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七十五章 受伤
    “怎么,今天这么乖?”司易澈说道。

    盛若楠看着头发还带着一些水渍的司易澈,格外的迷人。

    “昂,听老公的。”

    “再叫一声。”

    “老公。”她甜言蜜语着,软绵绵地声音喊到,她想给他吃点糖味。

    司易澈这么一听倒是乐开了花,不用说什么,嘴角也不禁上扬了起来,今日的暖风异常的温暖。

    “走吧。”司易澈说道。

    “去哪?”盛若楠疑惑地望着他,说道。

    “不是要去洛氏集团吗?”司易澈拿起一旁的毛巾,擦着头发啊说道。

    盛若楠有些疑惑,真没想到今日的司易澈竟然会如此的好心,放过自己。她有些走神,也随后点了点头,“好,我帮你吹头发吧。”

    司易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行动,只见着盛若楠跑到自己的跟前,踮起脚住着柜子上的吹风机,但是鸽子始终让这一幕显得更加的可爱与笨拙。

    司易澈低头一笑,“真矮。”一句温柔的低骂,他缓缓走到盛若楠的身后,环住她的腰间,凑过她的手臂抓住了在她头顶之上的吹风机。

    盛若楠回眸,对视上她,牡蛎春风,她一撇一笑都看在了司易澈的眼中。

    “你怎么这么矮?”司易澈调侃着她说道。

    盛若楠嘟了嘟小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小女人了。

    “你才矮。”紧接着,她夺过司易澈手中的吹风机,低喃着。

    “没关系,我爱。”

    盛若楠震惊,没想到到冷冰冰的霸道总裁的司易澈嘴里也会吐出这一翻土味情话。

    “还要不要吹头发了?”盛若楠慌张地逃逃避着司易澈的眼神。

    司易澈点了点头,满眼温柔的爱意望着她。这一刻,盛若楠觉得司易澈是多么的温柔,吹头发之时,盛若楠也不知为何,自己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飘向司易澈的侧颜,她知道司易澈有着整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侧颜。

    不久,司易澈将她折腾了一番,才将她送到了洛氏集团。

    洛氏集团果然乱成了一片鸡窝,外面还有不少的人竟然围观自爱了门口,“看来是来闹事的,估计是职业闹事的。”司易澈撇过头,望见车窗外的人,眉蹙。

    盛若楠一看这他们的情形,看来是不好对付啊,也不知道是谁请来的,也许只是落井下石。

    盛若楠挪了挪身子,正打算下去,便被司易澈温柔的大手给擒住。

    “仙贝下去,等警局的人来了再说,现在不安全。”司易澈暖心叮嘱道。

    而外面的声音更加的嘈杂了起来。

    “洛苼人呢?让她出来今天给我们一个公道!我家的房子怎么就要拆迁了!给一个公道!”一个闹事者公愤的说道,他们还在媒体面前竟然挂起了横幅。

    “就是!我老早看那洛冲那夫不爽了!大家看,这就是洛冲的霸王条款!大家要为我们做主啊!”

    “就是,更何况那一地带,你看看都是我们这些贫穷的妇女。”

    “就是就是啊!你这要么怎么过啊!”

    “……”众人喊天喊地,这一下子的卖惨显然是舆论都导向了那些闹事者的身上了。

    盛若楠急了,连忙开门下车,完全把司易澈的语言当做耳旁风。

    司易澈见着她除了去,心急低骂一声,“小狐狸这么不好管?”随后司易澈也跟着她的身后,走了出去。

    “是洛苼!”

    “快看啊!是洛苼!”闹事者们看到洛苼便一把地冲了过去,可差一点便把盛若楠撞得天花地坠的,多亏了司易澈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盛若楠的手,护在身后。

    “没事吧?”他关心的问道。

    盛若楠险些没撞着,摇了摇头。

    “洛苼!还我们一个公道!”

    “公道!我们就要一个公道!”

    盛若楠听着他们的怒吼,深呼吸了一口,嘴里带着自信的笑容,如此的散发着魅力,说道,“大家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请大家先不要着急。”

    “怎么不着急,你家没了,你会不着急吗?现在我们都成乞丐了!让你流落街头,你会不着急吗?”那位闹事者开始破口大骂。

    司易澈侧过她的耳畔说道,“别和他们讲这些,闹事者没用的,我们进去。”

    盛若楠觉得司易澈言之有理,也便点了点头,两人正走进去,却没想到那闹事者显然不肯死心,一把拽住了她的手。

    盛若楠天柱了步伐,那闹事者也是一名男性,手上的力气中了一些,也让盛若楠发出吃痛的声音,面部也跟着扭曲起来。

    司易澈听见她的痛j叫声,回过头,看着眼前的一幕,眉间的扭成一片,这种桀骜不驯高冷的模样,蔑视着这群闹事者们,“滚。”

    一声话下,那闹事者有些怕了,只是颤了颤身子,放开了盛若楠,随后又心虚的说道,“我不管!今天不给我们一个公道,我们,这群农民绝不回去!”、

    他一声话洗下,接着便是闹事者的妇女们上了场,地上一坐,一闹一哭,更让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了。

    “该死!”司易澈低声骂着,再一次牵起她的手,往里面走了过去。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闹事者不肯罢休,也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棍子,看来是来由准备的,一把挥可下去,一棒子打在了司易澈的手臂上,手臂中流出鲜红的血液。

    “啊……”司易澈低声叫苦着。

    遭了!盛若楠心中一紧,但是愤怒都写满了脸上,却又担心的望向司易澈的伤势,“易澈,你怎么样了?好多血!”

    盛若楠眼珠子里充满了血丝,也一瞬间什么都不再眼里,眼神里只剩下了司易澈手中的那倒鲜红的血液,她爱上他了,而且非常的爱。

    “好像……好像动不了了……啊……”司易澈拧着眉毛艰难地说道。

    “我带你去医院吗,咱么去医院好不好?”她急得哭了出来。

    司易澈点了点头,约摸着自己是骨折了,随后看着额心疼自己的洛苼,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