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在下出刀者 > 第十一章我郁小刀,不服
    薛海觉得自己一定不适合做一个好人。不然怎么会突然发好心随手救个人,却是所谓的仇人之子,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看着眼前的小子,薛海没有留后患的习惯,他拔出长刀,正要向郁小刀砍去,谁知这时一颗石头弹了过来,直接将他的长刀打飞。

    薛海一惊,看着周围说“不知哪位前辈在此?”

    许是不喜那种所谓的喊了半天,人不出来,最后人被吓跑的老套剧情套路。

    一名老者从半空漂身而落,站在郁小刀跟前。

    “鬼隆,出来吧。”老者淡淡说。

    “哈哈哈,还是瞒不过你这老头。”鬼隆从薛海身后出现。

    看到鬼隆,薛海赶紧侧身“门主。”

    “嗯,这一路你做得不错,我都看在眼里。”鬼隆开口道。

    “鬼隆,这小子和你非亲非故,你为何还一直跟着他,在你手中这种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吧。”老者看着鬼隆说。

    “我喜欢做什么和你这老头有什么关系,话说你这老头是什么意思?”鬼隆看着老者说。

    老者扶须道“很简单,你鬼隆要做的事,我不想让你做,你鬼隆要杀的人,我看到了自然要保,”

    郁小刀在旁边紧紧握着双手,他觉得自己真的弱小,太弱小了。明明是自己的命,但是却又不像是自己的命。

    “薛海,你要动他吗?你要动的话,我帮你拦住这老头。”鬼隆也不答话,直接问薛海。

    薛海低头应声道“此事不需师傅动手,既然他命好,就让他多活一阵也不碍事。”

    鬼隆“嗯”了一声“走吧,这次还有重要的事情,本帅便带你去看看这个江湖的高手,是什么样子的。”

    说完便带着薛海离去,在这过程中,他看郁小刀的一眼都没有。

    老者看到鬼隆离去,转身刚好走,郁小刀跪在地上喊道“请前辈大量,收我为徒,弟子并当全力报答师恩。”

    老者扭头看着郁小刀“我凭什么答应你。”

    郁小刀开口道“我能让鬼隆不痛快。”

    老者笑了起来“你小子这话,很对我胃口,我便先收了你,要是你不行,我就杀了你。”

    摊上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人,郁小刀也是无法,但是他知道这是他难得把握到的一次机会,如果不好好把握住,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碰到。

    关于福临镖局,关于那些师兄,郁小刀心里很愧疚,。

    这个世界很多选择都是身不由己,对于平凡人来说,他能选择的只是他看到的那个世界,如果想踏入另一个世界,他必须舍弃一些东西。

    老者看着郁小刀说“既然你拜我为师,索性也跟你说一些事情。为师江湖人称度厄尊者,做事全凭喜好,今日收你为徒也只是心情好,心情不好随时可以赶你走,甚至杀了你。你考虑清楚了吗。”

    郁小刀知道,此刻哪怕他说个不字,也不一定能全然而退,这世界有时候就是一场场赌博,不是你说不赌就不赌。

    “弟子考虑好了,以后全凭师傅调遣。”郁小刀低着头。

    老者看着郁小刀“好了,此间之事,事关重大,还是乘早离开,你随我走吧。”

    五天后,青山城,有福客栈。

    有时候江湖说书人的信息传递速度比大多数人都快。在青山城的说书人已经开始说起五天前发生的太清山大战。

    “太清山之战可以说是近段时间来江湖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拼杀。据说这次大战以镇海侯与青扬二州十数个门派之间的秘密契约而起。百花宫受镇海侯之托,以十九姑娘为引,十九姑娘自东海城出,到达金陵止。如若完成,那么青扬二州武林中人将不得干预镇海侯后续的定武策实施,反之则镇海侯不得再提定武策。”客栈台上,说书人娓娓道来。

    “各位看官,一定好奇什么是定武策,且听老倌细细说来。”

    郁小刀坐在椅子上,静静听着江湖说书人的话语。所谓的定武策便是镇海侯打算结合青扬二州武道力量,将之凝为一团,成立武道共济会。至于其为何要这么做,这么做不怕引起皇帝忌惮,地方动荡,这个目前还不是他所能了解的。

    “太清山之战,青扬双方武道强者齐齐出动,原本是稳赢之举,不想镇海侯旗下军师居然是儒道八重楼巅峰修为,最终打得个两败俱伤。”

    台下受众听得精精有味,一名看客说道“这都两败俱伤了,还不如不打,大伙儿说对不对。”

    说书人回答道“这位看官,你道这场比斗没有结果吗?错了错了,这场比斗彻彻底底地暴露出了青扬二州的武道情况,想当初太祖定鼎江山,我大夏多少武者加官进爵,那时的武者和朝廷中人相比,那可谓是人才鼎盛。自儒道宗师论道太宗,百家兴盛,武道渐渐式微,如今虽说可以和朝廷打得难分难解,但是又何尝不是一种退步。”

    台下另一名看官边磕着瓜子边说“老倌,你说的大道理我们也不懂,你就说说后面那十九姑娘怎么样吧。”

    说书人一拍惊堂木说“要说那十九姑娘也是了得,和那寒雨剑韩九打得居然不相上下,要知道韩九如今可是破入六重楼的人,可想而知这十九姑娘有多了得。最后还是百花公主和那九山剑主出现,终止了这场青年之间的决斗,不然死了谁,恐怕都是江湖的损失、”

    郁小刀在台下听着听着越发觉得不是滋味,在这里面福临镖局就像一个小喽喽,可有可无的角色,连一点笔墨都没有。

    度厄尊者坐了下来,郁小刀看到度厄尊者回来,赶紧问道“师傅,有消息了吗?”

    度厄尊者喝了一口茶“福临镖局据说逃了一个人,其他全部死了,东海城福临镖局总部受到牵连,也没了。”

    郁小刀听闻此言,手中茶杯被其捏碎。

    度厄尊者继续说“你要记得,拜师后,你的命就是我的,我什么时候说是你的,什么时候还给你,在这之前,你得听我的。”

    郁小刀缓缓地说“是,师傅,徒儿记得。”

    这个江湖,身不由己,可是我郁小刀,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