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绿槐秋市 > 第九章 黄色康乃馨
    “陈彦生,以后见到阮经理记得绕着走吧!”

    几个灵客善意提醒陈彦生。

    “没关系,下次见到我会诚恳道歉的。”

    陈彦生两只眼睛扑闪着,睫毛细密如羽扇。

    灵客们早已熟悉这里的规矩,纷纷站到自己的值班岗位上。一楼的书店有收银员,巡逻整理书库的人员。二楼是文创管理员,咖啡师等等。

    正当陈彦生迷茫的时候,单知秋喊道他的名字。

    “陈彦生,你就在二楼这里,负责端咖啡和收拾桌子。”

    本来这些都是单知秋一个人做的,如今有了一个新人员,单知秋只能选择把自己的工作分出去。如此一来,单知秋可以随时掌握陈彦生的动向,自己也能省力一些。

    时至早上9点半多,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前来,虽然书局大门上的营业时间写着10点开始,单知秋会提前一些营业。

    槐市街,是网红打卡胜地之一。整条街上只有两个商铺,洛神书局和朝夕花店。其余空地还有待开发。距离槐市街不远的地方,就是一座空荡荡的灯塔,大门常年紧闭,圆柱上清晰可见斑驳的裂纹,然经历风霜雨雪依旧屹立不倒。再往前走,有一个小的堤坝,可以容纳三十人左右,旁边还有几块空地,三三两两摆着椅子,供人们休息用。

    单知秋开始运转咖啡机器。单知秋对于咖啡的热爱,甚至到了每天必须喝一杯的地步。不管什么境况,喜怒哀乐,只要闻到咖啡的香气,单知秋的神经会立刻兴奋清醒起来。

    也可以说,单知秋离不开咖啡的存在。

    所以她率先做了一杯拿铁,进行她熟练的拉花,操作熟练,自然流畅。倒是引起了陈彦生的分外好奇。

    “单老板,我也好想学学,感觉很好玩!”

    “这可是工作,不是玩耍。”

    单知秋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一气呵成。就算让她蒙上眼睛,她也可以从容地完成拉花的造型。洛神书局的“绿槐拿铁”,算得上槐市街里的一项必打卡的项目,驰名街外。

    “那我也想喝一杯。”陈彦生点着脚尖趴在营业台上,看着单知秋的动作目不转睛。

    “100积分一杯,等你赚够了再喝吧!”

    单知秋满意地看着手中拖着的陶瓷杯,轻轻放在台子上。浓厚的咖啡上面,是绿槐树的独创拉花,也是洛神书局的lo。书局中所有的东西,包括纸巾,上面都附有绿槐树的标志。

    “行,反正一定会有这么一天。”

    单知秋笑笑不说话。相比较陈彦生在一旁好奇的眼神,单知秋更加关心的,是昨天的红衣女子。她还会来吗?她的身份怎么说,老徐千年的等待终于要迎来结果了吗?单知秋只是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并不知晓具体的纠葛。所有问题的答案,仿佛破晓而出的红日,有呼之欲出之势。

    “陈彦生,你在这里看着咖啡厅,如果有客人点单,到窗台的地方喊我就可以了,我先去花店里找老徐。”

    “好。”陈彦生答应得爽快,单知秋心中始终怀有担忧,好在同一楼层还有其他的灵客值班,如果有什么情况,也能稍微处理一下。

    单知秋从书局二楼下来,走进徐朝旻的朝夕花店。

    “老徐,今天状态怎么样?”单知秋今天穿着一深棕色的及膝风衣,头发用黑色橡皮筋扎在脑后。

    “还好啦。”

    徐朝旻已经整理好新进货的花束,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看来是已经接到单子了。

    “她说,今天会和爱人一起来。”

    “爱人?她已经结婚了吗?”

    “近期打算举行呢!好像也要在这里拍婚纱照。”

    徐朝旻划开花店的快递单子,重新点开消息回复。一条一条你来我往的记录缓缓向下移动,徐朝旻回顾着昨天的对话,嘴角不经意地微微翘起。

    “她叫什么名字?”

    “祝欣儿,很好听的名字啊!欣儿,和她的气质也很搭。”

    单知秋不客气地坐在供客人休息的椅子上,和徐朝旻聊着祝欣儿的出现。

    “昨天我在监控录像里瞧着,好像这一世,你的妹妹生活得不错,拥有那么温暖的微笑,如同能驱散阴霾的阳光。”

    “生活还算顺利吧!具体的情况我还没有了解,但是看她的朋友圈,似乎过得很优渥。”徐朝旻言语中流露着笃定。

    “老徐,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吗?既然已经遇到……”

    徐朝旻缓缓放下手机,干脆坐在单知秋的对面。不言而喻,徐朝旻打算认真起来。

    “小秋,千年前,确实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在你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是你的父母救下了我。后来进入阴司轮回,也是你的父母托人救下我。从前是你父亲钟爱的万灵书肆,现在是你建立的绿槐秋市,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放弃这里独自离开。如果祝欣儿是转世无疑,我能做的,就是默默守护着她了吧!”

    这段话从徐朝旻口中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出,单知秋能感觉到着,这段话徐朝旻可能已经循环了千百遍。

    “老徐,别有这么大的压力,这些年你陪伴着我,一起见证了绿槐秋市的成长,从前的那些恩啊怨啊的,都早就还清了。如今我作为你生意上的伙伴,身边的朋友,希望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绿槐秋市不是为了让人为难建立的。”

    单知秋能明白徐朝旻的感受。如果告诉她,可能会出现一个千年前她的亲人的转世,她未必能有徐朝旻这般冷静和淡定。

    “小秋,谢谢你的好意,现在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至少在祝欣儿婚礼结束之前,我都有机会和理由接触。”

    单知秋点点头,徐朝旻头脑很清醒,并不需要她来引导。

    “先祝你愿望成真啦!”

    单知秋站起身来,走到如阳光灿烂绽放的的花朵前,摘了一朵黄色的康乃馨。

    “永久的友谊,谢谢了。”当然单知秋不会白拿,在徐朝旻的营业台上刷了自己的通行证。

    徐朝旻看着单知秋离开,重新回到岗位上,开始准备外卖单。

    “她今天还会来,以及她的爱人,真是期待呢!”

    徐朝旻嘴中喃喃。如此的小兴奋和期待,真是令人心头欢喜,分外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