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一百二十章 旁人的看法
    每一次久别,都是一次重逢。

    盛若楠回到了林晨辉的家中,林晨辉事先向公司请了假条,因为自己身体的缘故也是越来越虚弱,他并不知道盛若楠早已经知道了他的状况。

    只能一味地忍让,瞒着她。

    盛若楠还是不放心地看着他,“你最近身体没事吧?”

    林晨辉转过身体来,脸色显然比以前憔悴了许多,唇色已经发白,她担心地扶着他的身子。

    “我们去医院吧?好不好?”盛若楠拍打着他的背部,让他缓缓。

    可后果是更加的严重了起来,盛若楠有些不知所措立马扶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可林晨辉却一把将盛若楠给推开了。

    额头上爆着汗珠,一点一点的滴了下来,“不……我不去。”

    等他讲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更加的虚弱,支撑不住了,在接下来,他便昏迷了过去。

    盛若楠看着眼下的情况,只好吃力的将他放在了沙发上,看着林晨辉。

    “林晨辉,你这又是何必呢?”

    说着,盛若楠拿出手机来,正想呼叫119,却被这个男人的手一把给握住。

    迷离地眼神加上他虚弱无力地声音哀求道,“答应我,别……别叫救护车,我抽屉有药……”

    话还没落下,人便倒了下去。

    盛若楠无奈,只好照着他的要求去办,可无论怎么起身,这个男人的手就是擒住盛若楠的手,她怎么走也未能松手。

    “林晨辉,对于你来说,盛若楠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可你为什么不选择来救我?”

    盛若楠看着林晨辉极其痛苦的模样揪心地说道,“你知道吗?我现在有多想掐死你。我真的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

    是的,盛若楠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也会为了爱也好,还是恨也好。她清楚的知道,其实实际上自己又和盛若瑶他们一样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不择手段的人。

    为了目的,为了最后的赢点,都是不择手段的,让人可耻的。就算这样,她也有自己的底线,不会像他们一样丧失理智,所以本质上又是不一样的。

    盛若楠看着他最后还是下不去手,不仅仅因为是出自于自己的同情心,更多的也许是有他的陪伴。

    她再一次起身,依旧如同刚才那样,手紧紧地被抓着。

    这是门铃响了。

    “叮叮叮……”

    盛若楠站起身来,却又林晨辉的手一扯,整个人扑倒在了他的身上,她念道“该死……林晨辉,你……”

    紧接着表示门被推开了,从门中透露出阳光来,将门口的那男子神行者逐渐拉长开来,盛若楠感受到了背后的寒冷,却不敢动一分一毫。

    她的直觉告诉她,他身后的人必定是司易澈。

    而就在刚才林晨辉犯病的那一刻,司易澈来到了,医院,做了该做的一切准备与治疗后,找到了姜成枫。

    “姜成枫。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司易澈一语揭穿了他的话。

    姜成枫显然有些紧张,说话声音也是断断续续地,“不是,我说,司易澈你这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太多疑了,连我你都要防备着吗?”

    “你撒谎。”司易澈看着姜成枫边笑边说地模样,还时不时地挠了挠后脑勺,他的不安都被司易澈收下了眼底。

    司易澈寻思着座位坐下,随后那副眼神像是逮中了猎物似的盯着他,“你撒没撒谎,我一下就可以看的出来,我想你撒谎了。”

    果然,被司易澈所猜想的一样。他们确确实实是撒谎了,但这是善意的谎言。

    两人都觉得应该不告诉司易澈会更加的好,这也不会妨碍司易澈的计划。只不过是可怜洛苼罢了。

    “也没什么,就是一颗棋子罢了,你被棋子利用了。随后你也被扔了,头一回见你被棋子捉弄,我也是十分的没想到。”姜成枫两手搭在头的后面,开玩笑般的语气说道。

    这也让司易澈放松了些警惕,“你说的棋子就是洛苼吧?”

    司易澈越发的疑惑,如果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洛苼不可能只是这一种过激而又决绝的反应。

    “不然呢?还有谁?行了,我坦白从宽,你呢被洛苼的演技骗了,你秘书也不想告诉你,而你已经爱上了洛苼,却被洛苼一路算计,然后把盛氏集团牢牢地握在她的手里,但是你这个臭脾气肯定不服,所以就暗自把盛氏集团给收购了。”

    姜成枫解释道,唯一没有讲述的便是司易澈没有去救洛苼,没有在她危难之际去冒险救她。

    他们都不愿意说,因为司易澈是他们的好哥们,他们不能够这样让他进入谴责当中。

    哪怕是他恨洛苼也好,还是恨自己也好。他们都不过是想要司易澈的好。

    他们帮司易澈的决定就是如果大家都说你是坏人,那就请你在继续坏下去吧。

    这句话本意是讽刺那些只看表面,外面胡说八道,断章取义。本是一句话,一个动作,添油加醋后整个意味便变了一个味儿。

    这也是姜成枫对于他的一个选择。

    如果两个人注定不能相爱,只能双方进入悔恨与自责,那么两人就会成为对方的敌人,也同时会成为对方的软肋。就像是另一个自己一样,又羡慕,羡慕的同时又悔恨自己没能够做到像对方那样。

    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一方毁灭。

    也许在姜成枫也好,还是苏澈也好,他们的心里洛苼只不过是司易澈的一个棋子。

    而这一颗棋子又恰恰好斩断了司易澈眼下的路,司易澈可以轻拿轻放,可以将这颗棋子给抛弃,他们想的仅仅是如此。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残忍冷血,没有任何的人情味。

    可即便是这样,司易澈对这颗棋子懂了恻隐之心,没有好好的把握住她,让她这只小狐狸上蹿下跳。

    “行了,我希望你所有如实告诉我,就这样吧,我自由分寸了。最好不要有事情瞒着我。”司易澈话落,便大步的离开了医院,坐进了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