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74章 照片
    蓝草环顾这个大得惊人的豪华房间,一时不知道要从哪里找起。

    “该死!那家伙没事住这么大的房子做什么,找个东西都不好找。”蓝草懊恼的哼哼。

    忽然,她看到房间里还有一扇门,于是好奇的伸手推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推,房门就自动打开了。

    入眼的书房,四周墙壁上镶着大大的液晶屏幕。

    最显眼的,莫过房中间的那张大大的书桌,半月形状,比双人房还要大。

    也难怪,帝王财团是一家球性公司,那厮坐在这里,远程遥控世界各地的业务也是有可能的。

    只不过,夜殇会把枪放在这里吗?

    蓝草四周看了看,决定从公桌开始寻找。

    她一个个抽屉的打开查看,可惜,里头除了文件还是文件,甚至大半的抽屉都是空着的。

    “啪!”蓝草不小心打翻了一个什么东西。

    她低头一看,是一只水晶相框。

    还好,相框并没有被摔碎,蓝草松了一口气的捡起放回桌上。

    以为相框里放着夜殇自恋的帅照,结果她一看,竟然是一张家福。

    一对年轻的夫妇抱着两个可爱的小男孩,冲着镜头笑得很幸福。

    男的俊,女的靓,真真是一对超高颜值的夫妻啊。

    认真看的话,这张照片有一定的年代了。

    男主人的容貌,蓝草看着很是熟悉。

    他该不会就是夜殇的父亲吧?

    呵,两人长得还真像呢。

    嗯,这两个可爱的小男孩,一看就是双胞胎,哪个是夜殇呢?

    是这个咧着嘴笑的,还是这个表情严肃的小家伙呢?

    蓝草童趣心突起,她用手指戳了戳那个冷酷着小脸的男孩,心想,从小就臭着脸的家伙,一定就是夜殇了……

    “你在做什么?”

    一道清冷的嗓音突然响起。

    蓝草抬头一看,只见夜殇冷着脸站在门口。

    长大后的夜殇,星目剑眉,俊朗不凡,特别是那薄薄的嘴唇嘲弄的往上勾时,呈现出一种邪魅到了极点的妖孽。

    “放下!”冷冽的命令声。

    “什么?”蓝草抓着相框,不明所以。

    他让她放下什么?

    夜殇冷冷的看着她,目光落到她手里的相框时,眼神变了又变。

    瞧着那张无辜的小脸,多年前的回忆一刹那间涌现在他脑海里……

    “呜呜,哥哥,你在哪里,快救我,救我……”

    “咳咳,哥哥,寒寒找不到妈咪了,可寒寒不想死,快救我……”

    “哥哥,救、我……”

    夜殇几变的眸光,瞬间变得冰冷。

    他,似乎对这个害死他至亲家人的仇人的女儿太过用心,布局也太过谨慎,太过瞻前顾后的啰嗦了。

    有这个必要吗?

    仇人的女儿不就是用来虐的吗?

    仇人的女儿,难道就该因为她身份特殊,而对她优待吗?

    值得吗?

    愤恨的思绪一点点充斥在夜殇的心头。

    他盯着蓝草,一字一句的,“我再说一遍,放下你手里的东西,即刻,马上!”

    “噢,你是说这个相框啊,早说嘛,我放下就是了。”

    蓝草并没有察觉他眼里的波涛汹涌,笑着把手里的相框放回桌上。

    “砰!”

    刚摆在桌面上的相框,手刚离开,就又倒了下去。

    “对不起。”蓝草尴尬的笑笑,继续动手摆正相框。

    然而,也不知道是她闯入人家的书房找枪的心虚,还是这相框坏了,又或者是前方男人紧盯的目光让她紧张了。

    总之,她颤抖着双手,怎么也摆不稳相框。

    夜殇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心头那股夹杂着恨意的愤怒,一点点推着他往失控的边缘靠近。

    “先生,按照您的吩咐,晚餐已经在花园里布置好了……”

    “下去!”夜殇的声音,如同冷冽的风扫向了方姨。

    她哆嗦了一下。

    这是她的老板吗?

    她所认识的老板,喜怒不形于色,何时像现在这般浑身都是愤怒火焰呢?

    方姨忐忑的看了眼蓝草,只见她也被夜殇突来的情绪吓着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还不快下去?”夜殇凌厉的眼神扫向方姨。

    “哦,好。”方姨连忙后退,忐忑的离开。

    “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来打扰!”夜殇再次下令。

    方姨不敢多看,赶紧关上门离去。

    太可怕了。

    老板这是要做什么?

    他眼里冒着火,是跟蓝草吵架了吗?

    不久前,夜殇一回来,就吩咐她在花园的草坪里布置一下,说他要和蓝草在那里烛光晚餐。

    还以为这对年轻人感情又进一步了呢。

    可没想到,她一上来,就遇到这种场面。

    很显然,生气的是自家老板,那小姑娘都还一头雾水呢。

    “夜殇,你这是做什么?”蓝草不解的看着那个瞬间变脸的男子,“那个,就算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进入你的书房,乱翻你的东西让你生气了,可你也不用对方姨那样……”

    “想知道为什么是吧?”

    夜殇冷笑的走近她,从她手里一把抽出那个水晶镜框。

    他凝视着相片上几秒,然后大手一挥,就把桌上的东西部扫到地上。

    蓝草莫名的看着他扫掉桌上的东西后,轻轻的把那相框摆在了桌子的中央。

    显然,他很重视这张照片,有种谁动了这照片,他就要展开报复的样子。

    “知道吗?这照片谁都可以动,就你不行!”夜殇双手抱胸,鄙夷的一笑。

    “什么?”蓝草惊愕的望着这个一脸不屑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自己有另他讨厌到这个地步吗?

    谁都可以动的东西,为什么她就动不得了呢?

    夜殇扯了下嘴角,“没听明白吗?过来这里,我告诉你。”

    过去他那里?

    蓝草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眼前这张大大的书桌。

    她脸色一沉,“姓夜的,你疯了,我可没疯,我没功夫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说完,她调头就走。

    “听着!一旦踏出这个房间,你不希望看到的封秦要面对的法律制裁,就即将发生,而且是加倍的发生!”

    身后的男人冷酷的警告。

    蓝草的脚步顿了一下,最终还是不为所动的继续往前走!

    盯着那道倔强的背影,夜殇眯了下眼。

    自从跟这个女人相遇以来,他因为顾及她的感受,已经一让再让,以为她会心甘情愿的留在自己身边。

    怎料,她个性就是那么的倔!

    处处跟自己做对不说,还为了别的男人扛上自己。

    先前的什么欧哲航,现在是这个对他紧追不舍,暗中调查他身份的封秦!

    他若是再继续纵容这个女人,保不准,自己会栽在她手里。

    就像当年,他的父母栽在这个女人的父母手里一样……

    。