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在下出刀者 > 第二十三章
    “小刀,我们走好远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小刀,我累了,想躺躺。”

    “小刀,附近好像有吃的诶。”

    一路上,小刀的身边一直有一只小喜鹊叽叽喳喳地叫闹着,郁小刀有心给她一刀,让她把嘴闭上。

    但是想想前两天他要赶这只烦人的小狐狸走的时候,她哭起来的样子,还是算了吧,毕竟让女孩子哭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何况在阿狐哭的时候,突然窜出来的两只异兽,那双红彤彤的眼珠子就那样直直盯着他。

    想到这里,郁小刀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到现在都没整明白,这一趟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局,他也做好了准备,怎么突然就蹦出来一个不知道之前是干啥的女孩出来。

    看着前方蹦蹦跳跳的阿狐,郁小刀摇了摇头,算了,有那两只异兽护航,他也不用担心这个小姑娘的安危。

    “阿狐,你怎么会说兽语?”郁小刀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毕竟那天的事情太让人惊讶了,驾驭群兽,特别还有异兽在里面,这个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我不会啊!”阿狐呆呆地看着郁小刀。

    看到她的表情,郁小刀莫名的有点点牙疼“就是你那天用的那种声音啊,你是怎么会的?”

    阿狐恍然明白了他问的是什么吗“哦,这个啊,就很简单啊,我就这样吹两下,他们就知道我要干嘛啦,要不要我教你啊?”

    郁小刀愣了一下,毕竟这种御兽法门一般都是宗门的不传之秘,像这样轻飘飘问人家想不想学,他实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想到这里,郁小刀正色道“阿狐,你要记得,这种法门不可轻传,我已学刀,不会再去学其他的东西,所以这个我也不会学,我只是有点好奇你是怎么驾驭群兽的。”

    阿狐看着郁小刀真挚的眼神,突然“噗嗤”一笑“他们都是我的伙伴啊,我听得懂他们说什么,他们也听得懂我说什么。”

    “那两只异兽呢?”

    “哦,你是说大白和二白啊,他们是我很好的朋友啊,我从小就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啦。”

    郁小刀听到这里,脑子里过滤了一下昆仑众派,好像没听说有可以驾驭群兽的宗派,哪怕是那些旁门无非就是养一些五毒,异兽之类的,像这样大规模召唤的好像也没有。

    “听你这么说,我有点好奇,阿狐,你是哪个宗派的?”

    阿狐听到郁小刀的问话,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旋即眉头又松了开来。

    “其实告诉你也没事,我没有什么宗派,从小就是我干妈带着我生活,和大白二白生活在一起,还有那些山中的小伙伴。”

    郁小刀听到此言,想到阿狐口中所谓的干妈可能是这昆仑不知道在哪个大山深处修行的高人,想到这里他便不再多问。

    郁小刀静静往前走,想想这次自己出发的第一站青松剑宗。

    青松剑宗排在昆仑七十二剑宗最末,七十二手青松剑法也算是一绝,可惜没有一门强势的内功心法配合,不然也不会屈居如此位置。

    “阿狐,我这次是去打架,你怕不怕。”郁小刀看着阿狐问道。

    阿狐听到郁小刀的问话,回身兴奋地说“打架啊,好好玩,阿狐不怕,阿狐喜欢看打架。”

    郁小刀看着阿狐的样子,感觉她似乎没有明白他口中打架的意思,他想了一下,静静开口说“我这次是要去挑一挑这所谓的七十二剑宗青年高手,对决之中,生死不论,你跟着我可能会有危险。”

    阿狐笑着回答了郁小刀的问题“阿狐不怕,阿狐很聪明的,看到局势不对,阿狐会跑的。”

    听到这话,郁小刀没来由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点失落,对于这个中途偶遇的女孩,虽然相遇得莫名其妙,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多少还是有点情谊在里面的。

    郁小刀想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郁小刀啊郁小刀,你想什么呢,那么多事情还没做,你有空想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前方的阿狐没有看到郁小刀的动作,依旧一蹦一跳地往前走去,看到好玩的东西,她依旧会兴奋地告诉郁小刀,让他好好看看。

    阿狐自己也不懂为什么碰到郁小刀就突然想跟他做朋友,可能是因为在那叫什么度厄山那边看到郁小刀练刀很好玩?还是说是因为无双峰那一战远远看到郁小刀流露出来的那种纯粹刀客的气质。

    她有时候也不懂,但是阿狐有个好处就是,一但想不清楚是因为什么的时候,那么就跟这个交朋友一段时间,看看是为什么,那不就一切都能明白了吗。

    一想到这里,阿狐就突然莫名地笑了起来,这是她干妈第一次允许她出这么远的门,她也想好好地玩玩,恰好这次好像小刀要走的地方也很多,那就索性一起好了。

    至于遇到什么危险,有大白和二白在,应该是问题不大,再不行就让大白二白带着跑就好了,他们跑地快,一般人也追不上来。

    一片群山,一男一女,就这样静静走着,从高空中看二人之与群山,就像是蝼蚁一般。不过一粒种子都能长出一颗参天大树来,谁又能确定这只蝼蚁不能蜕变为扛鼎刀道的巅峰人物呢。

    玉虚山顶,清风徐徐,昆仑老人静静坐在蒲团上,与眼前的剑客相对而视。

    “无双,你们剑道独尊十年,刀道被压了十年,这股子气,估计是要散出来了。”

    “昆仑前辈,我明白你的意思,当年秋水剑圣能三招破刀圣公羊千秋,也是机缘和运势所致,借着这股取自刀道的运势,秋水剑圣如今是我剑道最有望破楼的人物。如今这番,我们也不会去遏制刀道的成长,是成是败,且看他们。”

    昆仑笑了笑“当年的情况是什么原因,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老夫不爱管这些俗事,但是这次允许你无双如昆仑,也是要你对外说道一声,莫要问了当年刀圣的恩情。”

    “无双谨记,此番刀道有复兴之势,我们不会过多插手,但是也不会退让,我辈剑客,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昆仑老人点了点头,看着前方浩瀚群山“千古春秋多才俊,代代皆有能人出。腥风血雨入江湖,老来回望何所依。”

    这江湖,就让这群人随意折腾吧,翻滚的江湖,才是有生机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