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老千江湖1 > 第31章 九莲宝灯
    俗话说赌博赌博,越赌越薄。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赌钱不是发家致富的门路,而是走向毁灭的深渊。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赌钱的门道,更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赌钱的风险。

    “再来再来。”几个老油条稀里哗啦的洗牌,他们脸上全都带着笑意。

    试问赢了钱谁不开心?但是赌钱会扭曲人的价值观,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蔑视劳动价值,甚至看不起那些正常赚钱的人。

    洗牌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藏牌,可是我发现对面满脸油腻的老油条有动作,他在藏牌!

    洗牌的时候藏牌是最低级的一种手段,因为码牌打色子之前,高手一眼就能看出牌堆少牌。

    麻将牌的张数是固定的,每个人面前的码牌数量都是一样的,这种方法只能骗骗那些不懂行的新手而已……

    码牌的时候我故意少码两摞牌,让他们的牌堆都能够数,但唯独我自己的少了……

    码牌完成后准备打色子,藏牌的是满脸油腻的家伙,他满脸笑容还以为我没有发现。

    “哎呀?是不是掉牌了?怎么感觉少了呢?”我故意查了一下面前码好的牌,然后低头装作去找牌。

    “这里还有呢,没洗进来。”老油条笑呵呵的说了句,然后把藏好的牌又拿出来了。

    看他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表情伪装的很到位,我也没有继续点破,赌局还要继续。

    “找到了就行,我说怎么少了呢,打色子吧。”

    老油条打色子之前看了我一眼,他把色子在桌子上磕了一下,但是他这个动作有些犹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藏牌的心虚,还是因为他打色子作弊的心虚,他的反应有些不太正常。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坏事做多了人就会心虚。

    犹如江湖上很多人喜欢戴个佛珠手串之类的,美名其曰是盘串儿,其实就是求个心安理得。

    “老板,需要我来一口仙气吗?”我笑着问了句,老油条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心虚的人在某些方面都会变得特别大方,也会变得特别好说话,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其中的端倪。

    “呼!”我使劲吹了一口气,几颗色子停了下来,所有人按照顺序依次拿牌。

    拿牌的时候没有人偷牌作弊,我心说这几个老油条还知道收敛?

    按说他们三个人打我自己一个人,只要互相喂牌放牌,那么赢的概率非常大,甚至根本都不需要作弊。

    可是几秒钟之后我就发现自己错了,被人称呼马总的老油条,借助上牌的动作手里有小动作……

    他左手内藏着两张牌,用很快的速度放进了牌堆中,两只手有上牌的动作,离开的时候右手带走了两张牌。

    上牌动作只有几秒钟,而且在赌桌上是很常见的动作,一般人不留心是发现不了问题的。

    这种利用上牌来换牌的手段很简单,也很常见,我看到了但是没有点破。

    杀猪之前总得喂一把猪饲料,等把猪养肥了,再一刀杀个干干净净!

    打了几张牌马总胡牌了,我一点都不意外,旁边两个老油条不停的喂牌,连吃加碰的再不胡牌,那就没有天理了!

    “马总,今天你是万能口吗?什么牌都能吃啊!这是把你给喂胡了啊!”

    满脸油腻的老油条装模作样的嘀咕着,他这些话也就偏偏不懂行的生瓜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巧了,真是巧了!”马总笑呵呵的搓了搓手,眼角余光还在朝我打量。

    有些时候一个人的眼神在盯着别的地方,可是你会感觉他在看你,这种感觉就是刻意隐藏的眼神。

    “我差一点也胡了,就差一点点而已。”我故作遗憾的说了句,但我并没有亮出自己的牌。

    我这些话是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他们接二连三的胡牌,最怕的就是引起我的警惕。

    我现在故意卖出一个破绽,让他们以为我没有任何察觉,这样才能放长线钓大鱼!

    俗话说事不过三,但是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我一连输了四把牌。

    我一把没赢还输了一万多的筹码,几个老油条有说有笑的,时不时的还安慰我两句……估计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了一条水鱼。

    洗牌的时候我点燃一支香烟,就在这时我看到了远处的南心,她朝我做出一个询问的手势。

    估计她看我一直没赢,所以询问是否需要换人,我用手轻轻巧了两下牌桌。

    这个动作其他人看不懂,但是南心能看懂,在此之前我们约定过的手势,代表的意思是停止。

    南心看到我的动作后转身离开,我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借此机会观察周围的情况。

    不知道什么时候鬼脸来了,他在距离我不算远的地方,应该能够看到我这边的情况。

    按道理来说暗灯做事可以自由发挥,不过我刚刚成为赌场的暗灯,很多人还不清楚我的实力如何。

    在我连续输钱之后,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觉得这几个老油条猪饲料吃的差不多了,该宰了!

    洗牌的时候我做了九张牌,全部是清一色的万字牌,我面前的万字牌不够了,那就从其他人面前偷。

    打色子之后开始拿牌,鬼脸在旁边不远处看着,我觉得应该要借此机会展示一下我的本事。

    我一摞牌到手立刻就交叉手换牌,三摞牌拿到了十一张万字牌外加一张饼子牌,最后跳牌拿到了一张北风牌。

    几个老油条各自在整理自己的牌,趁着这个短暂的时间我把两张废牌摞在一起,借助上牌的动作开始换牌。

    第一次偷到的没有万字牌,我又稍微整理了一下,偷到的第二次只有一张万字牌,剩下的一张废牌我藏在了手心里。

    鬼脸就算看不到我的出千手法,但他能看到我牌面的变化,我并没有把自己的牌面放倒压住,其实就是故意让他看的。

    已经有人打出了一张牌,轮到我的时候我单手摸牌,一次直接摸两张牌,与此同时把手心里藏的废牌补上……这一招叫飞机下蛋。

    这一把我要做的牌很明显是清一色,而且要一次就把他们杀干净!

    在其他人打牌的空隙我再次整理上牌,但这一次没有交换牌,而是直接偷了两张牌回来。

    一看没有万字牌立刻替换,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在场的几个老油条压根就看不出来。

    这是千术等级的差距,也是实力的差距,唯一能看懂的就是鬼脸,因为他能清楚看到我牌面的点数变化。

    第三次轮到我摸牌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九莲宝灯的听牌,一次可以听十三张牌。

    三张1,2345678各一张,三张9,只要是万字牌我都能胡牌,九莲宝灯是除了十三幺之外胡牌最多的听牌,而且必须是清一色和门前清。

    我摸到了一张万字牌,直接把牌拍在桌面上。

    “不好意思,我好像是胡了一把大的……”我把所有牌摊开,顿时几个老油条全都傻了眼。

    “这种清一色得几番啊?”马总故意问了句,这王八蛋是想蒙我啊!

    “清一色,门前清外加幺九刻,最少得十番啊!”满脸油腻的老油条帮忙一起糊弄我,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好意思,九莲宝灯不计门前清、清一色和幺九刻,国标八十八番,底注一千,一人八万八,给钱给钱。”

    我笑眯眯的搓了搓手指,几个老油条的脸都绿了,估计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一条水鱼怎么会突然变成了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