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走出香江 > 第325章 会面二
    “今天听了蔡先生的致辞,我们为蔡先生的政治立场感到深深的遗憾,充斥着强烈的民族主义观念。”

    总有不和谐的声音,认为在这样的场合,不凸显一下自己的价值,就像站在绞刑架一般,让自己喘不过气来。这自然不会是来自于金河投资内部,一直以来,尤其是入股恒隆银行之后,花旗银行一直同金河投资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或许少谈一些政治,做好本职的工作,花旗银行就不会走到濒临破产的境地。”对于上门的恶客,蔡致良也没必要客气。

    “花旗银行是美国最大的商业银行,不会破产的,美国政府也不会允许的。”

    “但愿如此,对得起股东的投资。”蔡致良道:“不过,这可不像是一直标榜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政府一贯的作风。”

    “蔡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话越说越僵,艾伯特?伯恩才出来介绍道:“这位是约翰?菲尔顿先生,将接替我的职位,成为花旗银行的总裁。而我将前往伦敦任职,刚才遇见朱国信先生,希望同索尔投资加强合作。”

    “恭喜你。”前往伦敦自然是升值了,蔡致良道:“作为商业公司的管理者,所追求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那就是为股东赚取更多的利润,如此才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

    “为利润干杯。”

    新到任的约翰?菲尔顿意识到蔡致良不仅仅是金河投资的老板,也是花旗银行的股东,可以影响到他前途的重量级股东。花旗银行经过近百年的经营,股权相当分散,金河投资5的股权就凸显了出来。

    艾伯特?伯恩没有继续这方面的话题,而是问道:“听说金河投资计划在纽约成立一支风险基金,如果有需要,花旗银行一定鼎力相助。”

    “这是你的建议,还是纽约方面的意思?”蔡致良问道,近几年,随着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的大获成功,风险基金犹如雨后春竹般大量涌现。

    “这是里德先生的意思,花旗银行希望能够一起合作,甚至可以将一部分资产注入这个新成立的基金公司。”

    艾伯特?伯恩道:“近几日,伦敦的同行都在惊叹于索尔在石油期货市场上的大手笔,我却一点都不感到惊讶,从当年做空美股开始,蔡先生对于全球经济时局的判断,一向是如此精准。”

    蔡致良道:“可能是运气比较好吧,没有人希望石油危机的再次到来,仅此而已。”

    “偶尔一次是运气,我已经遇见很多次了。”这种可怕的预测和分析能力,艾伯特?伯恩从未在其他人身上见过,如此一来,关于蔡致良今晚的致辞,就不能不引起重视了。

    “等基金公司的事情确定下来,我会通知花旗银行的。”

    蔡致良确实有成立一支风险基金,或者共同基金的计划,而且已经付诸实践,这也是北美市场的大势所趋,起因于作为消费主力的婴儿潮一代,希望能够通过高收益的基金,支撑起未来无忧无虑的退休生活。

    不过,蔡致良估计花旗银行不会感兴趣的,毕竟已经过了高风险高收益的资本积累,应该采取更稳妥的办法,确保资产的升值。

    赵思琪与顾远德,廖成凯正在谈论新加坡可能的投资,将近十亿美元的项目,这也是金河投资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了。

    从现有立场来讲,赵思琪自然希望促成这笔投资,毕竟台湾给他留下了美好而又槽糕的回忆。

    “我昨天见了祁严振,马来的连山集团正在寻求融资,你下月去吉隆坡的时候,重点关注一下。”蔡致良说完,又加了一句,道:“这个集团曾经很辉煌。”

    “我听说过,现在也不差,但马来经济政策的未来走向,才是关键。”赵思琪前往新加坡,对东南亚各国的现状以及经济政策,未来的发展,也有一个大致的判断。

    蔡致良道:“祁严振说,很快就会有所改变。”

    “希望不要等太久。”赵思琪点头,道:“新加坡是华人的聚集地,尤其是来自马来的华人,自去年国会大选之后,虽然期待能够有所改变,总体来说,在马来人依旧占据绝大多数的马来西亚政府,短期内做出改变的可能性并不高。”

    “马来西亚的投资,还是要慎重一些。”

    让蔡致良有些惊讶是,说话的是顾远德,道:“不要这幅表情,我的印象很深刻。那是1987年,我到吉隆坡访友,当时马来西亚已经放宽了对外资的限制,唯独不包括华人资本。虽然当时废除新经济政策的呼声已经很强烈,我记得很清楚,马来西亚副总理阿卜杜拉宣称要继续奉行“新经济政策”,直到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经济中占有同其人口所占比例相当的50的股份。”

    阿卜杜拉依旧是马来西亚副总理,仅次于马哈迪的权力人物,有这么一群仇视华人的政府官员,经济政策又能转变到哪里。

    “去年不情不愿地废止新经济政策的同时,马来政府同样出了一份各民族资产的报告,华人占有49,马来人仅有36,这意味着什么呢?”顾远德叹息着反问了一句。

    这还能意味着什么,马来人依旧固执地认为华人占据着太多本属于他们的资产,限制华人的资本局面难以扭转。

    如此看来,投资的契机远未到来。

    蔡致良道:“那就先放一放,拜访一下马来的华人商会,重点支持一下华人的教育事业,尤其是小学教育。”

    自新经济政策实施以来,教育是最受影响的部门。以往小学教育石油国家资助的,但是现如今占马来小学生总数近三成的华人,仅得到政府给予全国小学拨款的3.5,这是五年之前的统计数据,现如今应该更甚。

    “好的。”赵思琪点点头。

    或许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来自南美的布朗?琼斯同来自澳洲的夏尔玛相谈甚欢,只可惜无论是南美洲的铜矿,亦或是澳洲的铁矿,如今都处于不断下跌的趋势。相较而言,铁矿石价格更惨,十年之间从近80美元的高价跌至如今不到40美元。

    “布朗,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在智利勘探到更多的铜矿。”蔡致良制止了布朗?约翰不切实际的想法,道:“还是跟之前一样,五年之内,我要看到2000万吨以上的铜矿储备。”

    “我会尽全力保证完成,不会让您失望的。”布朗?约翰赶忙说道。

    至于澳洲的铁矿石投资,鉴于如今的市场形势,也不必急于一时,不过随着与奔达集团重启谈判,这个进程可能会加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就看郑一鸣手段如何了。

    蔡致良在各集团公司总经理的陪同下,就这样同急速扩张后的金河投资中高层见了一面,眼看时间不早,便同霍昕昕一道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