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老千江湖1 > 第27章 冒充大款
    江湖世界说大不大,在同一个城市中混同一个圈子,认识也算正常。

    可是刚才南心的语气有些不对劲,耐心寻味。

    “南心,你也认识曾白?”

    “认识,何止是认识呢!”南心笑着说了句,可我觉得语气更加不对劲了。

    “怎么个情况?仇家?”我试探性的询问,毕竟我对曾白那个人一无所知。

    “他是曾五爷身边的人,也是狗腿子,专门干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以前也来找过我……”

    一听这话我明白了,这个曾白并不是偶然遇到的,而是故意来找我的。

    “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送给他一个字,滚。”

    一听这话我傻了眼,原本我还想从南心身上借鉴一些经验,可现在看来完全借鉴不上啊。

    “大家都在一个圈子做事,关系不好搞的太僵吧?”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不守规矩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南心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如果我再听不懂是什么意思,那就真成了傻子。

    “我心里有数了。”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和这个曾白走的太近,虽说江湖五阎王是结拜兄弟,但是彼此各为其主尽量要避嫌。

    就在这时南心的电话响了,她随手接起了电话。

    “喂?”

    “南心,阿东和你在一起吗?”电话中传来花蛇的声音,在车内狭小空间内听的一清二楚。

    “在呢,刚刚带他去买东西了。”

    “今晚场子里来了几个金主,都是生面孔,你带着阿东回来做事吧。”k,二十分钟到!”

    挂断电话不需要南心说什么,我已经调转车头去金岸会所,刚才电话内容我都听的清清楚楚。

    “南心,花姐说的金主是什么人?”

    “有钱人呗,不知道是谁拉来的猪,不过花姐竟然让你也一起过去杀猪,这可真新鲜。”

    “怎么个意思?难道我原本不应该去吗?”

    “杀猪是个技术活,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路上简单说说吧,你能记住多少算多少……”

    “行!你说吧,我听着。”

    “杀猪分两种情况,一种是钝刀子杀猪,先把猪养肥了,一刀一刀早晚都能刮干净了。”

    “那快刀子杀猪呢?”

    “一刀下去能刮多少油水算多少,就别指望还能有第二次,明白了吗?”

    “明白,那今晚是快刀子杀猪还是钝刀子杀猪?”

    “我也不知道,这个要到了之后临场判断,到时候你听我安排就行了。”

    “好嘞!”

    对一个老千来说,杀猪就是最基本的工作,说白了就是在赌桌上搞钱,用千术手法来赢钱。

    “阿东,你以前杀过猪吗?”

    “杀过,都是快刀子杀猪,能赢多少赢多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笑着说了一句,老千和赌场里的暗灯不一样。

    江湖上的老千多数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根本没有太多时间去养猪,时间长了也容易被人算计。

    其实老千比一般人更害怕麻烦,散局一般只去一次,不管输赢都是一场过,绝不回头。

    因为在组局的庄家眼中,任何回头客都能算是肥猪,碰到愿赌服输的庄家还好,如果碰到不按套路出牌的狗庄,那赢的都得吐出来。

    “在赌场里不一样,不管是养猪还是杀猪,都要提前喂一把猪饲料,把猪拴住。”

    “我明白,先让人赢点钱尝甜头,这个我在行啊!”

    俗话说先赢的是纸,后赢的才是钱。

    我做事杀猪之前习惯先输一点,然后再慢慢的赢回来,这一出一进代表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人都有一个习惯性心理,赢到的钱就成了自己的钱,输掉了会觉得不甘心……从而越陷越深。

    “喂猪饲料有讲究,在赌场有种人专门吃饲料,吃完饲料就跑,而且大有人在。”

    “噢?还有这种事?”

    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事,这不等于玩火自焚吗?如果没有两把刷子就想在赌场里吃鱼饵,那早晚会被钓上来!

    “这种人明知道赌场会给点甜头,很多金主都是伪装的,要仔细分辨。”

    “还有人专门骗赌场?可真是艺高人胆大呀!”我调侃了一句,心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大有人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那些人干不出来的……”

    “那赌场怎么对付这些人?”

    “当然是我们这种人喽,难道我们的薪水和奖金都是白拿的吗?”

    “哈哈,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严格来说还要感谢这些人,要不然我们就失去了价值呢!”

    我调侃了一句,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希望一夜暴富的人,也有很多想走偏门捞钱的人。

    在赌徒的世界中,赢一百比赚一百容易,可是输一百比赢一百更容易!

    不要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赌场从来都不是让人发家致富的地方,从来都不是!

    车子一路飞驰到金岸会所,门口停了几辆奔驰s,不过都是老款的车。

    “看到这些车没有?其实二手车和租车很方便,估计是冒充大款的人。”

    南心嘀咕了一句,感觉她很有经验的样子,这一方面我是一无所知。

    “冒充大款?你怎么判断的?”

    “停车的位置,你看车子都停在门口最显眼的车位,能开这种老车的都不会是做生意的。”

    南心一番话说的很坚定,可我却听的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有什么不对劲?方便下车进门,难道还要停其他的车位吗?”我不明所以的询问,甚至有些不能理解。

    “这种有年头的老款豪华车,一般很少有生意人开,大老板更不会开……因为不够牌面。”

    “那开这些车的是什么人?”我耐心的询问,在我印象中豪华车都是做生意的大老板,一般人也开不起。

    “你觉得能把车放在会所门口最显眼位置的,会是什么人呢?”南心反问了一句,这话倒是把我问住了。

    “好像除了生意人和个体老板这么干,其他的还真没有这么做的……”

    “其实真正有钱人来赌场都很低调,多数人的豪车都会停的很远,生怕被熟人或者朋友认出来,明白吗?”

    “噢,原来是这样。”南心一说我就明白了,有些时候太张扬反而会显得别有用心。

    “在赌场里你注意观察,有钱人都生怕别人知道他有钱,反之则尽可能的让人知道他有钱。”

    “明白了,咱们先进去看看。”

    “走!”

    我跟着南心进入会所,底层有一道专门的防盗门,平时防盗门都开着进出自由,但遇到情况就关门。

    进入赌场里边人不多,大多数人我都见过,都是南心说的那种托儿。

    环顾四周有一桌赌客很显眼,几个人都是四十岁往上的年纪,全部都是西装衬衫皮鞋的打扮。

    看起来他们很健谈的样子,一边玩牌还一边聊天,聊的还都是些生意上的事情。

    隔着很远我都能听到爽朗的笑声,他们的笑声肆无忌惮很有感染力,颇有些财大气粗的意思。

    如果刚才不是南心提醒,我第一反应还真会把这些人当成有钱的大老板,最起码看打扮就有好印象。

    一般在场合中观察一个人的穿着打扮,不管什么衣服先看是否干净,再看衣服的新旧程度和款式。

    新衣服和旧衣服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年头朴实低调的有钱人只是少数,尤其是在赌场这种地方,基本都会衣着光鲜。

    那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大老板,但是在有心观察之后总觉得某些地方不对劲,但是具体又说不出来……感觉是多了一丝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