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九十六章 做出抉择
    盛若楠慌了神,身子也开始在司易澈的怀中颤抖着。

    她要怎么做才好?她应该怎么办?这样的抉择只是在消耗所有人的心态罢了,她的颤抖很快引起了司易澈的注意,司易澈心头一紧,怀中的女人有多么纠结,就有多么的让司易澈感到心痛。

    司易澈放下怀中的小女人,真诚的望着她,说出的确实严厉的话语,“老子就算是死者出去,也不需要一个女人来救。”

    他一声话下,转身便一拳打向眼前的粗汉,好不留任何的情面,但是就算司易澈力气再大,跆拳道再好又有什么用?自己能够一个人冲出重重困难吗?不,不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黄征可冷哼一声,说到,“司易澈,我劝你被自作多情了,你输了,只是你不想承认罢了。”

    黄征的声音响起,司易澈的耳边又多了一整风声,是一个巴掌大的拳头向他打了过来,他连忙一个侧身反转,完美的避过了这拳头。

    盛若楠也松了一口气,可在下一秒又开始提心吊胆了起来,司易澈陷入困境中。

    粗汉们很快就将司易澈遏止住,他的体力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抵挡的,此时已经被耗尽了不少。

    盛若楠不安,司易澈会过头,满脸都是怨恨的模样看着盛若楠。、

    盛若楠瞬间感觉千疮百孔,不知所措,被自己最爱的人所不信任就是这种感觉吗?她的泪水划过脸颊,微风拂过,男人还在与粗汉们反抗着。

    “老子就算是输,也要输的有体面,还轮不着这个女人来救!”

    司易澈额头冒着青筋,吼着向一粗汉撞去,肚子前突然一疼感受到了绞痛,整个人往后一倒,摔在了地上,嘴角,腿上,脸上,手上都已经被擦破的惨不忍睹。

    黄征又开始看好戏,幸灾乐祸道,“怎么?洛苼你就这么难选吗?脚踏两只船有意思吗?只要你选择,我就会成全啊,哈哈哈哈哈。”说着他大声放笑了出来。

    洛苼咬着牙,眼中已经是一片模糊,但是黄征丑陋的面部此时在她的眼中是如此的清晰,加倍的放大,“你贱不贱?黄征,能不能做人?平时你待徐紫嫣就是这样的吗?”盛若楠嘴硬道。

    说道徐紫嫣倒是激怒了黄征,黄征一把走过去,抽在她的脸上,“就你?就你也配谈到徐紫嫣?你不配,你个臭不要脸的女人,真有意思,选一个吧……”

    先盛若楠回头望了望落魄不堪的林晨胡i,又回过头来看着躺下地上血流不止的司易澈,她到底该如何选择。

    如果不选择林晨辉,他会死;如果不选择司易澈,司易澈乃是s城的司总裁,没有人能够伤害的了他了吧?就算是伤害,也是鸡毛掸子的事。

    她咬着唇,眼镜死死的盯着黄征,最后一刻她放声哭了出来。

    林晨辉和司易澈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她却低头哭出了声来,哽咽地说道,“我选林晨辉,对不起,司易澈……”

    在之后,盛若楠整个人跪在了地上,大声痛苦着。

    林晨辉也没有想过,盛若楠会选择他,这是意外中的惊喜吧?他又是喜又是悲。喜她选择了自己,悲她爱的不是自己。

    这幅感情牌黄征拿捏的很好。司易澈也没有任何的留恋,只是对着天空自嘲地笑了起来,老天爷不知怎么的,突然下起了雨,一点一点的雨打在了司易澈的脸上。

    司易澈突然反胃,他很想吐,可怎么也吐不出来,只觉得腹中的疼痛也添堵不了自己的悲痛。

    洛苼啊洛苼,是我自作多情了吧?本以为你选择的会是我,我拼了命的想救你们出去,没想到是如此的可笑。

    雨水越下越大,粗汉为黄征打气了雨伞,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司易澈,目中无人地望着司易澈,冷哼道,“司易澈,那女人从来没有爱过你,你的弱点我已经看在了眼里,你必输。”

    司易澈只是觉得整个人都被掏空了,没有任何的遐想,没有任何的追逐,雨水一点一点的剥夺着自己的心智,他到底又算什么?洛苼你就像个无恶不赦的大骗子,把我耍的团团转。

    黄征看着司易澈这狼狈的模样,不屑多看一分,转身便离开,随之粗汉们也上了车离开,场面只剩下三人。

    盛若楠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下一秒随时都很有可能倒下,林晨辉连忙跑道盛若楠的身边,紧紧地抱着她,“没事的。没事的,洛苼,我带你去医院。”

    盛若楠死撑着,她知道她欠司易澈一个道歉,欠他一个解释,她对不起司易澈。

    盛若楠连滚带爬的爬向司易澈的身边,哭着对司易澈说道,“易澈,对不起……”

    司易澈只是冷笑一声,随后死撑着起来爬起身来,看着地上的两人,绝情地说道,“你都已经做了选择了,没必要这么假惺惺的了,洛苼,我会让你后悔的。”

    “我……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

    “行了。洛苼,你恶心着我了。”话落,他转身便走,他一瘸一拐离开的身影更是痛在了盛若楠的心里头。

    林晨辉看着盛若楠,心中更加的心疼起来,一手安抚着她的背,也不知开口说什么,盛若楠却晕倒在他的怀中,林晨辉喊道“洛苼!”

    远处的司易澈听到呼叫声,也顿了顿身子,随后便离开,背影在灯光下越行越远,直到司易澈转弯回到了家中,今日的家格外的冷清。

    而盛若楠则是被林晨辉一把抱起,冲向了医院,只不多是身体太虚,胃病犯了,对于盛若楠来说,从来不注意这些平时的细节,可就是这样的不注意,让盛若楠的胃病愈加的严重起来。

    这一夜,林晨辉一直守在她的身旁,寸步不离,他看着呼吸声平静下来的女人,也安心了许多,如果盛若楠没有明辉,洛苼没有司易澈,只有自己,那该有多好。

    林晨辉闭上了双眼,躺在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