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怀孕了
    突如其来的吻让盛若楠措手不及,盛若楠看着眼前的男人如同猛兽一般的吻着她,不就任何的缝隙让她从中逃跑。盛若楠想着推脱并且对这个男人如今是极其厌恶与憎恨。

    她推开了他,两眼水汪汪地盯着司易澈,司易澈却完完全全不领情,只是死死地看着她,再一次入扑了上来,擒住她两只想要窜逃的双手。

    “洛苼,别让我看清你。”又是一句极其讽刺的言语。

    盛若楠无奈,只好依着他去。本以为又是如同刚才那样的。

    司易澈举起双手,盛若楠的身子不禁一抖,本以为他会这样扇了下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闭上双眼。

    没想到这一举措,惊动了司易澈的内心,皱了皱眉头,又是不爽又是心疼。

    他的双手温柔地捧着她的脸颊,唇部轻轻地覆盖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

    “在你眼里,我就这么糟糕吗?”话落,他的手也落下,离开了。

    盛若楠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举措,更没有想到他只是轻轻地一吻便离去。

    过了片刻,她睁开了双眼,眼前的男人早已经离去,她望着一无所有的天台,笑了。

    “司易澈,你就这么恨我吗?”她笑的更是凄凉与苦涩。

    随后她便也离开了。

    此时此刻的盛若瑶又来凑热闹了,等到她回到病房时,盛若瑶已是虎视眈眈地望着林晨辉。

    盛若楠手一紧,掰动这个门把锁,一把冲了进去,“盛若瑶!你干什么呢?”

    “我能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呢,我这不是来看看。好歹林晨辉也是我洛氏集团的老员工,关心一下不行吗?”

    原来是自己误会了,盛若楠有些尴尬,看着她身后的人,司易澈也好,还是苏澈,所有人都在,一个也不少。

    盛若楠就像是给自己导演了一场笑话一样。

    她有些不知所措。

    苏澈开口了,“你就这么关心他?”

    盛若楠不知道一时该怎么解释,只是晃了晃身子,有些不舒服,只是摇了摇头。

    可司易澈的气场已经压过了所有人,他看着洛苼,哪怕是他没有说任何一句话,这个气氛鬼也知道不太对劲。

    “道歉。”

    盛若楠恍惚了一下,手挫着衣服,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她神色恍惚地看向了盛若瑶,九十度鞠躬作为赔礼,“抱歉,刚才……刚才……我……”

    她说的话,身子也开始摇摆了起来,话语也是断断续续地。

    盛若瑶得意的笑了,可看着眼前的盛若楠不对劲起来又开始无比的慌张,“喂!洛苼,你别装死啊……我可没有对你做什么,大家都看着呢!”

    盛若楠依旧坚持着身体说道,“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刚才误会……误会了你。”

    大家当然都以为盛若楠一定是装的,因为这时候司易澈显然就是站在盛若瑶的身边,大家就算信她是真的,也会因为气场不同从而选择司易澈。

    司易澈眼睁睁地见着她倒了下去,这才慌了神。

    “快叫护士!”司易澈怒吼道,这时候的人才围上前来,将盛若楠扶起来,司易澈看着脸色发白的她已经开始担心害怕。

    护士依旧没来,盛若瑶看着眼前的一幕,瞬间摇摆起了双手,“不不,不是我做的,你们都看着……她自己晕过去的!”

    盛若瑶连忙辩解,这更让司易澈觉得她更加的恶心,皱着眉头,怒气冲冲,“没人说是你做的,闭嘴!”

    他第一句话瞬间让盛若瑶失去了底气,不好再插话。随后司易澈一把横跨抱起了盛若楠,连忙朝着门外跑去。

    “医生,她……她……突然……。”司易澈这一会儿紧张地冒出汗来,讲话都开始有些语无伦次。

    护士难以分辨出来他在讲什么,这时刚姜成枫从手术室出来,看着担心受怕的司易澈,也便连忙跑了过去。看着他怀中的女人,满头大汗,嘴唇已是干燥燥地,他皱了皱眉头。

    随后挥了挥手,“跟我过来。”

    在接着,司易澈连忙一路小跑过去,将盛若楠放在了病床上。

    姜成枫手背测探着盛若楠的额头,不料盛若楠的额头会如此的烫,“怎么这么烫?你们做什么了?”

    听后,司易澈也开始紧张了起来,只是闭着嘴,没有说任何的话,心疼也是必不可免的。

    姜成枫看着眼前的人,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又按照中西方结合的手法给盛若楠把了脉。

    “你们婚姻期间美满吗?”姜成枫扭过头问道。

    这一问,但是把司易澈问住了,“你的意思是说她有孩子了?”

    姜成枫点了点头,“你带她去做个b超检查检查吧,她怀孕了。”

    司易澈垂下了眸子,点点头,司易澈不敢确信的是洛苼的孩子到底是谁的,更不知道她到底爱的是谁。

    姜成枫看着为难的司易澈,手搭在他的肩上,叹了一口气,“这个事情,你看看等b超中满5周孩子就可以做亲子鉴定了,现在怀孕看样子也有四周左右了。我建议是到六七周去做亲子鉴定,因为洛苼她身体状况比较特殊,很虚弱。”

    司易澈点点头,脑子突然猛地闪过洛苼曾经与司易澈一同供餐地画面,又笑了笑。

    看着姜成枫,“不用做了,孩子不是我的。”

    是啊,曾经两人就有联系,如今已离婚,更何况这个女人压根不爱自己,又怎么会全身心把自己交给我呢?

    司易澈冷笑一声,忘记了曾经的一夜缠绵。

    “你……”姜成枫担心地望向他,可他却一走了之,留下的只有背影。

    姜成枫回过头望向盛若楠,皱了皱眉头,“真是一个扫把星,只怪司易澈对你动了情。”

    司易澈出来,又走向了天台,已是深夜,他望向天空,点了一根烟,一缕烟囱飞入天空,显得如今的司易澈更加的忧愁。

    “苏澈,我是不是很没用啊?自己喜欢的人都留不住,还让她怀了别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