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在下出刀者 > 第二十五章 路边茶棚
    昆仑奇脉绵延千里,其中有多少座茶棚,也没有人数得清,只要有路的地方,必定会有一个茶棚矗立那边,迎接着南来北往的过客。

    “小二,来两碗昆仑雪。”

    郁小刀与阿狐坐在椅子上,呦喝着这茶棚的小二赶紧上酒。

    一碗昆仑雪下肚,阿狐长长地啊了一口气“舒服。”

    旋即一双鬼灵精的眼睛看着郁小刀说道“小刀,你这次怎么溜得这么快。”

    郁小刀不急不缓地喝了一口酒“脸都打完了,不赶紧跑难道还要让他们看着嫌。”

    阿狐噗嗤一笑“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当然是继续下一场了。”郁小刀静静地说道。

    过了一刻钟,似乎阿狐也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她紧紧坐到郁小刀身边,悄声问道“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郁小刀有点惊讶阿狐惊人的直觉,他是凭借着六重楼的修为感觉到了这周围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杀气,而她什么修为都没有,竟然也能感受到这种气息。

    看着周围三三两两的喝茶客,郁小刀开口道“酒也喝了,该谈事情了。”

    周围人听到此言,齐齐看向二人。

    就在此时,店中走出一名青年男子,只见他一身劲装,虎背熊腰,背后背着一把奇重大剑。

    青年男子静静走到郁小刀的对面坐下,看着郁小刀说道“也没看你有三头六臂,怎么就想不开要刀挑七十二宗呢?”

    郁小刀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感受到他也不过是五重楼的修为,心里暗暗静下心来“江湖比武不是常事,有何想不开的。”

    青年男子轻佻地看着郁小刀“本来这件事情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你们爱怎么挑就怎么挑,自然会有那高个的教你做人。但是这次居然引动了剑宗令,那我就不得不出来看看了。”

    郁小刀看着青年男子,握紧放在茶桌上的春响“不知你有什么指教?喝口酒还是见个血。”

    青年男子笑了起来,他静静往后走去,看向旁边的阿狐“小姑娘,你要不要走远点,我和郁兄还有点事情要聊,怕惊扰到你。”

    郁小刀听到此言,缓缓点头,祸不及家人,这个小子还算有一点骨子。

    他刚欲跟阿狐说让她走远点,谁知阿狐笑嘻嘻地看着青年男子说道“不用啊,我感觉这里等等会很好玩,我就站旁边看看就好了。”

    郁小刀见此,便不再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是他的心里不知为什么,莫名的感觉有点暖和的感觉。

    青年男子看到阿狐这般表情,突然怪笑了起来“看看,看看,这才有意思嘛,你要是走了我反而看你不起,如此你且往边上去。”

    阿狐笑嘻嘻地起身,走到边角上的一桌,坐在那里看着这边。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那个位置恰恰是援救郁小刀的最佳方位。

    青年男子仔细看了看郁小刀,见他面容平平无奇,也没什么剑眉流星的,或者奇形怪状的“郁小刀,这次你惹出剑宗令,也算是你的机缘,我七十二剑宗弟子同气连枝,虽然互有争斗,但是终究是不会过多伤了和气,你这番动作,虽然一宗一战的规矩已经定下,但是没来由都按你的想法来。”

    郁小刀看着青年男子,长身而起,拔出手中春响,长刀锋芒处微微颤动起来“我很早之前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有些道理是讲不通的,所以该用拳头的时候千万不要客气。”

    青年男子看到郁小刀这般情景,收起了脸上的怪笑“重剑林山,携众人讨教。”

    郁小刀不再说话,他静静看着手中的刀,此番出手,不知道春响的刀下又会增添多少亡灵,而他是不是也会在某个时刻,落于某人手中,最终悄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林山看到郁小刀此时的眼神莫名的有点颤动,此次争斗无关对错。有时候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什么理由,既然已经有这件事情了,那自然需要让这件事情了解。他是第一个,自然便不会是最后一个,就算他没了,还有第二个林山,第三个林山。

    想到这里,他莫名心里有点悲凉,他没得选择,必须先出来真实地探一探郁小刀的虚实,他知道周围有或明或暗的眼线在看着,但林山也抱有一定侥幸在里面,万一成了,那他便不仅仅是重剑林山了。

    郁小刀看着周围缓缓围起来的众人,眼中的悲伤隐隐消失“来吧,”

    众人大吼一声,齐齐冲上前去。

    郁小刀向上拔起,长刀挥出,众人挥剑抵挡。一名剑客斜刺点向郁小刀脚裸,只见郁小刀将春响往下一挥,隔开这偷袭一剑。

    郁小刀在棚顶借力再次纵身跃起,在空中转身,只见春响之中挥出一片刀气,犹如繁星般洒下下方众人。众人见状纷纷使出看家本领,以抵挡这杀身之噩,

    一柄漆黑重剑伴随着林山的怒喝迎面而来,此时的郁小刀正是换气之时,他不慌不忙,竟然从重剑中寻找到间隙,一个千斤坠便重重落地。一股刀气以郁小刀落地处为中心向四处扩散而去。

    林山见此情景,自上而下挥剑斩去,其剑式如怒雷劈向大地一番,冲向郁小刀。

    郁小刀不紧不慢地抬起手中春响,喃喃念道“圆刀式清辉洒四方。”

    一轮明月向林山冲击而去,从该月中洒出的阵阵刀气,则冲向周围的剑客,周围剑客一时不查,竟然纷纷中招,上方的林山见到这轮清月,心中叹了一口气,也罢。

    只见林山在该清月冲击之下,被其中刀气刮得遍体鳞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郁小刀收起手中春响,看着周围或已死去,或在哀嚎的众人,莫名心里又多了一点悲伤,但是这股悲意又被他紧紧地掐断,如果他力有不逮的话,此时躺在地上的怕是自己了,那时候又有谁会替自己难过。

    或许魏无忌和燕小哥会给自己留下两滴泪吧,至于阿狐,应该会给自己收一下尸体,免得自己被野外群兽分食。

    郁小刀三两步走到林山跟前,看着此番进气少出气多的林山,知道他已经没救了。郁小刀抱了抱拳,轻声说道“承让。”

    林山勉强地笑了笑,头一松,已然魂归地府。

    郁小刀蹲下来帮林山合上双眼,江湖厮杀是一回事,悲悯是另一回事,他不是烂好人,但是也不是恶人,他只想遵循自己的本心。

    看着周围,郁小刀运劲喝道“该看的都看完了,你们也该收拾收拾了。”

    周围没有任何声音,郁小刀不管是否有没有隐藏的人,他扭头对阿狐说道“阿狐,走了。”

    阿狐兴奋地冲向郁小刀“好嘞,小刀你好厉害啊,我刚刚还从棚里拿了两壶昆仑雪,我们路上喝。”

    郁小刀看着阿狐,看地这一向大大咧咧的女孩脸上开始泛出红晕的时候,咧嘴笑着说“好,走嘞。”

    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就这样一步一步往远处走去。

    良久,几道人影悄悄出现,看着周围死去的众人,双眸没有带半点感情色彩。他们只是一个个翻查死去的众人身上的刀伤,然后又悄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