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绿槐秋市 > 第四章 万灵旅舍
    “知道了,马上就来!”

    “徐老板可要快一点哦,我给你留一瓶。”

    一眼望不到头的槐市街,两侧开着琳琅满目的商铺。

    这些商铺的开张,首先需要得到徐朝旻的首肯,进货等等事宜也是徐朝旻亲自打理。按照绿槐秋市的礼则,不允许金银钱财的出现,能够等价交换的只有每个灵客自身的善行和劳动。

    因此促成一个循环,白天找到绿槐秋市的工作,晚上就可以交换一些想要得到的东西。善行和劳动都会记录在通行证上,交换时需要刷卡,积分自动结算。

    陈彦生拿起手中的通行证,仔细观察了一番。在名字和唯一编号的下方,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数字,现在处于零的状态。

    “陈彦生,走到槐市街的尽头,就是万灵旅舍,自行上去吧!”

    陈彦生抬起小小的脑袋,看着眼前的一栋庞然大物。灯光如昼,每一间房间都是落地窗的设计,陈彦生甚至可以看到近地几层的灵客正在干什么。

    “晓得了。”

    陈彦生有意识地使用普通话,但有的时候完全是出于本能。

    徐朝旻看着陈彦生缓缓走上最前面的台阶,一直到旋转门前,才离开,没入繁华的街市。

    “你好!”

    礼仪小姐和先生站在里面,面带微笑着等候陈彦生的到来。

    “请出示您的通行证。”

    其中一位礼仪小姐上前一步,两只手优雅地指示陈彦生把通行证放到一个门边的机器上。

    “每次外出和回归,都需要刷卡,便于记录您的行程。”

    陈彦生微微仰着头看着面前的礼仪小姐,好生漂亮。但是转头之后,怎样都不能回忆出她的样子。

    陈彦生转头环视其他的礼仪小姐和先生,他惊奇地发现,这里所有的人都顶着同一张脸。只是穿着上微有不同。

    “你们,为什么长得一模一样?”

    “当然,一模一样,因为我们是同一个人。”

    一个略带邪魅的声音传来,带着天生的磁性和细腻。

    陈彦生眨眼的瞬间,所有在场的人最终都回归到一个人身上。

    黑色的高帽,黑色的连衣裙,黑色的披肩,黑色的高跟鞋。全身都被黑色包围地严严实实。

    “阮苏苏,欢迎,电梯在你的右手边直走,自行上去就好了。”

    “你这是,精神分裂?”陈彦生眼中的震惊消散开,恢复理智和冷静。

    “精神分裂?可惜这里没有医生可以诊断,你说是就是好了,哎,可惜你年纪小了点……”

    陈彦生没有再说话,找到电梯的方向,径直上去。

    看着电梯门渐渐合上,不远处的黑色身影重新分散开,一如陈彦生来时的平静有序。

    陈彦生撇见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真是,算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按照徐老板所说,绿槐秋市上千年的历史,这样也不算奇怪。

    陈彦生只得这样说服自己。

    “咻。”

    前台的唯一一个手机屏幕亮起。阮苏苏的其中一个分身不急不缓地走向光亮。

    阮苏苏点开单知秋的语音,“陈彦生接到了吗?”

    她半坐在前台,两只脚交叠起来,一只手撑在桌上,另一只手轻点手机语音键,用极为慵懒的声音回道,“想知道吗,不如亲自来?”

    手机屏幕对面的单知秋浑身抖了抖,颤抖地把手中的手机拿得远一些,仿佛那些魅惑的余音还在耳边环绕。

    下一刻,单知秋直接闪现至万灵旅舍。

    “苏苏,你以后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你的魅力?”

    “哪有,佳人我天生丽质,需要控制魅力吗?”

    众多的阮苏苏回归本体,她缓缓走到单知秋面前,“怎么,刚才那个,陈彦生,很特殊吗?”

    “他可是初来乍到就扬言要取代超越我的孩子,你说呢?”

    “真的假的。”阮苏苏的眼睛闪过一抹惊讶。

    “所以呀,也需要你多多关注。”单知秋轻叹出声。

    阮苏苏穿着黑色的高跟鞋,现在比单知秋高出半个头。

    “行吧,来,我倒是很久都没有找你好好喝一杯了,不如就今天如何?”

    单知秋笔画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阮苏苏再次分散出分身,其中一个跟着单知秋走出万灵旅舍。

    已是凌晨,但是这里所有的“存在”精神都格外兴奋。

    阮苏苏一手挽着单知秋的手臂,向前面的街市走去。

    “我刚才仔细看了一眼陈彦生,虽然年纪尚小,矮瘦黝黑,但是我可以和你打赌,这绝对是一个潜力股。你有没有注意他的一双眼睛,我在万灵旅舍工作了上百年,能让我这般深刻的,他是第一个。”

    单知秋微微侧头看向阮苏苏,看到对方眼神笃定而清醒。

    “你还没喝酒呢,怎么就醉了呢?潜力股,你打的什么主意?”

    “老妹,你这都单着千年了,怎么这些年,你还是不开窍呢?上次我推荐给你看的剧,还有小说,你是不是都没有看?”

    阮苏苏语气中微有失落,单知秋只好打趣着说,“白天的时候,洛神书局里的小屏幕上,可不是一直在循环播放吗?”

    “也罢也罢,你这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女人,哎。”

    阮苏苏一脸无药可救的表情。

    “苏苏,我可要提醒你啊,这里绿槐秋市,还没有灵客在一起的先例,有了第一例,后果是难以设想的。”

    “这话听过很多遍了,就算是简单的当一个伴都不行吗?你这个管理者也是,真是不通人情。”

    阮苏苏按着自己太阳穴,让单知秋有些不知所措。

    “单老板,阮经理,快进来坐啊,今天热闹了,咱们绿槐秋市两位管理者都在,这样,今天给大家打个九折啊!”

    烧酒屋的老板喜笑颜开,立马招呼伙计安排位置。

    单知秋看到徐朝旻的时候,点头示意。

    “一起吧?”

    徐朝旻本来在烧酒屋中和来往的灵客闲谈,对面并没有什么人。也确实,一般灵客不敢坐在徐朝旻的对面。

    “师傅,先来两壶烧酒。”

    单知秋和阮苏苏缓缓落座。

    “小秋,你去看那小子了?”

    “陈彦生?这倒是没有。只是关照我的姐妹,以后多留意留意这个孩子。”

    阮苏苏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轻搁在桌上,眼睛在单知秋和徐朝旻之间来回转动。

    “怎么,徐老板也想看?”阮苏苏接过下句。

    “不简单。”徐朝旻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来咯来咯,烧酒,两位慢用。”烧酒屋师傅的声音中气十足,洪亮深厚。

    “多谢。”阮苏苏和单知秋分别谢过,正准备继续刚才的话题。

    “是啊,单老板,徐老板,你们也觉得这个陈彦生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