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在下出刀者 > 第一章 边城客栈
    夏国,承平三百年,居庙堂之高,有儒道宗师,墨门大家倚为臂膀,处江湖之远,有夜行人、竹林客为其爪牙。三代励精图治,欲要平四夷,定太平。

    前记

    边城,无名客栈。

    说书老者一拍惊堂木,扶须挥手,慷慨而言。

    “要说我大夏,秉上古之风,经三世而治,而今端得是盛世在前,三百年前,儒道宗师周归元与太宗皇帝坐而论道,阐述治国理念,由此再掀百家盛世。有那儒道宗师浩然正气纵横百里,有那青衣剑客,拔剑四顾,轻取敌颅,有那墨家机关与公输机关术互相抗争。”

    台下听众听闻此言经不住囔囔道“老儿别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这些庙堂的事情自然有那些官人来操心,我们只想知道知道江湖上有什么新奇事没有。”

    说书老者笑了“就你这杀猪仔最是听不惯这种事,行,既然大家想听听江湖事,那我们就来讲讲这大夏的江湖。”

    话说这大夏江湖起于上古,似我等凡夫俗子,难以窥其全貌,唯有古灵阁的江湖录方能观其一角。

    而观我大夏武脉,必须减而见其筋,减而见其神,再减方可知其脉。减法难做,故而世人只知其江湖热血,快意恩仇,看不见那刀剑之下的筋骨脉络。

    杀猪大汉又开始囔起来“老头,你别说这些大空话了,我们就想知道那紫衣女子最后和那青衫刀客是什么结果?”

    说书老者笑道“好,那咱们就直接说说那青衫刀客。这青衫刀客本是一无名山村出来的落魄小子,学了点微末刀术,便想着闯荡江湖,谁成想刚一出道就栽了一个大跟斗,你们猜猜怎么着?”

    周围第一次听的人禁不住问到“怎么着?”

    “诶呀,那叫一个难受啊,堂堂一男儿,居然被一名女子压了下去,你说尴尬不尴尬。刚出道就碰见了刚从蜀山剑宗出来的紫涵仙子,结果三两下就被人家打趴下了,也算是他倒霉。”

    “要说这青衫刀客也是干脆,把刀一横,脖子一伸数了句,要么头颅送上,要么做你三天仆从,换我这身贱命。他这话反而让紫涵仙子难以动手,最后勉强让这刀客做了她三天的仆从,不料还未过三天,便被其爱慕者给远远地撵走。”

    杀猪仔听闻此言,把手一拍“这小子甚是窝囊,要换成是我,一把杀猪刀也是死战。”

    周围人轰然大笑“你这杀猪仔,一点趣味都没有,人家去江湖,见识的是风流,你要是去江湖,准是去杀猪的。”

    杀猪仔一听,眼睛一瞪,看着周围“你们还真别说,我儿子以后要是这么窝囊,我就真一刀宰了得了。”

    同桌一好友说道“你儿子不是还在读书,你还舍得让他走江湖吗?”

    周围人哄堂大笑,还未有人接话,便听门外一人说道“听你这意思,是看不起我了。”

    周围人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眼前一花,只听一声惨叫,那名说大话的杀猪仔已然断了一条胳膊。

    只见客栈中央站着一名青衫客,他看着周围人,冷冷说道“念在你们无知,饶你们一命,以后说话,注意看看周围,别妄自断了姓名,至于这个老头,平时说话也有点乐趣,便算了。”

    杀猪仔一手捂着断臂处,一边大声呵骂道“有种你就杀了老子,狗娘养的东西,怎么不见你去紫涵仙子面前动手,在这装什么横。”

    青衫客看了一眼杀猪的“本想饶你一命,既然你求着,那便罢了。”

    刀起,血凉,人无踪。

    我薛海失去的终会拿回来,你命没了,又用什么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