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绿槐秋市 > 第二十四章 谎言
    “我明白了。”暖黄色的灯光之下,早见妈妈脸上深深浅浅的细纹一览无遗。

    单知秋心口如有大石堆积,泥土掩埋,让她不能顺畅呼吸。自古以来,“妈妈”这个词语,被整个社会赋予巨大能量,凡是让人来形容母亲,绝大多数,都会想到“伟大”这个词语。

    这一方面是在称赞母亲的伟大,但是同时,也将一个“不伟大的母亲是不称职”的道德加注在每一位母亲身上。所以电视剧里,经常会出现,“别的妈妈都可以,你为什么不行?”“你是怎么当妈妈的?”之类的责备话语。

    正是因为这种观念——母亲都是伟大的,被从小教导,人们对母亲这个职位从来都是有要求和标准的。然而对所有的母亲一概而论,缺乏考虑差异性,这何尝不是对母亲的绑架?

    单知秋从早见妈妈眼中感受到几番层次的情感。因为女儿早见的遭遇怒而心疼;听完陈彦生的经历,悄然升起的怜悯与同情;白钦恩说清事件背后的利益关系,早见妈妈眼中光芒熄灭的无奈和不甘……

    “早见,你说这样好不好,下午妈妈就带着你去办转学手续,然后和他们断绝所有的关系好吗?”早见妈妈的声音颤抖着,闭上眼睛的时候,单知秋感受到她的绝望——无法为遭受不公的女儿做一些什么……

    “妈妈,我可以理解的,只要能离开,我相信经过时间的沉淀,我会释怀的,妈妈,你不要担心了!”

    早见模糊着双眼,母女两人对望。

    其中的各种情绪与眼神交流,旁人不能感同身受。单知秋安静地闭上双眼。今天这件事,应该是了结了吧!

    空气悄无声息流动,亦如房间充斥的悲伤,流过每个人心头。

    说到底,发生这种事情,终究会有一方要吃亏。逃离并不是一种懦弱,只是暂时的远离,保护内心的平静和安稳。

    “店长,彦生,还有白警官,今天实在是谢谢你们了。”

    早见妈妈在单知秋闭眼的间隙,站起身来,对着场中三人分别深深鞠了一躬。

    “早见妈妈,不用如此,我们只是尽十分力,渡有心人罢了。”陈彦生率先走到早见妈妈身边,扶住了她。

    “不,是真的要谢谢。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早见,可能要遭遇到更坏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个恩情,我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回报了……”

    白钦恩也有了动静,他缓缓站起身,“早见妈妈,过去的伤痛会麻木愈合,往前看就好。早见,有困难,千万不要忘记,这个世间,有爱你的母亲,还有维持社会秩序的警察叔叔,我们都会帮助你的,好吗?”

    “知道了,我知道了。”早见深深埋起头,肩膀仍是一抽一抽。

    “说开了就好,接下来,早见妈妈一定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收拾收拾情绪吧!”

    “店长,白警官,不知道能否加了一下两位的联系方式?”

    “我就不必了。加一下单店长吧,她一样能帮到你。”白钦恩婉拒道。

    单知秋看了白钦恩一眼,他眼角明明带着笑意,又是为何拒绝这位母亲的请求呢?

    早见母女最终离开了洛神书局。单知秋和陈彦生在二楼的窗口,目送她们离开。

    单知秋眉头微微皱起,今天的事件,发生在洛神书局,自己有办法能够干涉一些,可是想来,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数不胜数,她如何帮助所有人?

    就颜颜妈妈的状态来说,仗着自己的权势,地位,财力为虎作伥,为所欲为地压榨其他人呼吸的空间,又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吗?

    “还在想事情?”在单知秋发呆的片刻,白钦恩黑色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她身边。

    “你,还没走?”

    “你,不打算感谢我?”

    “等一下,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大厅的监控,项链的去向,我为了帮你隐瞒下去,可是花了不少力气。”

    “帮我?恐怕未必吧?你不是也希望帮助早见吗?”

    “翻脸不认人啊!”白钦恩抬头望向一片被揉碎的云彩。

    “你是怎么知道的?”单知秋没有打算和白钦恩有过多的交集,只是很好奇,这个人的侦查能力,以及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破绽,让他在短时间里摸清来龙去脉。

    “你大厅和休息室里监控。大厅是直接拍到早见把项链藏在颜颜妈妈杯子里,还有休息室,陈彦生在纸上的画,稍稍推理一下,便猜到大半了。不过这次也是你运气好,颜颜一家本身就有问题。顺带着一同揭露机关内的腐败。”

    “那,早见的事情,真的可以彻底隐瞒吗?”

    “她本无罪,不会为难她。”白钦恩勾了一下嘴角,单知秋无意瞥见那一抹弧度,仿佛看到天边金灿的团云被挑开,温暖如春风的阳光扫过心涧,徒留一阵风过无痕的凉薄。

    “那真好。”单知秋心下没有其他想法,想着继续开始营业,又被白钦恩叫住。

    “我们,是不是见过?”

    单知秋背过身正打算离开的脚步一顿,她望着空荡荡的咖啡厅,头顶的玻璃灯在微风的吹拂下,悠闲得摆动,不知道是为了取悦谁,吸引谁……

    几秒种后,单知秋幽幽说道,“没有,我并不认识你,今天是第一次见。”

    “是吗?”白钦恩跟着单知秋的步伐,凑近了一些。他凝视了单知秋片刻,用同样的语气幽幽说道,“或许是我记错了。”

    “喂,你们怎么回事啊!都这么不对劲?”陈彦生刚才去了一趟厕所,此刻回来看见两人脸上复杂莫测。

    “是吗?”单知秋下意识脱口而出,连自己也震惊起来。怎么能够,说话的语气语调,可以这般相似和熟悉?

    “有鬼,真是有鬼啊!喂,单知秋,我提醒一句,那白钦恩是有未婚妻的人,你不要自甘堕落哦!”

    “你电视剧看多啦!我当然清楚他的身份。不对,自甘堕落?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难道还害怕我一个小孩的闲言碎语吗?对了,你屏幕亮了,应该有一条新消息。”

    陈彦生提醒道,单知秋打开手机,里面是备注张澜缃的消息,“先小人,后君子。这是来自一位朋友的忠告。今天的洛神书局很精彩。还有小心白警官身边的女孩。”

    单知秋眯起双眼,重新阅读了一遍文字,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先小人,后君子?小心她……”

    “喂,又出什么事了吗?”陈彦生孩童的声音把单知秋拉回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