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九十四章 反水
    随后下人又转过身,问候到盛若楠,“那好,夫人,我然陈苒随便给你做一些。”

    盛若楠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司易澈最近忙些什么?”黄征的声音再一次想起。

    “应该还是那块地皮的事情。”

    黄征听后,便一目了然,得知现在的司易澈一定忙于之前抢占先机的两人,虽说这件事情吧,林晨辉与黄征已经得到了一大半的先机,但是对于司易澈来说的话,这件事也只不过是手上的一点小功夫,司易澈还是有能力对付他们的。

    黄征看向手头的报表资料,更加确信了司易澈的情况,这也许就是强者与强者之间的对决吧。

    盛若楠挂了电话,回到屋中,现在最好的角色便是在家中静静等候黄征他们的救助。

    尚瑞那边躺回床上,想了片刻,这个黄征还是小心为妙,不然自己也无法抽开身。

    但是盛若楠不知道的是姜的没有老的辣,如今光凭借着盛若楠想要抽身这一点,黄征已经是拿捏的死死的了,黄征这头老黄牛可始终抵挡不住司易澈的狠,毕竟司易澈在s城中可是除了名的心狠手辣。

    有什么招式是司易澈没见过的,司易澈端起手头的咖啡抿了抿,紧接着又是低头一笑,就连同洛苼的美人计都逃过见你了,又何谈黄征那边的小把戏呢?

    “叩叩叩。”苏秘书的敲门声,司易澈回过头。

    “调查的怎么样了。”司易澈勾起唇,眼里的小心机在这个苏秘书前全部给展露的一丝不挂。

    “一切都安排妥当,等着小猫儿上钩。”苏秘书温柔而又成熟的声线回答到。

    “你就好,你哥是不是要结婚了?”司易澈放下手中的咖啡,突然点名道。

    苏澈也是意外,不知为什么司易澈突然提起苏沉来,苏澈皱了皱眉头,一想到自己的哥哥,心中竟然有一刻按耐不住的怒火,他只是淡淡的回复了司易澈一句,“快了。”

    司易澈看着眼前的人也沉思了下来。“你和你哥最近怎么样了?”

    话语声刚落下,眼前的这个苏澈立马便了脸,“还能怎么样,就那样。”他的声音带着一些愤怒。

    司易澈是个明白人,也便不在多说什么了,之后苏澈也便离开了,他也不是非要戳人家的疼痛,只不过是关心仅此而已。但是对于苏澈来说,就不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件事了,自己与苏沉的仇还未能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始终相信这一刻。

    在苏沉夺走爱丽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了这道理,苏澈不过是一直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思来想去都不多是苏沉结婚的那天最好。

    苏澈回到工作岗位上,继续埋头工作,心里却一直把爱丽藏着,想着她,一想到她,如今自己的女里就没有白费。

    而在司家,一向以来,盛若楠都是一个软硬都不吃的人,她再一次利用先前的手法与黄征取得了联系,彻彻底底的让司易澈那块筹备已久的地皮栽在黄征的手上,这也迫使司易澈没有太多的时间停留在盛若楠的身边。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司易澈的筹备之中罢了,司易澈勾起唇,冷笑一声,“是时候该去会会这个小狐狸了,真不知道每天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说罢,便起身,前往司家。

    司易澈看中的不过一直都不是那块地皮,而是身后更重要的东西,眼前的利益不代表什么,但是长期带来的收益才是渔翁之利,司易澈只是相中了这一点,比黄征算多了一步,而已。

    就是这么一小步,让黄征满盘皆输。

    但比起司易澈俩,黄征更加的感性。

    司易澈刚下了车,走到洛苼的卧室,没人。

    司易澈紧皱眉头,该死的……坏了,一定是黄征,真没想到这个洛苼会如此的蠢,就这么想要远离我吗?

    而刚逃出司家的盛若楠与黄征他们一同在车厢中坐着,几人都非常的紧张,唯独黄征很是淡定,淡定的要死。盛若楠有所察觉到他的奇怪之处,但是也是没有多想,也就是这样一个掉以轻心,让自己吃了亏。

    林晨辉有所察觉到不对劲,刚想站起身来,却被黄征给压下身来。林晨辉咬了咬唇,说道,“还不走吗?司易澈一会儿就出来了。”

    黄征暗自笑到,当然,当然等会就出来了,不然司易澈就看不到这场好戏了。他勾起唇,举起手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盛若楠也察觉到不对劲,连忙起身,“黄征,你算计我们!”

    黄征又是一笑,紧接着车门被打开,进来了几个壮汉,一把将盛若楠丢在地上,捆绑起来,盛若楠眼神突出,死盯着眼前奸诈险恶的黄征。

    林晨辉也是不甘示弱,扑向了黄征,却被黄征无情的给踹到了地上,他心里更是不服,这一次被黄征耍的团团转。

    黄征更是放声大笑,捧着腹,说道,“林晨辉,你也可是真蠢啊,这么不是明摆着的吗?笑死我了,你们两个人,一个好歹是盛氏集团的秘书及总监吧,怎么办事能力这么差?”说着,他又走向盛若楠的身旁,半蹲下,一手拽着盛若楠的脸,笑的更加的诡异了起来。

    这一刻他倒是知道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的另徐紫嫣恶心。

    盛若楠扭过头,黄征的眼睛明显多了几分杀气,瞪着她,“还有一个嘛,是司易澈的妻子,哦不,是前妻,你说说你,司易澈怎么就会看上你这个额什么都不会的蠢货呢?”

    随后又站起身,猛的一脚踢在了她的肩上,盛若楠被摔的生疼,咬着牙,在加上自己最近又不吃饭有些虚,连着额头上都有了几滴汗珠。

    林晨辉再也按耐不住了,想要冲过去,又被壮大的粗汉给擒了住,“他妈的,黄征,你要是敢动她,我林晨辉就跟你没完!”

    盛若楠脸上更是憔悴,可即便是这样的她也不会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