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在下出刀者 > 第四章 寻衅者
    你要问什么是刀客?估计没人说得清楚,不过你要问当今刀客主要是做什么的,那估计很多人都有话语权,绿林,镖师,护院,衙役,他们能说出一堆来。

    十年前的刀剑对决,号称大夏刀圣的公羊千秋竟然三招之后便断刀败北于秋水剑上官云。要知道秋水剑在当时尚未称圣,而公羊千秋已然登顶。随后的弃刀归隐似乎也成了众人唾骂的宣泄口,毕竟那一战近乎生生打断了刀道中人的脊梁。自此以后江湖中的刀客也渐渐稀少,原来的刀剑对决也慢慢变成了剑道独尊。

    夏天的东海城,总是能听到院外的知了声。对于郁小刀而言,一周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了解一些必须了解的事情,例如师傅最爱喝的是乌龙茶,大师兄最喜欢偷懒,每次都喜欢跑去酒楼喝上两杯。二师兄最严格,对于师弟们的功夫进度也最是上心。

    小人物的一天没什么特别的精彩,更没有发生一些特别的故事,除了日常挑水砍柴,便是练习入门刀法。郁小刀从不认为自己是天命主角,天赋异禀的人。对于他来说,学习入门刀法便已经是一种偌大的挑战。五年来的读书经验告诉他,天才确实存在,但是大多数人总是平庸的,要想变得更出色,要么是找对方法,要么是心无旁骛地重复练习。

    在福临镖局,作为记名弟子的一个最大的福利便是,他们这段时间的目标是只要通过三个月后的总镖头考核即可。在这期间他们不用走镖干活,只要做一件事,那便是习武。如果考核通过,将成为师傅的第八位入门弟子,如果没通过,那便只能老老实实去走镖,期待着哪一天有奇遇可以咸鱼翻身。

    老天爷有时候其实很喜欢跟人开玩笑,就当郁小刀觉得自己可能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学下去,十年后去找那个叫做薛海的混蛋报仇,接着可能就一辈子待在这个镖局里面过日子的时候。一把剑狠狠地刺了进来,深深地扎在了福临镖局的门口。

    “林三福,出来。”一名中年剑客屹立门前,静静地看着从门中冲出来的镖师。

    二师兄拉开众人,双手抱拳“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家师有事不能相见,还望见谅。”

    中年剑客冷冷道“让林三福出来,我还不屑欺负小辈。”说完只见其剑指一挥,原本扎于地上长剑发出一股充斥之劲,众人躲闪不及,竟一个个都被冲倒在地。

    中年剑客随后浮身而起,只见长剑环绕其身,郁小刀小小的身板抬头仰望着中间剑客,有点看呆地喃喃道“果然还是剑修帅啊。”、

    “黄老儿你好大的脾气啊,且接我一刀看看。”话音未落,一柄长刀从镖局内冲天而起,带着一股凌厉之气冲向中年剑客。剑客见状,手指一翻,身边长剑应声而去。

    看着上空刀剑飞舞,郁小刀呆呆地问身边的二师兄“师兄,师傅和那老儿算是什么境界啊?”

    二师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抬头看天“要按古灵阁的江湖录来讲,江湖九重楼,一楼一世界,师傅和那老儿应该都算是第三重楼的高手。”

    郁小刀愣道“乖乖,三重楼就有这么高,那九重楼还了得。”

    二师兄笑了“自有记载一来,登上九重楼的也才数十位,不过真正厉害的还是那掀翻楼顶的人。”

    郁小刀感觉今天的世界观被二师兄不停地冲击着,他禁不住地问“谁?”

    二师兄定定的说出他们的名字“儒道宗师周归元,武中神人归墟客,道门尊者宁守一,佛门尊者圆寂。”

    话音未落,只见半空中胜负已分,剑客长剑被长刀狠狠地钉在墙上,中年剑客半跪地上,看着眼前从门内走出的林三福说道“不过如此。”

    林三福没有回话,对于失败者,没有太多的必要去理会他们的狠话或者讽刺之言。

    许久,林三福开口道“刀剑之争,自十年前已然结束,黄老儿你又何必执著于此。刀客在这江湖终究是比不过你们剑道独尊。”

    黄老儿缓缓站起来,狰狞地笑道“林三福,刀剑之争不过是武道之争,你我之争,却是恩怨之论,你且等着,吾不如你,吾之弟子未必不如你之弟子。只要我这一脉没有死绝,这笔十年前的账,我终究会讨回来。”

    林三福叹了一口气“如此,便罢了。”

    话毕,手一挥,长刀贯胸,黄老儿已然倒下。

    毕竟是第一次看到死人,郁小刀竟忍不住干呕起来,边干呕边不由想到自己的父亲,他强忍住心中的恐惧,抬头望向师傅,问出了他踏入江湖第一个真正的疑问“师傅,为什么要杀人?”

    林三福看着年仅十二的郁小刀,叹了口气“人在江湖,你不杀他,他便要杀你,这就是江湖。”

    “可是他明明刚刚只要服输就好了啊,为什么?”

    “小刀,今天为师就告诉你一个道理,那就是江湖人,胸中都有一口气,这口气不争,人便不正,武道便难有寸进,这就是原因。”

    郁小刀有点懂了,他知道要想在江湖中讲道理,拳头必须要够硬才行。看着血未凉透的黄老儿,郁小刀跟随众人缓缓走回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