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绿槐秋市 > 第十八章 案件
    “没有问题。店长你呢?”小刘警官率先汇报情况。

    单知秋停下最后一个动作,摇摇头,“没有问题。”

    “怎么可能?小姑娘,你是不是漏了什么?”

    颜颜妈妈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显然不太高兴,这件事情从发生到现在,也有将近一个小时了,若是还没有解决,确实让人焦虑。

    厅中骤然响起鼓掌的声音,令人一怔。

    白警官从角落微暗处走到众人面前,单知秋知他心中必有打算。黑色的皮鞋一起一落,节奏舒缓,却声声敲在众人心谷,回音阵阵环绕。

    地上斑驳的影子交错在一起。单知秋心思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只知道,距离两三步的男子,正踩在自己的影子上。

    “无人承认,无迹可寻,倒真是稀奇。监控的这半小时,倒是让我想到一种可能。”

    “还有什么可能?定是这些贱人把项链藏起来了。”颜颜妈妈站得有些累,索性坐在就近的一把椅子上。

    “我想,这也许是一场误会!监控里,孩子颜颜曾经背对着监控,在桌边走过。”

    “那能代表什么?”颜颜妈妈对于白警察的说辞嗤之以鼻。

    “店长,你这里还有小的便利贴吗?”

    白警官突然转过身。单知秋瞳孔微缩,没有迎上那道清冷目光,而是直直走向收银台,她记得抽屉中或许还有。只是经过白警官身边的时候,感觉那一个高大的身影,恍若一座巍峨的山峦,难以跨越。

    “确实还有一些,不知白警官想做何种用途?”

    单知秋准备好便利贴和水性笔,目光呆滞地移动目光,看向一袭黑衣的白警官。

    哪知对方早已转过视线,单知秋感觉自己的郑重其事是多么的可笑!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意别人的眼光呢?

    她脸上渐渐染上红晕,如同落日余晖照拂脸颊,连带着耳根也红起来。

    对方是老徐徐朝旻转世的妹妹的爱人啊!自己为什么经不住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单知秋在心里暗骂自己,千年之间,也见过不少貌似潘安的,怎么唯独对这个人有奇奇怪怪的反应?

    “现在请大家认领一下桌上的杯子,麻烦店长做好记号。”

    认领杯子?联想到刚才白警官口中的猜测,杯子,项链,难道早见会把项链放在饮料中?

    有这种可能!颜颜和早见分别从草坪回来之后,就一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若是能藏,还没有被搜过的地方,确实是饮料和蛋糕!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单知秋有心挽救,也有心无力啊!尤其能感觉到有一抹似有若无探究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

    “真是痴人说梦。”颜颜妈妈脸上写了满脸的不耐,感觉这些警察都没什么本事,气势已经上来,咄咄逼人。

    “痴人也好,傻人也好,能解决问题都好。”白警官丝毫不介意被说三道四,倒是栗发的姑娘站出来。

    她的脸上也有微微的红晕,那是因为生气和恼怒。

    “这位母亲,我作为旁观者奉劝一句,好好做孩子的榜样吧!动不动便有粗口出来,实在配不上你满身名贵,结果骨子里还是一股小家子气,这般不饶人。”

    “你又是谁?我看啊,你们蛇鼠一窝!”颜颜妈妈仗着自己丈夫的地位,有恃无恐。

    “别生气啊,欣儿。她们想闹就闹,到时候我们处理好案件,剩下的让这位母亲自己收场。”白警官轻轻用手刮在栗发女子的鼻子上,两人关系看上去分外亲呢。

    “哼,好啊!我倒是想看看,是我收场,还是你收场。我的那杯,在最中间。”

    单知秋头皮微硬,在便利贴上写下对应的名字,贴在杯子的旁边。

    现在她还能做一些什么,根本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啊!她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层可能?

    眼看着最后一杯饮料就要被贴上名字,她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冒险一试了……

    单知秋计算好角度,此时扑倒下去,应该正好可以打翻早见的那一杯,若是能把饮料翻到沙发的底下,或许还有一线转机。

    说时迟那时快,单知秋脚下势作一滑,正要往前倾去,手指即将触碰到杯子的瞬间,突然被一只宽厚臂膀稳稳挽住。

    耳边是如娴静流水一般温润的话语,单知秋甚至可以感知到他话中的笑意。

    如同山泉映月,松间竹风,银白色的月色洒落在他的修长手背上,泛点霜白似的光芒,灼伤了单知秋的眼。

    脑中画面流转,还没有等单知秋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白警官已经搬着单知秋远离桌边。

    “你为何……”

    “当心点,这些都是证据。”

    两人同时开口,单知秋没有多言。

    只是计划再一次被打乱,单知秋是在是不知道,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如果是夜间的绿槐秋市,她有能力去掩盖这个真相,但是现实世界中,就要遵守现实生活的规矩,她不敢造次。

    单知秋脚步后退,目光聚集在那双黑色的皮鞋上,最终礼貌地说了一句,“多谢。”

    “既然大家都已经认领了,那我就来揭开谜底吧!”

    白警官走到形状各异的玻璃杯前,端起距离最近的杯子轻轻晃动。

    抹茶色的拿铁沿着杯壁形成小漩涡,淡淡的槐树香气弥漫整个房间。细听之下,除了细微的水流声,没有其他不妥的声音。

    “这一杯是早见妈妈的。”

    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白警官的手中,等待着新的发现。这几分钟过得分外漫长。

    “这一杯是早见的。”

    单知秋屏住呼吸,紧握着拳,就差冲上去,一把夺过杯子,然后消除这里所有人的记忆!

    她有这样的能力,可惜有监控!有监控啊!要是所有事情都能这样简单粗暴地解决,单知秋哪里还需要在这里愁着,像小偷一样东躲西藏,东遮西掩啊!

    “咦!”白警官冷不丁得打破宁静,吓得单知秋一个激灵。

    “怎么了?”单知秋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速度反问。

    “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啊!”

    白警官目光下移,看向端坐在沙发上的女孩早见。

    “早见,告诉我,这里面有什么东西?”白警官神情温和,不带有一丝追究,眼中犀利锋芒隐藏起来。

    “没,没什么啊!”早见双手握得更紧了。

    “原来是你!早见!你为什么这样做?小姑娘偷东西,真是丢脸!早见妈妈看你教的好孩子!”

    颜颜妈妈心中早已难耐,迫不及待上前指责早见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