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师兄,你说什么?”夜摇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琅霄真君眼底光芒坚定“师妹,开启封印吧,四大凶魂阴蚀之气太重,我们无法与之匹敌,若非事先设套将之困住,就凭它们的阴蚀之气,就足够将我们体内的五行之气压制,待到它们挣脱锁魂链,我们若无至阳之气相助,正面交锋会吃大亏。”

    目前为止,他们所有法宝只有火灵珠的至阳之气足够抗衡四大凶魂的人阴蚀之气,夜摇光的紫灵珠也行,只不过紫灵珠只有夜摇光驱动,才能大显神威,旁人催动效果则会大打折扣,并且紫灵珠太耗费修为。

    “可……”夜摇光看着拉扯着的四大凶魂,锁魂链被它们拉扯出无数的火花,挣扎之激烈,仿佛随时都会挣断锁魂链,而拽着锁魂链的宗门弟子也是筋疲力尽。

    之前他们都是以修炼五行之火的修炼者布下阵法凝出一层薄薄的火之灵,与被封印的火灵珠遥相呼应,这才勉强让拖拽四大凶魂的宗门弟子们不那么费力,又有冥祭和偃疏一起施法,才让他们不被四大凶魂的阴蚀之气反噬。

    可以说,因为至阳之灵不够纯郁,导致宗门百家轮番上阵,才堪堪牵制住四大凶魂,损耗之大,却是难以负荷,为今之计只能破开火灵珠的封印,火灵珠尚未忍住,他们都可以催动,再由几位体内是纯正五行之火,修为在大乘期极其之上的长老一起布阵,设下一个灵火大阵,四大凶魂就算挣脱锁魂链,也一样会被消减实力,对付起来事半功倍。

    然而,火灵珠一旦破除封印,就必须连同其他几颗灵珠一起,包括元国师体内的风灵珠,风灵珠为元国师的是养分,这几年他因为没有风灵珠才消停了点? 这一下子将风灵珠释放,元国师绝对会抓住这个机会强硬突破出来,不会再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将风灵珠封印? 断了他的退路。

    “目下只能先紧着这里。”琅霄真君也知道破开火灵珠的封印兹事体大? 然则四大凶魂是当务之急? 若是他们都死于四大凶魂之下,不仅以后无法再抵御元国师,同时四大凶魂肆掠? 整个人世间都要变成尸骸遍野? 寸草不生的炼狱。

    尽管夜摇光心中多有不愿,但也不得不承认琅霄真君所言确实无从反驳,如果眼下这一重难关无法度过? 那么就没有日后可言。

    她抬手间? 紫灵珠悬浮在掌心? 五指收拢? 紧紧抓着紫灵珠? 她转身飞向偃疏? 飘落在偃疏身侧“我们解开五灵珠的封印吧。”

    “必须如此么?”偃疏也是心神一震,五灵珠一旦解封,意味着他们就必须和元国师殊死一战。

    “只能如此。”夜摇光低声一叹。

    偃疏无法,只得将手中的权杖一抛,运足气力附着于权杖之上? 在权杖落下来之前? 又在虚空之中绘出一个复杂的阵法纹路? 将权杖吸引住? 暂时代替他给宗门弟子护法。

    和夜摇光相视一颔首,两人齐齐退远,远离战圈? 偃疏才抬掌取出了幽灵珠,泛着幽绿色光泽的幽灵珠,和紫色魅惑之光的紫灵珠,在偃疏和夜摇光的催动之下,徐徐升上高空。

    “动手吧。”夜摇光抬掌催动五行之气,正要掐诀,远远一道朝思暮想的声音传来,“摇摇,且慢!”

    夜摇光手上的气力一滞,抬眼就看到金子背着温亭湛疾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阿湛!”夜摇光连紫灵珠都忘了,迎了上去。

    好在偃疏眼疾手快,将失了气力萦绕的紫灵珠接住,看着聚在一起的夫妻两,也不好上前打岔,先带着两颗灵珠退回他守阵的地方。

    “阿湛,你……”夜摇光一接近温亭湛,就眸光一滞,她眨了眨眼,仔细去看,惊骇的发现温亭湛身上的功德光环没有了,“你做了什么?怎么功德光环碎了?”

    “杀了大气运者。”杀了宁安王那一刻,温亭湛就感觉到有什么失去了,但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这会儿夜摇光提起来。他觉得应该就是这样。

    “帝都的叛乱,你平定了?”夜摇光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一个偷盗来的大气运者,搅风搅雨,差点弄得天下大乱,他们拨乱反正的人,平乱还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帝都的事情告一段落。”温亭湛握住夜摇光的手,温声细语,“事实如此,何苦去计较这些得失?计较了也无力改变,徒增郁气。”

    “好吧,待我日后再寻到一个功德光环,再为你续上。”夜摇光展颜一笑,“你和金子入我空间吧,我和偃疏施法,将火灵珠解除封印,布阵对付四大凶魂。”

    夜摇光有很多话要与温亭湛说,可现在不是时候,说了几句,就决定去办正事。

    温亭湛看了眼下方的战场,对金子使了个眼色“摇摇,不用接触火灵珠的封印,我去了一趟太湖,带来了这个。”

    金子毛乎乎的猴爪子,托着晕染着炙热火之气的阳珠,摊在夜摇光的面前。

    “阳珠!”夜摇光目光一亮,“那万恶无穷之树的恶灵被洗涤干净了?”

    “虽然没有完全洗涤,但金子说取走也无伤大雅,不会再有恶灵生长,只是还残留一些阴煞之气,不过那里无人烟,害不到普通百姓,金子布了一个简单的阵法,待我们把此间事了之后,再去将残留的阴煞之气消弭,也就再无后患。”温亭湛浅浅一笑。

    之前能和夜摇光通话之时,夜摇光就将她这边的情形都告知了温亭湛,温亭湛和夜摇光在一起这么久,对这些东西了若指掌,当时就知道要对付四大凶魂,必然需要至阳之物,就好比妖邪在外面布下的太极聚气阵来平衡是一个道理。

    火灵珠至关重要,能不用就最好不用,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放在太湖的阴阳双珠,这么多年应该可以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