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六十三章 新厨师
    “哦,出门太急了,所以忘记带了。”盛若楠坐会车中,回答道。

    司易澈见状,立马将自己的外套褪去,围上了她的肩上,两人相靠十进,她心动了。

    不禁扭过头避开他妖媚而又深情的眸子,“谢………谢谢。”盛若楠羞涩地说道。

    司易澈心中欲望更加燃起,想到这小狐狸各种纯情的模样,噗嗤笑了起来。

    司易澈更加将身子挪了近了一分,吐气在她的耳畔,“洛苼,吻我。”

    男人的荷尔蒙的魅力时常在这种地方爆发,她虽是动情,却又有几分震惊,回过头,再一次对视上他的眼眸。

    “我……”

    “怎么?不愿意也得愿意。吻我,洛苼。”司易澈更加的强势起来,像是命令。更像是请求,等待着她的主动。

    自初以来,这个女人便没有主动给她吻吧?虽有轻轻一碰,司易澈又怎么会够?不可能,不可能会够。

    突然,车在下起了朦朦胧胧的雨水,夏季的雨水更发的弥漫着湿气,也让这个车中的爱意更加的浓厚。

    盛若楠咽了咽口水,我……心想着自己的的确确抵抗不住眼前这个男人的任何魅力,她张了张嘴。司易澈固然等着她投怀送抱。

    司易澈斜眼看着这女人,心中偷乐的样子更是发觉她的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人?

    就在盛若楠犹犹豫豫之时,她抬起头吻上了她。

    如果第一次是他的强迫,让他感受到的只有冷酷无情的抵抗。而这一次确实春意绵绵,让他很安心。

    这个吻。深情而又温柔,两人互相享受着。

    吻后,两人再一次陷入了尴尬的地步中。

    “那个……开车。”她提出口说道。

    司易澈不够,又怎么会够?一个吻可是泄不了火,他心想着,如果今晚办了她,她会不会还是认为自己放荡不羁?不够认真?

    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心中不过欲望更加的肆意泛起,她又何尝不是呢?

    司易澈点了点头,系上了安全带,便开了车。

    “下一次别忘记带外套了。”司易澈小心说道。

    盛若楠回头望向窗外,嘴角勾起笑容来,脸依旧通红着……

    如此纯情的女孩子,司易澈又怎么会不心动呢?即使如此,盛若楠也越来越爱恋司易澈,不管是事业上也好,还是他的细节上也好,更加地让她陷入了爱情海中。

    两人到了家中,厨师已经换了一个。

    “你是?”盛若楠一进门变看见了新开的厨师,系着围裙,脸长得格外的清秀,看样子约摸是一个大学生的模样。

    “啊,这个是我刚请来的厨师,她是附近的大学生,刚好找兼职,我就聘请过来了。”司易澈放下手中的伞,说道。

    盛若楠点了点头。

    那大学生便开口道,“你好,小姐,我是你们现在的厨师,也是一个大学生,我叫陈苒,请多多指教。”

    陈苒?姓陈?盛若楠有些疑惑,但毕竟同姓的也非常多,她也便不在在意了。

    “好,我有点饿了,煮一碗咖喱面吧,大碗哦!”盛若楠笑着甜甜的,朝着陈苒说道。

    陈苒听后立马点了点头,勤快地走向了厨房。

    也不知为何这个陈苒格外的讨喜,盛若楠对于她的印象分也是格外的高。

    司易澈望着这一幕,心中也有所安分了下来,

    “这个陈苒是一个大学生。”他淡淡地说道。

    “嗯。”

    “她是明知大学的学生,是计算机一届格外出彩的女生学霸。”

    “所以你想把她拉过来?”盛若楠看着工作中的司易澈说道。

    具不否认,司易澈就是这么想的,而对于她来说,又何尝不是呢?盛若楠意外的懂他,了解他。

    这也是司易澈找自己爱人的一个目的。

    “这个陈苒确实很讨喜,但我总觉得吧,她的负担很重。”盛若楠有些担心的望向了厨房。

    更别说其他什么的了,如此,司易澈也是懂的。

    “我调查过她,家里确实很贫困,还有一个弟弟。然后你再猜猜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司易澈停下手中的动作,望着盛若楠。饶有趣味地说道。

    “哦?还有秘密?这倒是勾起我的兴趣来了。”

    “是啊,你猜猜?”司易澈更是邪魅一笑,说道。

    “难不成陈沐沐的妹妹,陈氏的私生子什么的?还是某个大小姐落魄到现在。”

    司易澈也是很意外,没想到,这个女人猜的如此之准。

    一惊中又有些喜悦,“一半对了,她确实是陈沐沐的妹妹,也是陈氏的二姐,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那是因为陈氏的其实没处理好。陈沐沐与她从小便结识,关系也是格外的好,两人互相的照应,她是陈沐沐的表妹。”司易澈解释着。

    别说什么其他的,这种剧情,盛若楠也是猜透了一遍,想来这个陈苒也是委屈。

    “因为父亲一辈的关系么?”

    司易澈点了点头,“聪明。他们一家父辈关系都不太融洽,这也迫使着陈沐沐性格过于的桀骜不驯。”

    盛若楠从头到尾都猜透了一遍,也便失了兴趣,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

    “嗯。”

    “不感兴趣了?”司易澈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你是我肚子中的蛔虫吗?司易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盛若楠有一些不惑,但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你在猜猜,明明陈沐沐可以保住她不离开陈氏,可如今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盛若楠也摇了摇头,笑着,“难不成还是因为男人啊?”随后,便喝了一口水进去。

    “对,没错。”

    听到这里,盛若楠愈发地感觉事情的狗血,猛的将口中的水一把喷了出来。

    “什么?”

    可更没想到的是一口水竟然全喷在了司易澈的衣服上,盛若楠慌张的将纸抽着。

    司易澈的脸色也开始不好了起来,他向来有洁癖,但是是洛苼?他虽然有些难受,却没有发怒了起来。

    往常的话,估计他会将人拖出去宰了吧?盛若楠擦着他身上的水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