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绿槐秋市 > 第十五章 尽十分力,渡有心人
    “你若是知道,为何不明言呢?”

    单知秋还算镇定。陈彦生刚才间席寻着各种理由,跟在几个孩子后面探听,若是知晓什么,并不奇怪。

    “里面涉及一些复杂敏感的问题,具体如何处理,得由你这个店长决定了。”

    “你且说来吧,孩子们到底干了什么?”

    陈彦生清了口嗓子,从旁拿出一张纸,随手画了起来。

    “这里是洛神书局,这里是朝夕花店,中间不是有一条小的过道吗?我看见过,颜颜和早见。”

    “只有他们两个人?”

    “对,你一定猜想不到,这两个孩子是什么关系?”

    “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单知秋虽然与外面的世界有些脱节,收集的奇闻怪闻也不在少数,心中自有定力。

    “颜颜硬拽着早见,一直拉到过道里。这小子有一点避嫌的意思,躲着其他两个男生,但是没有察觉到二楼的我。”

    确实,洛神书局二楼靠近过道的地方,有一扇小窗。

    “这个世界,进程很快,吾辈犹是。很多你们成年之后接受的想法,我们在孩童时期就已经有了接触。所以单老板您要做好心理准备才是,毕竟听闻您许久没有接触外头的世界了。”

    “你且说便是,活了上千年,倒也见怪不怪了。”

    “我给你大致还原一下,加上那小子语气。”

    “早见,刚才我妈妈开玩笑,问你订娃娃亲,你怎么不回答呢?嗯?”

    “有什么大不了的,家长们都是说说而已,你就这么不愿意公开吗?”

    “这条项链我不喜欢,就送给你吧!好好戴着,要是丢了,你就等着下次我收拾你吧!”

    陈彦生说这三句话的时候,中间有明显的停顿,这不由得让单知秋去想象,两个孩子是怎样的举动。

    是颜颜拽着早见的一双肩膀,像他妈妈一样,逼迫别人对视来凸显自己的存在感呢?

    还是早见一直闪躲抗拒,想要远离眼前的这个恶魔?

    还是说,两方都有这样的意愿?不对,单知秋仍然记得早见被问到娃娃亲时的神态,是一种带有恐惧的抗拒,身体不自觉向角落里缩,眼睛不敢抬头,只是牢牢盯住自己紧握的双手。单知秋能感受到,那个时候早见的手心,一定紧张到出手汗的地步。

    陈彦生观察着单知秋的表情,心知她思绪万千,没有做出打扰的举动,直到单知秋开口。

    “我先想到几个问题。第一,既然你亲眼看到项链的去向,却没有出来澄清,是害怕这件事情如果当众揭开,给早见造成不利的影响,对吗?”

    “是。虽然我可能是唯一的目击证人,但是颜颜妈妈的态度强硬,她认定从谁身上搜出来,谁就是小偷,谁就要背负这个罪名,她才有台阶下,她才会罢手。就算是我极力辩解,亲眼看到颜颜把项链送出去,颜颜妈妈也不会承认。何况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小孩的话谁会相信?哦,对了,过道那边难道没有监控吗?”

    “被你说中了,还真是没有。”单知秋无奈笑笑。

    陈彦生停顿了一下,目视着单知秋继续说道。

    “那说不定是一件好事。早见肯定不希望这些事情被公之于众,颜颜妈妈在偷窃之上,可能还要加扣一个小小年纪勾引自己儿子的罪名,罪上加罪,都是莫须的束缚,让早见如何承受得住!所以她一再委屈求全,一再隐忍颜颜的骚扰。”

    单知秋轻叹一句,“但一味隐忍可不是什么好办法,对方只会步步紧逼。”

    “我刚才没有说的是,颜颜对早见已经开始动手动脚,如果视之不管的话,以后恐怕会出问题。当然了,你是这里的店长老板,愿不愿意帮助,是你的选择,而我作为你的下属,也会遵从你的意愿。”

    单知秋的耳朵动了动,陈彦生语气生硬的一番话,听上去略为刺耳。但是单知秋似乎能理解陈彦生为何这般的原因。之所以把话说得如此不容得她半分后退,也是他对单知秋的试探。

    “当然,我们既然看到了,能救一个是一个。绿槐秋市也是,尽十分力,渡有心人。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要达成两个目的,一是弄清项链的去向,二是如何让早见摆脱颜颜的骚扰。”

    “没想到,你竟有这般推理,也知道为别人思虑周全,真是难得。”

    “哪里话,你不也是,如我一般怨根深重的人,你也愿意劝说留步?”

    单知秋认真地看向陈彦生,他眼中怨气被悄然隐藏起来,一派清净明朗。这是单知秋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的干净澄澈。现在的陈彦生,一心想要帮助手无寸铁的女孩,脱离高傲自大的颜颜母子。这份理智下的热切和冲动,实在无法想象是从一个8岁的孩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单知秋仿佛看到一望无际的沙漠中,似有小树汲取一切能吸收的水分,倔强地屹立在孤寂沙海。

    又仿佛看到陈彦生心镜清池央中的那朵莲花,逐瓣盛开,在清澈见底的池中,孤世而独立,隐隐清幽淡似薄烟,清傲身影直如劲竹。

    “好。”单知秋说出这个字,如同一句沉重的誓言,里面包含着她自己都难以言明的情感。

    或许包括帮助早见这个孩子;包括化解店中发生的偷窃一事;或许也包括和陈彦生达成的某种精神上的共鸣……

    “警察正在赶来,时间差不多了。走吧,随机应变。”

    单知秋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心中约莫有数。

    随着警车的长鸣传来,单知秋和陈彦生从休息室走出,等待着警方的调查安排。

    咖啡厅里,张澜缃还没有离开,面前依旧是一台电脑,身旁一只黑色高帽,于窗边独自思考码字,似与俗世烦扰格格不入。

    颜颜妈妈站在咖啡厅的中间,双手叉腰,四处张望,目光凶狠,如监控的架势呼之欲出一句话你们最好什么都不要动,不然我很容易理解成你们想隐藏什么。

    窗外已经响起关车门的声音,但是却始终没有人上来。单知秋觉得有些奇怪,往窗边望去。

    一个栗发女孩,穿着浅蓝色细格纹衬衫领连身长裙,脚下一双银色细高跟,远处看来高挑迷人。女子的身旁站着一个男子,黑色的西装同样显得比例协调,身材修长。

    还有一贯简约风装扮的老徐徐朝旻,他站在那二人身后,时而往二楼的方向上看。

    “这么说,难道这两位客人和警方有什么交集,竟然能聊到一块去?”

    陈彦生垫掂起脚尖,双手自然地搁在窗台上。凹槽中有灰尘堆积,被陈彦生的白色袖口拂过,他也浑然不在意,一同关注着楼下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