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绿槐秋市 > 第二十一章 底细
    “副局长吗?正巧我也认识呢?”

    许久不曾开口的祝欣儿,款款慢走几步,来到白钦恩身边,带有挑衅地看向场中跋扈的女子。

    “你认识有什么用啊!能拿我怎么办?哈哈哈,颜颜,我们走。”

    颜颜妈妈一个电话直接联系到副局长,心中底气甚足,轻浮潇洒的目光把所有的道德法律弃于一旁,视之无物。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会有这样的一对母子存在?

    “看来,你并不知道我是谁啊!”祝欣儿一双盈盈秋水微微眯起,单知秋看到里面分明厉锐的杀气和怒意。

    “颜颜妈妈,本名孙华期,出生地华冼村,家中除了父母,还有大三岁的姐姐,和小两岁的弟弟。从小生活在县城,成绩不错,初中进入一线城市念书。但是因为家中供不起学费,仅初中毕业就开始工作。在一次宴会上偶识现任丈夫,谢仁,云开集团创始人。两年后成婚,生下孩子谢颜。我以上所说,是否属实?”

    祝欣儿不知从什么时候接过白钦恩的平板,声音清晰平淡,讲述眼前女子的生平。

    颜颜妈妈脸上隐隐涌上不安。她扶上就近桌椅,悄然隐藏轻颤的指尖。

    “你,你,你是在触犯我的隐私,我一定要告你!”颜颜妈妈的嗓音干涩,有气无力。

    “我为什么知道,那就去问你的弟弟吧!”

    场中之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具是安静地等待下文。

    “我弟弟?我弟弟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吗?”颜颜妈妈还记得昨天,刚刚和弟弟通过电话啊!

    “你当时是怎么接触上谢仁的?一个宴会厅的服务生,能够多大的经济地位?小浩妈妈,你是不是也应该挺好奇的?”

    祝欣儿目光一转,看向怔在原地的小浩妈妈。

    小浩紧紧攥着妈妈的衣角,一脸担心。而小浩妈妈眉头皱起,回想近十年前的场景。

    “没错,当时的宴会我也在,可是,孙华期,你当时,不是说自己是银行家的女儿吗?”

    祝欣儿把平板交给刘警官,栗色波浪长发在阳光下柔顺飘逸。

    “是啊,你当时伪造了自己的身份,把谢仁从小浩妈妈身边抢过来,是不是?”

    “哼?你以为身份是能骗就骗的吗?开什么玩笑,你怎么不想想,谢仁为什么不去调查?”

    “真是一个好问题,所以你就和弟弟串通好,把你当做银行家的女儿嫁入豪门。但是就在三年前,因为你弟弟酒驾逃逸,所以警方开始调查你们一家,自然是从头到尾知根知底。”

    “哼,你知道又怎么样,你们不是一点证据都没有吗?不然我为什么还有闲情来喝咖啡?”

    颜颜妈妈身世被揭开一角,当事人好像丝毫不在意这些。

    一个人要做到多绝,才会对自己劣迹斑斑的过往,无痛无痒?

    小浩妈妈的身形晃了一下,脑中天旋地转。

    “原来是这样!当时我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可是现在想来,他只是看中你这个身份而已。华期,这十年你是怎么隐瞒下来的?”

    “是啊,快十年了,你知道我每天过得有多么提心吊胆吗?”颜颜妈妈环视一周,眼中满是倔强和不容置疑的强势,“所以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

    祝欣儿眼睫微垂,“不错,颜颜妈妈你这段时间固然过得辛苦,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海市蜃楼上,终究会化作泡影。而你的心心念念的地位尊贵体面,已如岌岌危楼。你一定不知道你的丈夫背着你做了一些什么吧!”

    颜颜妈妈怒瞪着双眼,如同藤蔓紧紧捆住祝欣儿。“你在瞎说什么?”

    “其实你的丈夫,早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不对,是从头到尾都知道。你能想象,他每天看着你逢场作戏,笑脸相迎,心中会有多么的讽刺吗?”

    “不可能,不可能……”

    颜颜妈妈低着头,看着地上被倾倒出来的饮料残渣,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崩塌,眼底渐渐有酸涩。

    单知秋拉着陈彦生悄悄后退一步。

    怎么回事?单知秋原本想的是,以颜颜妈妈伤害自己作为结尾,打断颜颜的质疑,封藏颜颜和早见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事情远远没有这般简单。

    白钦恩,是何许人也,竟然可以挣脱出她的凝固空间?而这位“白夫人”祝欣儿,在短时间里把人家的底细、来龙去脉查得一清二楚,这一串生动的妙语连珠,让人遐想连篇。

    这两个人身份也不简单啊!

    陈彦生听了三盏茶的功夫,在脑中绘制人物图,思维没有一刻停歇。偶尔抬头看看单知秋的神色,她还是一如既往,喜欢把情绪收敛起来,瞧不出所以然。

    “他如何会知晓,我这几年做的,怎么可能是这样的结果?”

    “你当初难道没有怀疑过吗?你的丈夫,当时的谢仁,为什么会突然对你移情别恋?小浩妈妈,你也会觉得奇怪的吧!”

    小浩妈妈颤抖的双唇一张一合,空气中弥漫着低沉的微压。

    “是,当时谢仁直接提出分手,然后消失了一段时间,很快和华期结婚,我只能用他找到真爱,这一条作为他如此这般的合理解释,不然还有什么可能?”

    祝欣儿从刘警官手中拿回平板,蓝牙连接上角落中的电视机。

    “是,当时那段时间,有一桩案件上过新闻。某集团的秘书从高楼上坠落,警方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集团董事长和秘书存在情感纠葛,最后警方还是以自杀定论。那个集团就是云开集团。而那个秘书……”

    “颜颜妈妈啊,你仔细看看,这是谁?”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姐姐不是死于心脏病吗?”

    “不错,你的消息来源是哪里?是不是就是屏幕里的那个董事长呢?”

    “你不会想说,谢仁是真的杀了人,而后出于对姐姐的愧疚,所以娶我?而且能够容忍我隐瞒家世,伪装欺骗?真是说笑啊!你以为你在写小说吗?哪里来的狗血剧情?”

    祝欣儿按按自己的太阳穴,“信与不信,随你。因为当年没有详细的证据,所以谢仁被无罪释放。但是就在几天前,另一桩案件中,偶然找到了你丈夫行凶的确切证据!”

    一环扣一环,与单知秋原本规划的路线愈来愈远。如果要全部圆回来,需要绕多大的弯?

    陈彦生脑中关系图的边缘渐渐模糊。从简单的两三个人,牵涉到数十个人,他来不及全部记下。于是随手拿起旁边的便利贴和笔,默写出关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