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在下出刀者 > 第八章 林中剑鸣
    走镖人的生涯,永远伴随着未知。在这片密林中,谁也不知道下一刻是否有野兽或者强人出。

    “这次走完镖,也差不多该退位了,享享清福也是很好。”老风暗暗念到。

    老风从十岁开始跟着林总镖头出道,出道至今接近三十载,他是看着镖局一点点发展成为东海城第一大镖局。虽然东海城不过是青州东部七城中不起眼的一座,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有说不完的故事和历史。

    老风膝下有一子一女,算是儿女双全,不过对于过惯江湖路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安稳更重要。儿子还算争气,儿子博了个秀才,最头疼的是女儿,不爱红妆爱武装,整天甩枪弄混的。

    想到这里,老风就有一点头疼,女儿如今已经快二十了,还没有嫁人,她自己倒也不急,说要陪着他这个老头一辈子,诶,不省油的灯啊。

    还在沉思的老风突然听到嗖的一声,抬眼看时,箭已射在众人跟前,钉地三寸。

    “众师侄,结阵。”老风紧急大喝道。

    郁小刀见状紧随众位师兄布成江湖常规防守阵法八方归元阵。此阵需八人合作,护卫八方,进退之间,攻防相顾,算是为数不多的普及实用阵法。

    远处,四人带着一群喽啰缓缓上前,许是觉得没有埋伏的必要,他们就是这么直接地光明正大走到他们眼前。

    郁小刀此时已紧紧握住手中的长刀,第一次见识到这种阵仗,说不紧张,那他是骗自己的,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师兄,也相信风叔。

    老风回身看了看马车上下来的人安然无恙,便转头抱拳看着前方“各位老大,我们平日井水不犯河水,兄弟们也是时时有孝敬送上,这次不知什么风刮来了这太清山的四位老大。可否给老风一个薄面,就此放过,稍后必有厚谢。”

    前方赫然便是这太清山的三寇一盗。只见为首一人将手中长枪往地上一放“老风,你我也算相熟,我也不欺你,此次之事,事关重大,你带领你们镖局众人且退去,我们日后还能把酒相见,莫要自误。”

    旁边一人不耐烦地说“大哥,你何必这么文绉绉地跟他们讲一堆道理。前面那些崽子,你们要么滚,要么死。”话毕手中鬼头刀已然抬起。

    老风挥手制止了后面几个师侄的动作,继续说道“林寨主,你也知小弟走镖讨生活,信誉对我们来说是何等重要,要是我等这番退去,福临镖局的牌子就算是砸在我身上了,还望林寨主见谅,此事,恕难从命。”

    林寨主听闻此言,手中长枪前指“兄弟们,杀。”

    老风见状,手中长剑抬起“众位师侄,迎敌。”

    话罢,老风抢先缠上了林寨主,大师兄对上手持鬼头刀的二当家,二师兄则直接与三当家对上。

    郁小刀见状,提刀对上太清盗,要知道三位当家同气连枝,都已登临三重楼,唯独太清盗独来独往,目前还在二重楼巅峰徘徊。但是他最难缠的除了其身法诡异之外,还因其有一只异兽碧眼白狐。两两相加之下,郁小刀也是落入下风。

    “众位师兄先去清了这些喽啰,太清盗我这边暂时还顶得住。”郁小刀一刀逼退太清盗后开口喊道。

    太清盗听闻此言,心中大怒,臭小子,年纪轻轻,居然敢如此轻敌,休怪我下手无情。

    思念至此,太清盗再次抬起手中双环,配合碧眼白狐杀了上来。

    此处杀得正是难分难解,而马车内却佁然不动,丝毫没有任何惊慌失措。

    “碧儿,外面怎么样了?”一名女子轻声问。

    “小姐,福临镖局的人正在抵抗。”丫鬟碧儿开口道。

    闻听此言,女子不再言语。

    马车外,除了老风与大师兄游刃有余,其余师兄弟尽已负伤,尤其郁小刀在对战中一时不查,竟被碧眼白狐抓中左臂,所幸应对及时,免了断臂之忧。

    太清群贼见事不可为,林寨主大喝道“福临镖局,这次梁子算是结下了,此后刀剑无眼,莫怪本寨主未提此言,兄弟们,撤。”

    老风见群贼退走,顾不得其他,赶紧去查看众位师侄伤情。福临镖局虽然人不多,但是心齐,此刻见众人各个带伤,赶紧取出伤药为众人简单处理。

    二师兄看周围暂无大碍,缓缓走向马车旁,看着马车内“周小姐,我们福临镖局,需要一个解释。”

    车中女子缓缓开口“拿钱做事,前面已然谈好,如今又要何解释?”

    二师兄咬咬牙,继续开口道“我们与此绿林贼寇,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仅仅为了区区五百年份人参,便遇此番劫道,于理不合。”

    车中久久没有传来声音,就当二师兄忍不住要继续开口时,老风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看着车内“周小姐,拿钱办事,是我们镖局应该做的,但是此事已超出之前商谈情况之外,至少应该让我们知道缘由。”

    周小姐此时方才开口“镇海侯三公子需要这个人参突破武道五重楼。只要到了青山城,自然会有人与我们会和。届时你们自然可以随意离去。”

    闻听此言,二师兄与老风四目相对,心知此事麻烦,这里面可能还会涉及侯府争端,朝廷势力的问题。

    二人不再问话,走到前方与众位兄弟会和,还未说话,只听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剑鸣,伴随而来的是一句清冷的声音。

    “九山,寒雨剑,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