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三章 老先生让您陪同司总参加一个饭局
    “上车。”司易澈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再有下次,你就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盛若楠还没有什么反应,脑海中忽然抽痛起来,那是洛苼的意识在作祟,让她下意识露出了痛苦难受的表情,乖乖跟着司易澈屁股后面上了车。

    司易澈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眼神更冷漠了。

    两人正无话,司老爷子给司易澈打来电话,铃声是一段牧羊曲,倒是和司易澈冷漠的外表不太符合,引得盛若楠看了一眼。

    司易澈却偏过身子,摆出嫌弃的姿态,然后接起了电话“爷爷。”

    盛若楠嘴角一抽洛苼怎么会对这种冷冰块情有独钟?

    前世她对帝豪司家只是闻名从未见面,司家站在s市豪门的巅峰,顶级富豪的圈子是一般人只能仰望的,而这位年纪轻轻的司家掌权人却是一代传奇,在商界无往不利,圈里圈外低调神秘,是万千名流只敢远观不敢亵玩的神一样的存在。

    正在心里腹诽,耳边忽地响起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洛苼!”

    “啊?”盛若楠回过神,看着他冷漠的眉眼,干咳一声,“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司易澈脸色一黑,她刚刚又在对着他歪歪什么鬼东西!

    车内低气压蔓延,盛若楠也不敢直面这人的低气压,只能向司机投去求助的眼神,兴许是司机也受不了这样死寂的气氛,小声开口“老先生让您陪同司总参加一个饭局。”

    盛若楠了然,难怪司易澈脸色这么难看洛苼品味奇特,生性又自卑软弱,每每出席大场合,都是最丢脸的存在。

    可司老爷子的命令,司易澈又不能拒绝。

    “司……易澈。”盛若楠把‘司总’咽下去,别扭地喊了他的名字,“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司易澈心底嗤了下,但不知道为什么,抬眸对上她莫名散发着自信的光华,竟然生出一丝难言的信任来。

    洛苼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眼神?

    尤其是面对着他的时候,她一向是唯唯诺诺,连话都说不利索的。

    盛若楠被他看得不自在,怕被发现不对劲,尴尬地转过头去,镜子里倒映出自己这一身非常中性化的打扮,她愣了一下。

    参加种要的饭局,总不能穿成这样吧?

    可看司易澈这意思,显然没有等她去买衣服的耐心。

    盛若楠眸光一动,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前世常用的a——有办法了!

    车子停在一处豪奢酒店门口,司易澈率先下车,酒店里走出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恭恭敬敬地拎着一个棕色的袋子,“司总,这是您要的衣服。”

    司易澈没接,回头看向盛若楠,却见她笑了一下“麻烦你等我一下,很快回来。”然后她目不斜视地朝着斜后方走去,唇角挂着优雅端庄的笑容。

    司易澈蹙眉她又想干什么?

    司机正要出声阻拦,司易澈却微微抬手,阻止了他的发声,追着盛若楠的身影看过去,只见一辆低调整洁的房车停在路边,车门前守着一名打扮时尚的年轻男人,冲盛若楠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就把人带上了车。

    中年经理惊愕片刻“这不是这两年很流行的ss工作室吗?听说是一个富家千金投资的a,专为有钱人迅速定制时尚穿搭和妆容,不过这种大阵仗,一般只有高级会员才享有……”

    司易澈眯起眼睛洛苼怎么可能和这样的工作室有交集?她连出门都害怕自己见不得光。

    不多时,车门打开,众人的视线不自觉聚拢在盛若楠身上,微微失了神。

    盛若楠换了一身雪纺收腰裙,红蓝相间的格子腰带点缀其中,勒出纤细窈窕的腰身,黑直发松开来,慵懒的披散在胸前,虽然未施粉黛,贵气优雅的名媛气息却一丝不少。

    和从前判若两人。

    “不好意思,久等了。”盛若楠踩着高跟鞋走到司易澈身边,笑不露齿,“走吧,我保证这次不会给你丢脸的。”

    司机在旁边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完全看不出这还是从前那位‘出门就跟送死一样紧张怯懦’的少奶奶了。

    司易澈不动声色地扫了她一眼,恢复了面无表情,抬脚走在了前面,这一次却没有把她远远落在身后。

    盛若楠也不在意,端起优雅的笑容跟在他身侧,走进了一处豪华包厢,里面大概十来个人,有男有女,有些是她能叫上名字的,有些只是在财经杂志上看过,不外乎都是顶级豪门圈子里的人。

    众人见两人一起来,愣了一下,将对盛若楠的鄙夷掩饰的还算隐晦,客气地迎接司易澈坐下,然后轮番敬酒,谈项目谈投资。

    盛若楠坐在他身边,在他与人交谈时就充当花瓶,有人来敬酒也客气回敬,举止却不出一丝错漏,让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无处可挑剔。

    “洛苼啊,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觉得挺无聊的?”这时,坐在上首的一位吊儿郎当的富少端着酒杯起身,“上次慈善晚宴一别,我们也有一阵子没见了,听说你丢了人就躲在家里哭鼻子,不会是真的吧?”

    话音落,一桌子人都安静下来,不约而同看向司易澈,他却面无表情地端着酒杯,像是没听到别人的挑衅似的。

    这态度更加助长的刘少的气焰,走到盛若楠身边放下酒杯,嘲讽道“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敢在缠着易总出门了,没想到你倒是勇气可嘉,这么喜欢跟着易总当花瓶。”

    盛若楠蹙眉,很快想起这位刘少在前不久的慈善晚宴上故意弄脏了洛苼的礼服,还倒打一耙,害得她当众丢脸,自此以后更加不敢出门了。

    “刘少啊,说来我还要感谢你呢。”盛若楠拿起酒杯站起来,笑着回击,“要不是上次您弄脏我的礼服,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品味那么差,差到让刘少当众往我身上泼酒。”

    刘少没想到这个软柿子敢还嘴,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

    “别生气,我是真心实意感谢你啊。”盛若楠勾唇,“因为你,我决定痛改前非,日日待在家里研究时尚品味,总算能跟着易澈出来应酬一二。”

    她举起酒杯,主动碰了一下“刘少可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和易澈都非常感谢。”

    刘少脸色发青,正要发难,余光扫到司易澈看过来的寒凉目光,不自觉抖了一下,正巧身后有侍者上酒,两人不慎撞到一处,一杯红酒顺着他的白衬衣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