是为了护他这个太子能顺利回大都的!

    旁人辛苦是为了他,此时他如何能认怂喊苦?

    太子咬紧牙关,高声喊着“驾!”

    眼看着快到安平大营……

    “卢平!”白卿言回头高呼。

    卢平闻声提速,扬鞭上前“卢平在!”

    “命你,带一千人隐蔽策应,派人守住安平大营通往大都城方向通道,不论是向安平大营传信,还是安平大营向外传信,都把人给我扣住了!”

    “卢平领命!”卢平应声减速传令,带一千人分兵而行。

    ·

    安平大营内。

    符若兮坐在主帅营帐之中,屏退左右,立在帐内灯下,看完大都城送来的信件,咬着后槽牙,将信纸点燃。

    火苗缓慢吞噬了写满字符的纸张,映得符若兮半张脸忽明忽暗。

    皇后派人送来密信,称皇帝坠马昏迷,如今正是拥立信王的好时机,只要信王坐上皇位,她便可以保住腹中孩子,否则太子继位,定然不会放过她腹中这个被称作神鹿转世的孩子,若皇帝有幸醒来,被人知道她怀孕月份不对,她和孩子都是死。

    皇后称她已经掌控皇帝身边伺候之人,只要符若兮敢带安平大营之军直奔大都,皇后便会对外称,此次是太子因遭皇帝训斥,被皇帝遣至登州押送粮草辎重,而怀恨在心,想要杀皇帝!然后拥立嫡子信王登基。

    符若兮身侧拳头紧紧攥着,虽然皇后在信中未曾明言,那孩子是不是那天……他一时失控让皇后怀上的,可皇后说月份不对,分明就是暗指这孩子是他的。

    但,符若兮并非是个会被男女情爱冲昏头脑的蠢才,他虽然人在安平大营,符家却会源源不断将消息送来,他知道皇帝也并非全然相信皇后,所以在昏迷之前,请谭老帝师和大长公主……一个协助梁王主政,一个主理后宫。

    谭老帝师素来便是诤臣,大长公主当初更是一力扶当今圣上登基之人,都是皇帝能信得过之人。

    谭老帝师不说,大长公主绝非是普通后宅妇人,皇后真的能在大长公主眼皮子底下做手脚?

    符若兮只觉陷入两难之中,若是他按兵不动,皇后和她腹中之子若是有三长两短,符若兮此生都不会原谅自己。

    “报……”有哨兵突然快马直入,跪于帅帐之外,高声道,“禀报主帅,登州方向,有人高举太子旗帜朝安平大营方向而来!”

    符若兮手心收紧,转过头疾步走至大帐正当中,问“来了多少人?”

    “约莫两三千人左右!”哨兵回道。

    “将军……”符若兮的副将也问询赶来,直入帐中,紧握着腰间佩剑,呼吸略重,“太子殿下一定是知道陛下昏迷只是,担心只身回都城遇险,所以这才前来安平大营,恐怕是要让将军护送回京。”

    \\ \\

    符若兮唇瓣紧抿着,浓眉紧拧“安平大营,不得陛下诏令是不得擅自出兵的,否则……我等也不会在登州遇袭之时,不敢出兵驰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