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七十八章 舆论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林晨辉做在一旁暖心地问道。

    盛若楠只是摇了摇头,有些迷茫地望着眼前的林晨辉。

    随后她有冷笑着,“要和我结婚吗?”

    这么一句话便让林晨辉陷入了沉思,他知道盛若楠心中爱的不过是司易澈,可自己为什么有有种迫不及待的心情想答应呢?

    林晨辉眼里闪过一丝丝责备,不曾想知如果当时听了盛父的话,会不会早就成了一门婚事?可这些也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林晨辉也料想而知,盛若楠无非是和司易澈闹别扭了。

    有些贴下脸,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和司易澈怎么了?他欺负你了吗?”

    “林晨辉,我知道你暗恋我很久,我们结婚吧。”这一句话不过是恳求,眼里闪烁着,无非不是恳求。

    林晨辉读懂了,却更加的心疼眼前的男女人,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语“好。”

    盛若楠的脸上终于漏出了笑容,不要说为什么突然决定和林晨辉的这门婚事,只不过是自己累了,找一个不爱自己的,又为什么不能找一个一心只为自己的男人呢。

    她累了,不再爱了,但至于林晨辉她会努力的学习着爱他。

    随后她又开口道“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爱你。”

    林晨辉心疼的用手将她的发丝绕过耳后,窗外的光照进她的脸庞,他看清了她憔悴而又自责的笑容。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吗?”他一笑,温柔地说道。

    可盛若楠只是憋屈地哭了起来,埋在林晨辉的怀中,一句也未曾松口,这件事情对于盛若楠来说太过于没有底气说出来,也更没有资格。

    她哭着哭着,也终于不再抽泣了,本以为自己今日再也哭不出来,可看见林晨辉的那一刻,终于有了一个作伴的人。

    她那一下子全部解放了,只是一个夜晚,一个世纪两人的相互依靠罢了。

    林晨辉将盛若楠送回了司家,可歪打正着,刚好撞见了下车的司易澈与姜成枫,。

    司易澈皱了皱眉头,望着过来的盛若楠,眼里充满了厌恶,随后不再有任何的情感,转身便留下一句话,“真是水性杨花。”

    盛若楠自嘲着是啊,我水性杨花,我什么都不是,我是骗了你,但我也爱上了你,这便是我的自食其果吧。

    夜晚的冷风也异常的刻薄,让她一人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进去吧,外面冷。”林晨辉开口着,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盛若楠点点头,眼中还有一些红肿,知道她走了进去,林晨辉这才进了车。

    车中林晨辉抑郁地点了一根烟,猛的吸了起来,可谁曾想知楼上两道冰冷的目光锁定在两人刚才的一幕上,知道林晨辉的车开走。

    司易澈收回了目光,陷入了沉思。

    “后悔了吗?”姜成枫说道。

    “有点。”司易澈很坦诚,也从不对姜成枫撒下任何的谎言,两人只是彼此的知己。

    “别恶心我。”司易澈也不知怎么抽风了,低骂了姜成枫一句。

    姜成枫也是理解,只能看着他,心中不明的思绪又起了来,“喝点醒酒汤,鹤城还等我回家。”

    司易澈收回了刚才的不礼貌,点了点头,“抱歉。”

    姜成枫点了点头,也能够理解,便一走了之。

    盛若楠回到房中,便看到了书桌上早已安放好的离婚协议书。

    她看着离婚协议书,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哭再多也没用,如今是他要求她离婚……真是可笑……

    她俺不犹豫的拿起了签字笔,可在下一秒签字的那一刻,她犹豫了。

    “赶紧签吧,今天晚上就搬出去。”身旁突然响起那个让她伤透了心的男人的声音。

    她回过头,无法反抗,只是直视着离婚协议书,她忍受不了这一份不甘,却怎么也不敢反抗司易澈的任何一句话。

    不知不觉中泪水又浸湿了合同上,她声音颤抖着,不知为何这一刻又怎么会祈求地说道“司易澈……能不能不离婚?”

    “不可能。”司易澈冷言冷语说道。

    早知结果都是如此,却自己还是卑微的文科起来。

    这一刻她不在犹豫了……她拿起笔签了下去。

    “你出去吧,让我自己安静会。”她将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便将他推了出去,锁住了门,大哭起来。

    司易澈听着哭声越来越大,只是停留了片刻便离去。

    次日,盛若楠整理好了行李,便离去,走之前还忘了司家一眼,她知道走出后,便于司家司易澈没有任何的联系,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至于洛父那边的葬礼,司易澈也如同说好的一般如约来到了葬礼上。

    葬礼上,所有认识很穿褐色服装,一片死寂,更加重了盛若楠此时此刻悲痛的心情。

    她捧起一朵菊花,轻轻的落在了洛父的坟前,她持着微笑,却眼里没有任何的笑意。

    “爸,女儿不孝。”说着,她跪下身,对着坟头一磕下,便起了身。

    刚一起身,却被那林晨辉临时进来,侧身在她的耳边说道,被司易澈给捕捉了过去。

    “遭了,楠楠,司易澈对外宣布与你离婚的消息,并且撤资了洛氏集团与司氏集团的股份。外界人都认为你们分道扬镳了。”

    盛若楠心头一紧,望着斜对方的司易澈,他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司易澈,你这招真狠,过河拆桥,但也是……明明都是自己所惹出来的啊,可为什么自己哦要想着怪司易澈呢?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呢?

    她点了点头,装作冷静的模样,也不在有任何的表情浮现出来。

    “知道了,一会处理完事情,我就过去。”

    “好。”说完,林晨辉便离去。

    盛若楠走到司易澈的身边,隐忍着开口说道,“司易澈,你这招我还是真抵挡不住,但是绝不会让你得逞。”

    话落,她便离去,中额该死的胜负欲不容忍她在一度的沉迷于司易澈的情感中无法自拔。

    司易澈只是直视地望着她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